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你如恩賜亦如劫
你如恩賜亦如劫 連載中

你如恩賜亦如劫

來源:google 作者: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笙 現代言情 紀彥瑾

四年後,他在新聞上看到她母憑子貴的消息,身旁的孩子眉眼卻和他十分相像訂婚宴上,他帶着巨額聘禮去搶人,喊話整個京都,只有他能讓她母憑子貴,否則,紅杏出牆一尺,他就挪牆一丈她穿着性感優雅的連衣裙,嘴角斂着笑看着來勢洶洶的男人,「果然,阮少爺還是這京城的天,那就先支付一下孩子四年的撫養費吧!」(友情提示:男女雙潔)展開

《你如恩賜亦如劫》章節試讀:

第5章 紀彥瑾的羞辱不是紀晚晚特意誹謗韓姜笙,而是媒體都這樣報道,在韓姜笙和紀彥瑾結婚前媒體們將韓姜笙所有的黑料都扒出來了,這更讓紀晚晚堅信韓姜笙配不上她哥!
在紀晚晚心底,只有林暖暖這樣完美的女人才能夠配得上紀彥瑾!
林母聞聲笑道,晚晚啊,你將你暖暖姐都快誇上天了!」
席薇聽着只是淡笑不語,林暖暖心底更是高興不已。
看來紀家人都覺得自己比韓姜笙好,這讓林暖暖想起昨晚紀彥瑾來見自己說的話。
昨晚紀彥瑾一來就拿出一條項鏈給林暖暖看。
是蒂芙尼的新款。
紀彥瑾詢問她前天的動向還有項鏈是否是她的,林暖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聽紀彥瑾的口吻像是很焦急,就順勢承認了。
紀彥瑾又承諾一定會對她負責。
林暖暖聽了後整個人都快要漂浮在雲霧裡了,和紀彥瑾認識那麼久,他什麼時候那麼溫柔對過自己?
不過林暖暖沒有告訴紀彥瑾的是,她那天戴的項鏈是高仿品,不知道是誰將真品買走,林暖暖好面子當然不甘心,就讓人仿冒了一條假的。
可就是這樣她竟然意外獲得了紀彥瑾的承諾!
對林暖暖而言,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所以她堅信紀彥瑾和韓姜笙肯定長久不了!
他們遲早要離婚的!
......姜笙緊跟在紀彥瑾身後進入房間,因為不知道紀彥瑾要和自己說什麼,姜笙心裏七上八下的。
很喜歡嚼舌根么?
韓姜笙,你忘記昨晚我說過的話了嗎?」
紀彥瑾幾步來到姜笙身旁,大掌拽過姜笙纖細的胳膊,將她往自己面前帶。
鋪頭蓋臉就是一通責罵,姜笙被訓斥得莫名其妙,同時她也感受到了加之在手腕上的力道!
姜笙疼得倒吸一口涼氣,蹙起眉頭。
她嚼什麼舌根了?
自己哪裡得罪紀彥瑾了嗎?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姜笙如實回答,一雙眼透着無辜。
她從來沒說過紀彥瑾什麼不好,紀彥瑾一回來就沖自己發脾氣做什麼?
紀彥瑾的臉上滿是不屑輕蔑,眼神更是透着審判銳利。
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一個人的話,姜笙已經被紀彥瑾用目光凌遲了無數遍!
早上紀老夫人一通電話將紀彥瑾訓得狗血淋頭,還『威脅』他如果不和韓姜笙好好的,她就不會鬆口讓自己徹底繼承紀氏!
對於老夫人的突然變臉,紀彥瑾篤定肯定是姜笙說了什麼!
這女人還真是厲害呢,明面上安分守己,背地卻捅人一刀!
果然是名不虛傳的韓大小姐!
韓姜笙,你是覺得自己在這個家有人撐腰就可以掣肘我的事了?
我告訴你,不要以為奶奶向著你就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清楚!」
紀彥瑾字字誅心,咄咄逼人的口吻讓姜笙很不悅。
她緊抿菱唇,秀氣的眉心擰作一團,可漸漸的,姜笙想到了什麼。
難道是昨晚紀彥瑾夜不歸宿的事?
可她什麼都沒說,紀彥瑾為什麼要衝自己發脾氣?

她知道自己在紀家什麼處境,當然不會亂說話,可聽紀彥瑾的口氣,他已經篤定是自己在紀老夫人面前嚼舌根了!
姜笙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她也是有自己脾氣的!
紀彥瑾這樣羞辱自己,是篤定她不會反抗嗎?
紀彥瑾,不管你信不信,我從來沒有說過你任何不好。」
姜笙據理力爭的口吻在紀彥瑾眼底簡直可笑。
裝什麼?
韓大小姐不是從來都不落人之後么?
現在怎麼了,這麼卑躬屈膝?」
紀彥瑾越說越難聽,已經到姜笙無法容忍的地步了。
隨着施加在手腕的力道越來越重,姜笙開始反抗,紀彥瑾,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對我有這麼大的偏見,但我姜笙不是這樣的人!
你可以不喜歡我,也可以將我拋之腦後,但你不能這麼羞辱我!」
姜笙說到這兒眼眶不由得發紅。
她做錯什麼了?
憑什麼要被紀彥瑾這麼羞辱?
紀彥瑾見狀瞳光微窒,薄唇緊抿。
一向高傲自大的韓姜笙竟然和自己據理力爭的時候紅了眼?
見狀紀彥瑾明顯猶豫了。
可能是看不慣女人紅眼睛,紀彥瑾一把推開姜笙,背過身去。
我希望你能謹記我說的話,韓姜笙,你能不能在紀家待下去取決於我!」
紀彥瑾說完就摔門離開了。

《你如恩賜亦如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