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甜後,來朕懷裡
甜後,來朕懷裡 連載中

甜後,來朕懷裡

來源:google 作者: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意 古代言情 容修

趙清明並不清明,因為他是個瞎子鹿翩翩也不翩翩,因為她是個瘸子一紙賜婚,將兩個可憐蟲綁到了一起,絕望煎熬的日子漸漸有了盼頭,活死人身上也開始有了人味兒「翩翩,我不想死!我多想看看你!」病榻之上,彌留之際,從來都是乾涸空洞的眼睛頭一次淚如雨下,他絕望、不甘、痛苦、不舍,「我不知道你的樣子,我怕……怕下輩子找不到你……」「不怕,我能找到你,」她抱着哄着瀕死不安的男人,輕輕呢喃,「趙郎,記得別喝孟婆......展開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試讀:

第5章 逮住一隻羊可勁兒薅毛啊全場寂靜,都在等着雲意的回答。
雲意無言以對,這回都看見,是她的湯碗飛了出去,砸在了蘇妙兒身上。
人證物證都在,怎麼洗都洗不掉。
雲意看着蘇妙兒,說不出的厭煩,她好脾氣被磨沒了,冷下臉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但很顯然,蘇小姐在踢我凳子的時候,應該就算計好了這一切吧?」
誰讓她不痛快,她也得讓誰不痛快。
剛才嫁禍不成,這會又來一回,真當她好欺負了不是?
不說清楚,這事沒完,蘇妙兒想把自己撇乾淨,呸,做她的大頭夢!
蘇妙兒再度震驚。
她沒想到,雲意會把這說出來。
我沒有!」
靈機一動之下,蘇妙兒立刻否定,我沒有踢你的凳子,你冤枉我!
明明就是你錯了,你居然還這麼說!」
三言兩語,又嚶嚶嚶的哭上了。
雲意心頭的浮躁越來越多,她真想把鞋底子塞進蘇妙兒嘴裏,讓她安靜安靜。
場面有些難堪。
皇太后是最位高權重的,又向來偏袒蘇妙兒,不問青紅皂白,就開口說道,雲意!
給妙兒道歉!
本宮雖然人老了,但是心不盲,你說妙兒踢你凳子,本宮和妙兒距離這麼近,怎麼沒有察覺到!
本宮看你就是伶牙俐齒,胡攪蠻纏,死不悔改!
現在,立刻給妙兒道歉!
不然的話,休要怪本宮不給你面子!」
奶奶!」
容修蹙眉,沉聲道。
你閉嘴!」
皇太后斜她,後宮的事情,我老太婆說了還是算數的!
你自己的女人,你不教訓,本宮今天替你教訓,讓她長長記性!」
局面一邊倒。
雲意看得清。
眾人矚目之中,她二話不說的站起身,乾脆利落的道歉,蘇小姐,對不起,我錯了。
如果你不介意,我願意親自為你更衣賠罪,請您原諒。」
親自更衣賠罪,這豈不是意味着,她可以把堂堂七王妃當丫鬟使?
蘇妙兒心裏竊喜,面上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是個計較的人,便算了吧。
七王妃,煩勞扶我去更衣。」
雲意心裏冷笑連連,上當了吧小蠢貨。
她點頭說好,在眾人注目中,走過去,輕輕扶住蘇妙兒的胳膊。
蘇妙兒自然得意洋洋。
我送你們過去。」
容修站起身,走在雲意的另一側。
三人走着走着,蘇妙兒正沉浸在壓了雲意一頭的喜悅中,忽然身邊的雲意哎喲一聲,跌倒在地。
雲兒!」
容修立刻失聲叫道。
再度發生狀況,所有在場的人,心眼都快跳出來了!
蘇妙兒更是莫名其妙。
怎麼好端端的,雲意忽然就倒了?
容修把雲意扶起來,她臉上已經濡濕一片,半靠在容修懷裡,半嬌滴滴的哭着道,蘇小姐,你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待我?
我對已經跟你道歉,甚至親自替你更衣,為何你還要咄咄逼人,出腿絆倒我?」
容修卻低頭勾唇,小東西還挺聰明。
知道以眼還眼以牙還牙。
可眾人卻懵逼了,什麼情況啊這是!
蘇妙兒張了張嘴,看到雲意,氣的發抖,你!
我沒有!
你是故意自己摔倒的!
你想嫁禍我!」
蘇妙兒。
本王就在雲兒旁邊,親眼看到你絆倒了她,你還想狡辯?」
容修搶在雲意跟前說話。
蘇妙兒臉色一白,我…我…我沒有!」
她看向皇太后,奶奶,我沒有!」
皇太后面色為難。
奶奶不會又不相信我這個親孫子吧!」
容修刻意把親孫子三個字,重重強調。
事到如今,皇太后別無他法,聲厲色荏的看着蘇妙兒,妙兒,你怎麼能這麼多呢?
給七王妃道歉!」
蘇妙兒見大勢已去,沒想到居然被容修逼得這麼丟人,她垂下視線,瓮聲瓮氣的道,七王妃,對不起,我方才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求你原諒我。」
容修將雲意打橫抱起,眉目溫柔的看着她,問,如何?
氣消了沒?」
並沒有。
雲意心裏發堵,蘇妙兒想逮住一隻羊,可勁兒薅羊毛,她可不願意做那隻可憐的羊。
我的腿好疼…剛才好像是崴到了腳踝……嗚嗚嗚,這樣傷筋動骨恐怕得躺很久了王爺……」她仰面看向容修,可憐巴巴的道。
看着她水霧蒙蒙的眼睛,容修懂了,他轉過頭看着蘇妙兒,王妃腿不能下地行走了,看來要蘇小姐費心伺候一段時間了。」
