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棄後拒寵:何以共白首
棄後拒寵:何以共白首 連載中

棄後拒寵:何以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厲庭琛 薄荷 霸道總裁

姜宛愛了元昊十年,最後才知道他對自己只有利用當生命只剩不到一年,她依舊選擇飛蛾撲火展開

《棄後拒寵:何以共白首》章節試讀:

第2章這麼巧?
一回國就碰到?
男人大約一米九的身高,五官精緻,看着她的時候,帶着一如既往的疏冷。
顯然他比她淡定多了,面無波瀾地掃過她和她身後那男人,然後,擦肩而過。
薄荷心不可抑制地沉了沉,就在那剛剛的一瞬間,她甚至在腦海中已經想了無數遍,第一句要說什麼,可這男人竟然對她多看一眼都沒有?
果然啊,這個男人,永遠都這麼無情。
薄荷只不過是一瞬間的情緒低落,隨即又想到,這又和她有什麼關係呢?
薄荷嘴角微扯,自嘲一笑,拉着行李箱走出去。
手機給我一下。」
薄荷薄荷微微一愣,回過頭看見又是剛才那個明星。
薄荷懶得再跟他說什麼,免得一會兒被他那些腦殘粉看見,自己還得惹上麻煩。
薄荷不打算理他轉身要走時,又被那人拉住,不依不饒,我告訴你,我溥逸的微信號可不是誰都能加的,你今天走運......」你粉絲剛才把我手機摔碎了。」
薄荷有些不耐煩的打斷。
溥逸:......」薄荷不等他回答,轉身離去,他向來對長得帥的男明星無感,他做事這也是這麼多年了,長得帥的也見過很多。
如果之前沒有那多不愉快的事,她的手機也沒有被摔壞的話,或許她的態度能稍微好一點點,薄荷在心裏想着。
二樓某處。
一道視線默默注視着下面兩人許久,臉色一片幽寒。
怎麼,那個女的你認識?」
女子倚着護欄調侃的望着他。
見男人沒打算回她,她又開口,眼光不錯,還挺漂亮。」
他眸光淡淡掃過下面那角,有些出神,出國五年,她變化了很多。
似乎過得......還不錯。
見被忽視,女子聳聳肩表示無奈,隨後跟上他的腳步。
剛剛放晴的天氣,轉眼間又下雨了,似乎老天爺都在告訴這薄荷,她不該回來。
薄荷沒帶傘,看了看四周,只能趕忙拉着行李箱去附近躲雨。
可她剛轉身,抬頭就看到那個本該離開了的人,此刻正站在距離她不過五米遠的地方,而且身邊還站着一位漂亮優雅的女子。
看見他把大部分傘都推倒那女子的身上,如此細心紳士,她心裏有些窒息的疼。
原來他也有這樣貼心的時候,可他從來就不會對她這樣好。
薄荷在心中苦笑,她以為他不會那樣,只是因為她沒見過而已。
斂下心裏的異樣,薄荷抓着行李箱的手不自覺的扣緊,她努力讓自己淡定從他身邊走過。
幸好此刻雨很大,才沒有讓她的情緒被發現。
天知道此刻她是極不願意見他的,尤其還是在這樣狼狽的時刻。
這次回國本就只打算呆一周就回日本,但可真不巧,第一天就碰上了他。
厲庭琛五年前的那句話,現在她都忘不了。
等一下。」
久違的聲音突然響起,有那麼一瞬間她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直到那人拉住她的手。
薄荷心突的一跳,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回頭看着他,抿嘴不語。
為什麼回來?」
薄荷心一沉,他不滿自己回國?
也是了,五年前他就警告過她,如果要出去就別再回來。
如今她失信了,以他的性格應該是會很生氣的吧。
薄荷目光輕輕掃過已經在他身後車裡坐着的女子,冷冷一笑,我回來還需要徵求你的同意?」
她不打算再用自己以前那樣卑微的姿態來面對厲庭琛了,尤其是在厲庭琛旁邊還有其他女人。
薄荷諷刺地看了他一眼,甩開他的手,厲先生還是繼續裝作不認識吧,畢竟一回國就看到你,我也不怎麼開心。」
說完,薄荷就要離去,卻不料他突然不依不饒,薄荷剛剛掙脫出去的手,又被厲庭琛抓在手心。
雨這麼大,我送你。」
薄荷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不用了,我已經......」話沒說完,她人已經被厲庭琛推上了后座上。
砰!」
地一聲,車門鎖住了,她怔愣了片刻,有些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直到副駕駛座的女人回頭溫笑地看着她,你好,初次見面,我叫文莉,你是?」
薄荷回神,看了眼剛坐回駕駛座的厲庭琛,不動聲色回答:薄荷。」
薄荷?
這名字真好聽。」
末了又道:薄小姐和阿琛怎麼認識的?」
阿琛?
薄荷心裏滑過一絲微妙,看來已經很親密了,面上卻是淡淡一笑,回應:忘記了。」
他們之間的相遇,並不美好,不提也罷。
目光偶然掃過後視鏡,似乎看到了厲庭琛一閃而過的嘲諷。
你家比較近,我先送你回去。」
厲庭琛越過這個話題。
這麼溫和的話,自然是對文莉說的,薄荷強迫自己看着窗外。
文莉詫異地看了他一眼,很快收拾好情緒,輕笑:我說今天不用你來接,非要過來呢。」
他微微蹙眉,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有些含帶警告的意味。
薄荷不懂他們之間怪異的交流,在她看來,不過是一對登對的情侶在打情罵俏罷了。
沒多久文莉就下車了,車內只剩下薄荷和他,相看兩無言,薄荷受不住這樣的氣氛,忍不住開口:你把我放路邊吧,我可以自己回去。」
厲庭琛按下車門鎖,薄荷開門下車,想拿行李,後備箱沒開,無奈她只能走回來,厲先生,我的......」他看都不看她,一副不容人拒絕的語氣,坐到前面來。」
薄荷微微一愣,這男人又在搞什麼?
見薄荷不動,厲庭琛蹙眉開口,要我抱你?」
薄荷知道他的專制霸道,也不再堅持,拉開車門,坐到副駕駛座。
把周然家的地址報給厲庭琛,薄荷就閉目養神去了,實在不願和他再講任何一句話。
五年,她刻意不去記起以前的那些人和事,本也打算這輩子都不要和他們再有糾葛。
可是公司那邊突然指派她回國處理一些工作,還偏偏是南城,這一切讓她覺得有些刻意。
突然感覺到有呼吸在靠近,迷迷糊糊中她驚醒過來,不知什麼時候車已經停了,而厲庭琛就坐在她旁邊,目視前方。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棄後拒寵:何以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