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敗家子
寒門敗家子 連載中

寒門敗家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卷塵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茂 蘇承

奮鬥數年,好不容易爬上經理職位的蘇承,在宿醉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竟然來到了一個全然展開

《寒門敗家子》章節試讀:

聽到母親忽然有些認真的喚自己名字,蘇承也是一愣。
「這兩個菜團你拿回去吃吧,聽說你昨天剛娶了媳婦,咱們家以前也是書香門第,為娘現在拿不出什麼聘禮,等為娘紡織出上好的線團,賣了錢,再給你們送去。」
看着小妹眼中的那一絲不舍,蘇承忽然感覺鼻頭一酸。
「母親,這個你們留着吃吧,等我把房子修好了,接你跟小妹一起回去住,咱不住這荒郊野外了。」
說完,蘇承也是扭頭便走,他怕再走晚了自己眼角的淚水會忍不住滑落。
李氏望着蘇承大步流星離去的背影,卻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剛才蘇承那大步流星的樣子,她感覺到自己兒子終於變好了。
「母親,大哥變好了,你怎麼還哭了?」
「沒什麼,我兒變好了,我是高興的哭。」
剛到家門口,蘇承便看到家門口平日里玩的跟自己比較好的狐朋狗友圍在那裡,當看到圍着的還是自己娘子的時候,他的臉都綠了。
「你們幾個怎麼回事?圍着我娘子幹什麼?」
蘇承的這一聲怒吼不止是嚇的幾個狐朋狗友身子一顫,就是柳翠兒也是嚇了一跳。
尤其是蘇承沒回來之前,這幾個男人說的話,她更是害怕起來。
「相公,你......你回來了,那我去做活了。」
蘇承看着屋內桌子上的野菜湯似乎一點也沒有動的樣子,再聽到柳翠兒從自己身旁路過那肚子餓的咕咕叫的聲音,他不由的直接伸手拉住了對方那纖纖玉手。
被蘇承如此一拉,柳翠兒也是嚇的直接閉上了眼睛。
原本她以為蘇承會打她。
結果卻是聽到蘇承那充滿威嚴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進屋把飯吃完再說,飯吃不完不準出屋。」
「啊?」
柳翠兒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難以置信。
「可是家裡就那一點野菜了,你肯定也沒吃......」 蘇承聽到柳翠兒那越來越小的聲音,心中也是一嘆,這要是以前,女人要嫁給你還關心你餓不餓?
就幾十萬彩禮她們才不管你借錢還是不借錢,你死活他們不管,只管錢。
再看看柳翠兒,娶妻如此,夫復何求。
「行了,我沒吃的餓不死,再說了,不是還有他們嗎?」
說著,蘇承也是看向張三幾人。
「幾位兄弟,這麼早就過來找我,是準備請我吃飯呢?
還是準備請我喝酒?
我昨天可是請你們喝了一天。」
後面的話蘇承沒有說,但大家都是明白人。
「嘿嘿,蘇兄,我們今天是想來學習你如何打媳婦的,我們娶的那幾個婆娘嫁妝不是穀子就是稻米,壓根沒有錢財啊。」
聽到幾人的話語,蘇承心中也是冷笑不已。
「哎,幾位兄弟,我現在可就這麼一個媳婦,要是打死了可就沒人賺錢給我花了啊,而且你們也看到了,小妹過幾天就被人帶走了,我這以後的日子又少了一個人給我錢花。」
「沒人給我錢花,以後恐怕我也不能請幾位兄弟去鎮上喝酒吃肉了,這可如何是好啊!」
說這話的時候,蘇承也是一副唉聲嘆氣的模樣。
幾人一看蘇承如此,彼此對視了一眼,都笑了起來。
「蘇兄,其實哥幾個還有個好辦法,說不定你小妹還能贖回來繼續幫你賺錢。」
一聽這話,蘇承心中便冷笑不已,這幾個人能幫自己那真得是太陽打西邊出來。
他也明白這幾個人那可是一個個都把自己往死里坑過,不然也不至於他家房子現在還漏雨沒人修。
但臉上卻還是裝作很有興趣的模樣。
「幾位兄弟,趕緊說說有什麼辦法?」
「蘇兄,我沒記錯你這老婆剛剛娶過門,昨晚洞房花燭你跟我們幾個一起去喝酒了,應該還是完璧之身吧?」
李茂這話一出口,蘇承心中不由的更冷了幾分,他原本以為這麼多年這幾個狐朋狗友就算坑他,起碼不會不講良心,現在看來他還是把這幾個人想的太好啊。
「嘿嘿,幾位兄弟,昨晚的事情你們也知道,我都喝的那樣子了,怎麼可能碰她,再說了,你們都說他丑的一批,我怎麼會去碰?」
果然,隨着蘇承這話一出口幾人的眼中都是閃過一絲貪婪。
「蘇兄,你這想賺錢,想把你小妹贖回來,其實很簡單,甚至你要膽子再大一點,以蘇兄的聰明才智我感覺能賺一筆大錢啊。」
「你這媳婦可以賣去縣城的青樓,完璧之身少說十兩銀子,你小妹二兩銀子便可贖身,剩餘的錢咱們再去賭坊一趟,就不信不能翻本。」
「到時候翻本了,再把你這娘子贖回來豈不是兩全其美?」
蘇承看了李茂一眼,笑了起來。
「李兄說的太有道理了,不過我這娘子太丑了,我怕人家不要,今天當著各位兄弟的面,我問一句李兄,李兄拿我當真兄弟不?」
李茂原本以為蘇承聽了他這計劃會立馬拍手叫好,然後去實行,但蘇承忽然轉移話題問他有沒有把對方當真兄弟,他心裏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但當著另外幾人的面,他自然不能說沒有。
「廢話,我自然拿蘇兄當做自己的親兄弟,這點要是有半點假,就讓我家那娘子也去青樓。」
「嘿嘿,李兄,你這話還真說到我心坎里了,我家這娘子太丑了,人家可能不要,但是李兄你家娘子可是很漂亮的,而且你也說了早就膩了,何不幫兄弟把?」
「額!
怎麼幫?」
李茂看着蘇承那一張笑臉,有種不妙的感覺,可是他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妙。
「李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就按照李兄的說法,把你家娘子送去青樓一段時間,銀子我暫借李兄五兩,咱們兄弟幾個一起去賭坊翻本,如何?」
蘇承的這話一出口,李茂感覺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可是他這個時候要是拒絕,那不就是擺明了之前給蘇承出的餿主意嗎?
「李兄,我拿你可是當親兄弟,我可以為兄弟兩肋插刀,李兄不會不捨得一件衣服吧?」

《寒門敗家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