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浪子如龍
浪子如龍 連載中

浪子如龍

來源:google 作者:青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玲 蘇岩

蘇岩在商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有幾次差點站不起來,如今終於成就了一代商業精英,卻英展開

《浪子如龍》章節試讀:

  「爸爸,不要丟下我......」   「好大的火,囡囡好疼,爸爸救救我......」   火海里,一個小女孩被困在裏面,肆虐的火苗把房間里的東西一點點吞沒燒盡,最後慢慢爬向她的衣服上。
  她稚嫩的臉上滿是驚恐,想要跑出來,可是做不到。
跌倒在地上,絕望的看着蘇岩的方向。
  奢望他能伸出援手。
  可是遲遲沒等到回應。
    小女孩的眼眸里,慢慢染上絕望。
她看着這邊方向,眼眶泛紅。
「爸爸,你為什麼不救我......」    「爸爸......我好疼啊......」    「你為什麼不救我......」     一聲聲詰問,像是杜鵑啼血,蘇岩聽得心身都在顫。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小女孩最終被火焰吞沒,皮膚迅速被燒的暗紅焦黑......   「啊!」
  蘇岩猛地驚醒,渾身冷汗。
剛才的一切都消失不見,只有個暗黃熏黑的天花板。
他懵了好一會兒,才從剛才的夢境里回過神!
  「靠!


什麼鬼夢。」
  蘇岩暗罵一聲後,撐着身子坐了起來,但眼前的場景讓他有些恍惚。
  一張破破爛爛的木床,中間是幾根燒焦的木板。
屋子裡到處都是焚燒過後的痕迹,牆面上也掛着一個大大的女郎日曆,也被燒毀了一半。
但上面顯示着的年份,赧然是1991年......   「1991?」
    蘇岩緊蹙眉頭,開始懷疑是不是夢中夢。
  這時候,伴隨着吱嘎聲響起,門被緩緩推開。
  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
  頭髮齊耳,發梢全是燒焦的痕迹。
全身自脖子以下,被白色的紗布包裹着,每走一步,都非常吃力。
而兩隻小手上,還端着一碗粥。
  顫顫巍巍,隨時可能灑出來。
  看着她露在外面的那張臉,面黃肌瘦,一雙眸子清涼透徹。
    蘇岩呼吸一窒,內心幾乎翻江倒海。
  這張臉!
不就是剛才夢境中,一直喊他救命的小女孩嗎!

