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我前妻變甜了
離婚後,我前妻變甜了 連載中

離婚後,我前妻變甜了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南風 現代言情 阮堇

男主是傅西深女主是趙綺晴的小說《離婚後,我前妻變甜了》又名《超甜前妻不好追》三年的暗戀,五年的婚姻,八年的喜歡趙綺晴嫁給了她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傅西深可婚後的傅西深冷淡疏離,甚至連陌生人都比不上五年的忍辱負重,真的夠了傅西深聲音十分岑冷:「你要離婚?」「不然呢?」趙綺晴笑的溫婉又疏離「好,我簽!」傅西深抿着唇,臉色出奇的冷展開

《離婚後,我前妻變甜了》章節試讀:

第3章 作死原身,這該死的狗血不等阮堇理清楚一切,就有幾人尋過來圍着阮堇嘰嘰喳喳各種關心。
阮堇沒心思去聽他們在假意還是真意的關心,只覺腦子被吵得快要炸了,壓根無法正常思考。
一聲低低的痛吟從嘴角溢出,阮堇單手撐着額頭,嘴唇微顫,面露痛苦掙扎色。
在周遭人急切呼聲中緩緩閉上眼睛,身體癱軟倒下,不偏不倚倒在了身後唐南風的身上。
唐南風低首看着懷中昏迷的人,彎腰將人打橫抱起,對一同找來的導演溫聲道:徐導,我先將她帶回房,勞煩醫生到了請讓他直接過去。」
導演抹了把臉,明明眼前的人謙和有禮,他心底卻沒由來的發慌。
導演定了定神轉身招呼上副導編劇一起去接醫生,就怕阮堇出事,這阮家和唐家都會找他麻煩。
我,我給您帶路。」
李柚彎腰作着請的姿勢,聲音怯怯地說著。
唐南風抱着人離開的時候,正好對上迎面而來顧陌,唐南風目不斜視,神情平靜不見半絲波瀾。
而在場見到這幕的人,都極力壓抑着自己想要吃瓜的心,要知道這榆城影視城可是唐家的產業,得罪唐南風,下一秒可能就被禮貌地請出榆城。
顧陌停下腳步回頭看到昏迷的阮堇毫無防備地靠在唐南風的懷中,驟生危機感。
他對阮堇沒多少感情,若不是為了阮堇名下那筆巨額遺產,他才不會陪阮堇玩什麼真愛遊戲。
但如今他還沒完全將阮堇掌控在手中,兩人的關係隨時可能告吹。
所以他不能允許有任何變數發生!
顧陌目光微沉,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唐南風將阮堇一路抱回房間,將人放在床上,對李柚說:請你先照顧着,醫生馬上就來。」
好,好的。」
李柚忙不迭地點頭,直到唐南風走了後才敢抬起頭。
唐南風離開房間,平靜的眸底浮現出一絲嫌厭。
拐角處出站着個戴着黑色鴨舌帽一身休閑服的男人,一手插在口袋中,一手中捻着一支燃着香煙,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戾氣。
男人微微抬着下頷,口中輕吐白霧,他那冷冰的雙眸若隱若現在白霧中若隱若現。
待他聽到熟悉的腳步聲時立刻慌亂地踩滅煙頭,雙手背在身後,轉身出現在來人的面前:少爺。」
唐南風脫下沾有阮堇身上香水味的西裝外套扔到男人身上,冷聲斥道:無用。」
周憲雙手綳得筆直,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般,低下頭不敢說話。
唐南風摘下眼鏡,周憲立馬從口袋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條眼鏡布遞過去。
唐南風悠然地擦着鏡片,淺眸冷漠冰涼,線條精緻的下頷微微抬了抬,嘴角輕蔑地勾起:罷了,就當遊戲還未結束。」
完全沒有剛剛的清冷紳士樣,倒似林深處窺視着獵物,只待最後一擊的兇殘野狼。
*李柚關上門轉身回屋時,看到床上的人坐起了身,驚訝道:阮,阮姐,你醒啦!」
阮堇揉了揉發酸的脖子,斜眼淡淡瞥了一眼李柚,沒說話。
她壓根就沒暈,出這招,不過是想有個獨處的時間。
出去,沒有我的同意不許進來,醫生也不用來了。」
阮堇說完便兀自活動着四肢,聞到身上的香水味時,鼻頭皺起。
這也太難聞了,什麼垃圾品位。
聽到關門聲後,阮堇第一件事就是衝進浴室痛快的洗澡,因身上的香水味實在難忍。
半小時後,浴室中的阮堇裹着寬大睡袍,抹去鏡子上的水霧。
細看之下,這張臉其實和自己有五六分的相似,就是糙了黑了,失了本真,若右眼眼角下再多顆紅痣,就有八九分像了。
原身阮堇,與她同名,雖姓阮,但性格不軟也不可愛,囂張跋扈,蠻橫無禮。
自幼因為哮喘病被送去鄉下養病,十九歲被接回,仗着父母無底線的寵溺結交一幫狐朋狗友,各種胡作非為。
後戀上流量小生顧陌而進娛樂圈,因沒演技沒見識,又不改鄉村帶出來的粗俗,當眾辱罵一流量小花,被全網集體聲討抨擊,最後落了個身名狼藉的下場。
對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顧陌更是依賴愛戀,更不惜為他所謂的創業,獻出所有家產,偷盜未婚夫唐南風的商業機密,氣死了唐南風唯一親人,在自以為過上美好生活的時候,顧陌露出貪婪無情的真面目,阮堇家產被吞,一無所有後被顧陌設計上手術台慘死……問阮堇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因為這是她穿過來之前用來當枕頭的那本小說里的內容!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離婚後,我前妻變甜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