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歡喜宮門
歡喜宮門 連載中

歡喜宮門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蕭景宸 霸道總裁 顧雲夕

選秀那年,她才十三歲,出身寒微,瘦瘦弱弱,跪在一群秀女中毫不起眼,所有人都嘲笑她窮酸鬼,不自量力,可誰能想到,她居然稀里糊塗入被太后選進來湊數入宮之後,她成了最末流的九品采女,吃最差的飯菜,穿最簡單的衣裳,住最偏遠的宮殿所有人都說她一輩子都見不到皇上,可偏偏,她頭一天就被翻了牌第一回侍寢,她緊張又害怕,把嬤嬤教的全都忘完了,還因為偷吃點心被皇上抓了個正着這次連她自己都覺得死......展開

《歡喜宮門》章節試讀:

第三章 狹路相逢這幾年來,顧雲夕憑藉著驚人的設計天賦和奪目的才華,成功躋身為一流的服裝設計師,一時間內赫赫有名。
她在國外的服裝設計作品獲獎無數,而最近要跳槽的公司地址,正好是在這座城市裡。
一座曾經將她傷得滿目瘡痍,渾身是血的城市。
顧雲夕屏息,凝望着眼前的雄偉金色大廈,唇角淡漠地一勾。
她兜兜轉轉,終究還是回到了原點,可是,早已沒有當初離開時,積滿胸腔的滔滔恨意了。
媽咪,我們到了嗎?」
稚嫩的男聲,動聽萬分。
顧雲夕溫柔地蹲下身,待會媽咪要去上面見一個人,你先暫時和前台的姐姐呆在一起,好不好?」
寶寶嘴角一彎,眸若星辰一般璀璨生輝,好的媽咪,我會很乖地和前台姐姐在一起的。」
顧雲夕將寶寶小心翼翼地抱給了前台,轉身的瞬間,她那溫柔的眼眸忽然充滿了如刀的鋒芒。
她知道自己接下來面對的客戶是誰……當在飛機上看到那個人的名字時,她一瞬間心如刀割。
那是一種很久沒有襲來的疼痛感,讓她恍然間差點失去了知覺。
顧雲夕咬了咬唇,深呼吸了一口,直直走進了電梯門裡,按下了電梯按鈕……她邁出了電梯,遲疑了一瞬,才咚咚」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
門裡一句冷聲。
她推開門,抬眸的一剎那,坐在她面前勾着妖冶紅唇的女人,幾乎要刺了自己的雙目。
這是她一輩子都不想再碰到的女人,可上帝偏偏讓她們狹路相逢……是她的妹妹,顧語舒!
顧語舒望見她時,嫉恨的光芒幾乎奪眶而出,唇里卻是酸溜溜的寒暄,喲,顧姐姐,我們已經多少年沒見了?
我還以為我這次欽定的設計師,只是和你同名同姓呢。」
是,當她在服裝設計的雜誌上看到顧雲夕」這三個字時,便鬼使神差地將她欽定了下來。
她倒要看一下這個當初被掃地出門的女人,到底有多大能耐!
再怎麼說,她顧雲夕也是一條喪家之犬!
可六年不見,眼前的顧雲夕,渾身上下沒有一點當年的落魄沮喪。
相反,她的氣質更溫婉出眾了,漂亮的黑色微卷飄動在纖細的腰間,襯得她舉世無雙,靈動美艷。
而且,還搖身一變,成了鼎鼎大名的首席設計師!
顧語舒不禁氣得狠狠咬牙,那種從小到大的自卑感又被狠狠翻湧了出來。
她無論何時,都比不過顧雲夕!
一旁的上司煙瑤微微抿唇,開始朝顧語舒作介紹道,這是公司最才華橫溢的設計師——顧雲夕。
雲夕,你先坐下吧。」
被煙瑤聲音喚醒的顧雲夕,僵冷的身子才有一絲溫潤。
顧語舒那張明艷俏麗的臉,方才讓她的腦海一瞬間被六年前的回憶淹沒……她曾被顧語舒氣焰囂張地扇了她一耳光,讓她從此滾出凌家。
那時,她遭受了妹妹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欺騙,幾乎死里掙扎,苟延殘喘……顧雲夕神色寡淡地坐在了高椅上,努力將回憶和疼痛一併壓了下去,再緩慢地調整呼吸。
現在,她已沒有當初的滔滔怨恨,自然也不想再和顧語舒爭鬥。
她只想和她的寶寶在一起,平安喜樂,遠離紛爭……請問,不知你找我,是想設計什麼類型的服裝?」
顧雲夕紅唇翕動,淡然的聲音沒有一絲起伏,冷冷的美眸睨着顧語舒。
顧語舒撩動了她的捲髮,聲音嬌貴而高傲,得意至極,我和一豪的六年結婚紀念日快到了,我想請你,親手為我設計一套華美的婚紗。」
她故意加重結婚紀念日」五個字的音調,死死地盯着顧雲夕,渴望從她眸子里看到一絲黯然無光。
可顧雲夕雙眸平靜,淡涼點頭,還有其他要求么?」
顧語舒生出一股怒意,牙關怒得顫抖不已,顧雲夕!
你聽不懂么?