  頓時,一段段散落的記憶混亂的湧入他的腦海。
  他本叫蘇岩,農村孩子,二本大學。
靠自己白手起家,一路摸爬滾打,用盡手段,最後步步高升。
到2021年公司終於成功上市,個人資產破十位數,是全國有名的青年企業家。
  而另一段,完全陌生的記憶也參雜了進來。
  也叫蘇岩,生於一九六五年,現年二十六歲。
和老婆張玲生有一女蘇囡囡,沒有工作,正事半點不會,下三濫樣樣精通。
每天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酗酒生事,喝多了就回來打老婆孩子。
1991年6月,也就是半個月前,因為他在家酗酒引發火災,當時他明知道女兒在屋子裡,但只顧着自己逃跑,完全不顧女兒生死!
  致使唯一的女兒,變成了眼前這副模樣。
  全身大面積燒傷,皮膚組織大面積壞死,說是九死一生才保住一條命都不為過,想恢復成正常人幾乎不可能。
  不儘快做治療,有可能危及性命。
  而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就是這個也叫蘇岩的混蛋!
她的親生父親!
  蘇岩扶着床沿震驚的渾身都在顫抖!
  他完全無法接受,自己竟然魂穿到了這樣一個人渣的身體里!
  而旁邊,蘇囡囡看着他突然表情猙獰,還以為他又要打人,嚇得尖叫一聲,縮進牆角瑟瑟發抖。
「別打我,你讓我煮粥我已經煮好了,你別打我。
嗚嗚......」     看着蘇囡囡害怕的模樣,蘇岩忍不住淚流滿面。
    上一世,他也有個女兒,女兒才幾個月,嬌小可愛還很聰明,第一個學會的就是喊「爸爸」。
字音不準,帶着小奶音。
每次只要一喊,他的心就軟乎乎的。
那時候他每天下班,恨不得都能飛回家。
可就是這樣可愛的孩子,卻死在一場大火里!
    如果她沒走的話,現在也該這麼大了。
    自責、愧疚、心疼等各種情緒差點將他吞沒。
    好一會兒,蘇岩才平復心情,朝蘇囡囡招了招手,啞着嗓子。
「乖,你過來我看看......」   蘇囡囡不敢信,縮着沒動。
一雙水靈靈的眸子里,掛滿了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惶恐。
蘇岩伸手想拉她一把,可是剛伸手,小丫頭就嚇得渾身一哆嗦,尖叫。
「我真的有聽話,把粥煮好了,就在廚房裡。」
  蘇岩又心疼,又憤怒。
   前身真他娘是個人渣,一件人乾的事都沒幹過!
女兒都被害成這樣了,他還指使人去煮粥!
    「我不是想打你。
你餓不餓?
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知道蘇囡囡沒這麼快接受自己,蘇岩只好轉移話題。
    蘇囡囡驚恐的搖頭,她就算餓,也不敢說。
    這個家,蘇岩不發話,她連水都不敢喝,就怕惹他生氣了,自己又挨一頓揍。
很疼的,她不想再挨揍了。
    蘇岩沒理會她的搖頭,起身去了廚房。
有心想給孩子做頓好的,補補身體,可是把整個廚房都翻了個遍,也只找到半個馬鈴薯,一小截黃瓜,還有角落裡的一個雞蛋。
他迅速開火,簡單炒了一下,舀了粥,又給蘇囡囡煎了雞蛋。
    端到桌子上,擺好後,蘇岩才喊,「囡囡,過來吃飯了。」
小丫頭情緒已經緩過來了,再三確認蘇岩好像沒有要打人的跡象,才猶猶豫豫的過來坐下。
  可看着自己碗里擺着的煎蛋,又愣住了。
「蛋?」
  蘇岩還以為她不喜歡吃,解釋道。
「家裡沒別的了,你湊合先吃點,等回頭我再去買你愛吃的。」
      他話剛說完,囡囡拿着筷子,眼淚吧嗒吧嗒的摔落在碗里。
  蘇岩慌了,連忙拿紙給她擦,「怎麼了?
不好吃咱不吃就行。」
   「我真的......可以吃蛋嗎?」
蘇囡囡哭着說道。
    以前媽媽偷偷給她吃過雞蛋,可只要被蘇岩發現了,就會狠狠揍她們一頓。
所以囡囡再也不敢吃蛋了,怕挨揍,也怕害的媽媽跟着她一塊被揍。
可是現在,這個魔鬼卻親自給她煎了個雞蛋。
    蘇岩心酸無比,定定的給她擦掉眼淚。
「放心吃吧,這就是給你吃的。」
    蘇囡囡欣喜無比,用筷子笨拙的把煎蛋分成了兩半,自己吃了一半,剩下另一半打算留給媽媽。
她一口啃着,一邊啃着一邊小心的觀察着蘇岩。
好久才鼓起勇氣說,「我可以出去找媽媽嗎?
她出去好久了,一直沒回來,我想去找她。」
   「當然可以,吃完飯我就帶你去。」
  「好!」
  兩人吃完飯,蘇岩去把碗筷洗了,就逮着蘇囡囡出了門。
此時,太陽已經落山了。
  九十年代,國家基建也是剛剛起步,周圍沒有高樓,路燈也很少。
全是各種錯綜複雜的小道,地面很不平整。
  四處可見牆壁上的標語:一人出去打工,全家經濟寬鬆。
  蘇岩牽着蘇囡囡剛走出家門沒多遠,就看見街角有一男一女。
  男的倚靠着一輛小汽車,看上去有些派頭。
女的倒是穿着樸素,此時頭微微低着,姿態卑微。
  「是媽媽!」
  蘇囡囡驚喜叫着,就想過去,被蘇岩拉住了沒讓。
  眼前這一幕,明顯有問題,像是產生了爭執。

《浪子如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