蘇妙兒臉瞬間垮了。
那倒不用了。」
雲意適時善解人意的道,只需要麻煩蘇小姐護送我回家便是。」
蘇妙兒恨不得把牙咬斷,偷雞不成蝕把米,說的就是她!
但她偏偏沒有辦法,還得硬着頭皮賠笑,王妃心胸寬廣,多謝王妃開恩。」
接下來的一頓飯,眾人吃的相當不是滋味。
皇太后和蘇妙兒,一個比一個臉黑。
反觀雲意和容修,兩人則是腦袋湊在一起,時不時的輕笑出聲,看起來親密無間。
飯後,眼不見為凈,在容修提出離開之際,皇太后趕緊擺了擺手。
他打橫抱起雲意,大搖大擺走出去,身後跟着不情不願的蘇妙兒。
上了馬車後,雲意立馬從他懷裡鑽出來,伸手把他推出去大老遠。
兩人之間拉開一條長長的距離。
容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過河拆橋?」
不然呢?」
雲意提醒,戲我陪你演了,那箱東西現在是我的了,你可別反悔!」
還惦記着這回事呢。
容修點頭,答應你的事情,不會反悔。」
那就好。」
雲意掀開車窗看向後面的馬車,讓她回吧,看見就煩。」
說的是蘇妙兒。
容修聞言清淡的挑眉,他身子靠近了幾分,雲兒,你放心,以後我都會護着你。」
你可拉倒吧!」
雲意沒好氣的道,那蘇妙兒就是因為你,才針對我設計我,你要是真想護着我,我求求你離我遠點。」
你我本是夫妻,雲兒不要與我如此生分。」
容修抓過她的手,她若是繼續欺負你,我定讓她吃不了兜着走。」
車廂的空間本來就不大,他湊過來,雲意不由得向後退。
後背壓到了車窗,無處可躲,她只能嘆氣的認命。
瞧容修的架勢,心裏怕怕的。
暫時逃不掉,也必須得躲着他點。
一來怕被蘇妙兒再設計折騰,二來擔憂他老對她上下其手,占她便宜,那怎麼行!
雲意打定主意後,說干就干。
回到府上,趁着容修和管家在討論事情,她一溜煙的回到房間,把門窗全都反鎖了。
這下她晚上可以睡個舒坦覺,不必擔心他闖進來。
容修並不知道雲意的心思,等他回到廂房,卻發現門推不開了。
他轉而去推窗戶,同樣打不開。
濃墨般的夜色下,他定定的看着房間,忽而笑了。
有意思。
今天在宮裡受了委屈,他就暫且放過她。
這一晚,雲意霸佔了整整一張大床,睡得別提多舒坦。
醒來後神清氣爽,看到身邊沒人,她裂開嘴笑,就知道這一招管用。
拉開門,有人伺候洗漱吃飯,用過飯後,管家來叫她,說王爺在書房等她。
不去。
雲意想都沒想的拒絕,我腳崴了,走不過去。」
管家看看她在園中走來走去,四處看盆栽,嘴角抽抽,杵着沒動。
雲意不管他。
管家站半天后,覺得沒勁,悻悻地走了。
誰知道過了會,他又來了,不僅身後帶着太醫,雲意還一眼看到了容修。
容修見她活蹦亂跳,視而不見,到達跟前後關切的道,雲兒,聽說你腳疼的走不動,我特意讓大夫來給你看看。」
……」你演我演大家演。
命人搬過來一張凳子,雲意坐下來,大夫裝模作樣的檢查完畢,說是要靜養,盡量不要下地。
容修一本正經的點頭,本王記下了。」
對於他影帝級別的演技,雲意是佩服的,等大夫走後,屏退下人,容修再度把她打橫抱起,放在他腿上。
做什麼!
雲意掙扎着就要往下跳,容修卻不肯,道,王妃腿腳不舒服,不能下地。」
你奶奶個熊啊!
我現在好了。」
她說道。
不行。」
容修拒絕,大夫說了,你還不能下地。」
抱着她的手臂相當有力。
雲意無法反駁,又掙扎不得,只能吃了啞巴虧。
容修把她抱懷裡後,便開始處理文件,雲意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就頭疼不已,索性放空自己胡思亂想。
安靜的別院里,**明媚,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管家帶着一幫人又來了。
有動靜響起,雲意偏頭看過去,見他指使那群人在房門上一陣叮叮噹噹。
喂!」
雲意拍容修,打斷他道,你讓他們做什麼呢?」
容修哦了聲,笑盈盈的在她耳邊道,擔心王妃再把本王鎖在門外,所以讓他們把門鎖卸了。」
……」她現在只想罵人!
雲意臉色難看,幾經變化,最後呵呵笑了,王爺好手段,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多謝王妃誇獎。」
他優雅勾唇,坦然接受。
雲意氣囊囊的咬牙,容修,我根本不喜歡你,你這樣對我死纏爛打,有意思嗎?」
雲兒之前也是這樣對本王的,死纏爛打,不理你你就尋死覓活,本王當初也無法理解,覺得沒意思,如今體驗一下,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他緊了緊放在她腰間的左手,長眉微挑,雲兒,如今你跑不了,不如我們來做個約定。」
什麼約定?」
雲意狐疑,警惕心起。
容修笑了笑,幫她捋了捋掉下來的碎發,不用這麼緊張。
我們約定,給彼此一個機會。
以半年為期,在這半年裡,你試着接受我去愛我,如果半年期限已到,你還是對我沒感覺,那本王會尊重你,放你自由。」

《甜後,來朕懷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