我已經和凌一豪結婚了,現在的我是凌太太!
請你自己端正一下和客戶說話的語氣!」
好的。」
顧雲夕不為所動,冷眸生寒,語氣更加禮貌了幾分,凌太太,請問你對婚紗的設計還有其他要求么?」
顧語舒臉色一變,她本來計劃讓顧雲夕嘗嘗下馬威。
可這女人,根本……無動於衷!
要是五天內沒有設計出讓我滿意的婚紗!
我馬上投訴你顧雲夕!
毀了你首席設計師的名聲!」
顧語舒憤恨地起身,踩着高跟鞋拂袖而去,扔下語句,煙瑤,我就談到這裡了。」
趁顧語舒離開之後,顧雲夕才鬆了口氣,一旁的煙瑤起身拉住了自己。
怎麼回事?
那個顧語舒,怎麼對你這麼咄咄逼人?」
煙瑤輕撫着自己的肩,幾分疼惜。
我沒事……」顧雲夕淺笑着振作,她是我的妹妹……幾年前害我、逼我、背叛我,我和她,遲早會有一場了斷的。」
萬一你真毀了你的名聲怎麼辦?
雲夕,要不要我把這個設計任務換成別人?」
不用了煙瑤姐。」
哪怕她已冷汗如瀑,可勾在嘴角的笑意仍然美得噬人心魂,是我的,終究是我的,怎麼也不能躲掉。」
顧雲夕下了電梯,可眼前的一幕場景,瞬間刺痛了她的眼球……顧語舒正站在前台,手指逗弄着小小白滑嫩的臉頰,嘴角溢出了笑意,這是誰家的孩子?
真是一臉禍水樣。」
前台的姐姐低聲囁嚅着,這是顧設計師的孩子……」顧設計師……」顧語舒冷嗤一聲,渾然不屑。
下一秒,顧雲夕已沖了上去,將小小白的小身子扯開了那女人的手中,順勢揉進了自己的懷裡。
不知為何,一看到顧語舒和小小白站在一起,她便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喲。」
顧語舒惡意地剜了自己一眼,臉上的譏笑不懷好意,嗓音尖厲,原來,這是你的孩子?
該不會,是那個六年前睡了你的男人的吧?」
她的雙肩開始顫抖,狠狠抬眸,一字一句,顧語舒,請你注意講話的語氣!」
注意?
!」
顧語舒滿是譏諷的臉上一抹毒辣的笑,貼近她的耳畔,不過是個沒爹的孩子罷了,要我怎麼注意?
況且,他也只是個沒人要的野種罷了。
顧雲夕,要不要我把你當初和別的男人上床的事給抖出來?
讓整個公司看一看你的真面目?」
這一刻,她的情緒開始劇烈翻湧,終於紅了眼眶。
移開目光,手緊緊握住小小白,聲音低哀,小白,我們走。」
她不想和顧語舒斗,一點都不想。
小小白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疼惜地看了一眼媽咪,那裏面卻又湧起了怒火。
竟然有女人敢當著自己的面欺負他的媽咪!
他上前毫無畏懼地抓住了顧語舒的頭髮,一陣亂扯,嗓音威嚴,壞女人,給我注意你的說話語氣。」
顧語舒疼得齜牙咧嘴,尖聲嘶叫,拿開手!
把手快拿開!」
一旁的顧雲夕抿唇一笑,將小傢伙輕輕牽走,揉了揉他的小腦勺,謝謝小白給我出氣……不過剛才這樣做,太危險了。」
小小白認真地凝視她發紅的眼眶,抬起肉肉的手指替她揉了揉,撒嬌道,媽咪……你不要生氣……」媽咪不生氣,媽咪只是怕你受傷。」
她望着小傢伙稜角分明的面龐,分明才只有六歲,輪廓卻已經這麼清晰動人了。
小小白眉眼一斂,嘆了口氣。
他太小了,能為媽咪做的事很少很少……要是有爹地在,爹地一定可以保護媽咪。
媽咪,如果有爹地在,他一定可以懲罰那個欺負你的壞女人……」小小白瞪着圓圓的眸子,奶音十足。
顧雲夕的眼眸哀傷地垂下,心頭一梗,抱歉,小白……」寶寶沒有爹地,一直是讓她愧疚的地方。
媽咪,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爹地!
他們說我和爹地長得像,我找個和我像的男人來當我爹地!」
小小白雙手叉腰,雄心壯志道。
顧雲夕被他逗得撲哧一笑,就算沒有爹地,媽咪一定可以照顧好你……我們在這裡說好,不許找爹地,好不好?」
小小白低垂着雙眼,紅潤的小唇嘟囔,好……」但他雖然口頭答應,卻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爹地……不能讓媽咪白白受那個女人的欺負!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歡喜宮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