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 連載中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

來源:google 作者: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岳青婷 楚南星 穿越重生

穿越就穿越,她怎麼還成已婚了?接受了事實後,楚姣本來本想着跟王爺保持着合作的關係,但某王爺為何一直對她暗送秋波?某夜某王妃喬裝打扮出門惹了一身桃花,晚上回府時竟被那往日里一臉清冷的王爺壁咚在牆王爺咬牙切齒:「看來本王的王妃的魅力真是四處散發」展開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章節試讀:

第3章楚家少爺吐血了?
從門外滾進的楚家下人帶來的消息,直接屋內的人全部給嚇懵了。
驚頓不過剎那,屋內的全部人便轟的一聲做了鳥獸散,獨留岳青婷孤零零的一個。
快,快走!」
紅燭搖曳的洞房之中,岳青婷只聽得屋外人聲駁雜,依稀之中似乎聽到了一句嘆息,和讓自己手腳冰涼的大嬸聲。
多好的姑娘呀,若是少爺走了,恐怕也得殉身。」
婆姨子,嚼個什麼舌根,快,快看看下廳有啥需要咱們招呼的。」
又是一個乾巴巴的男性老聲,但就在這一聲催促下,那原先的那個大嬸似乎也隨着腳步聲逐漸行遠。
殉身?」
岳青婷突然的想到了自己曾經看過一篇報道,這殉葬應該就是古代君王搞得那麼一套,等自己死了之後,卻非要拉自己的妃嬪來殉葬。
而隨着皇家帝王對這套法制興起,也導致了諸多民間上,特別是大戶人家,特別是例如自己這等用來沖喜的童媳婦,更是只要金主一翹辮子,那自己也得隨着埋棺材。
這絕對不行。
雖然岳青婷是來自後世那個三星米其林大廚,但這並不代表她就想着再死上一次。
上輩子不過是因為品嘗了唐朝的美酒經過千年沉澱而成的酒膏,才讓自己莫名的來到這個世上,而這輩子若是活生生的被埋進了棺材,跟一個連面都還沒見到的人做對鬼夫妻,那絕對不是岳青婷想要的。
不行,我得去看看。」
岳青婷當即便揪下了紅蓋頭,一雙稚嫩的小手提着紅羅裙,隨着那群慌亂無措的楚府僕人朝下廳奔跑而去。
等岳青婷氣喘吁吁的在門外站定之時,將自己那嬌俏的腦袋趴在門欄上朝屋內看去時,卻看到了這一屋子裡頭竟然圍着一大群人,男寡女眾,嚶嚶哭聲不絕。
什麼味兒?」
可就在岳青婷還在瞅着屋內,但鼻尖處卻明銳的嗅到了一抹極為詭異的香味。
軟糯,延綿,又散發著極為舒適的誘惑。
讓人聞之久後,似若心血異樣涌動。
不對勁。
這味兒對於岳青婷來說實在太過熟悉了,米其林乃是國際范兒,出入的都是上流所在之地,而味道對於還沒穿越過來之前的岳青婷來說,那就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無非就是那群高幹子弟看上了那家姑娘,或是某些大鱷在跟自己的小姘想搞事用的催情之物。
這是誘香!
可為何會用在一個常年疾病纏身,半死不活之人的房中?
難道......趴在門欄的岳青婷將自己的那雙俏眸子微微眯起,心中做了一絲定律之後,直接是抬腳往房內走了進去。
哐當!」
岳青婷可不去管其他事情,事兒既然關係到了自家小命,能爭取一分便是一分。
等屋內的所有人都被這一聲巨大的聲響驚動回頭時,恰恰就看到了岳青婷一腳將擺在屋**的檀香爐子踢翻,而此刻,她竟然猶自蹲下了身子後,用自己那頭上的髮釵在翻弄着爐灰。
你在找什麼?
誰讓你過來的?」
旁人倒還是沒開口,在人眾之中的寧彩仙倒是先開口了,一話兩問之後,不待岳青婷回答,直接就對門外的走廊呼道管家,管家死哪兒去了,還不將這賤蹄子拖回房中,礙此做甚?」
但岳青婷可不管寧彩仙那一臉猙獰的羞怒,反而在暗紅的爐灰堆中翻了個遍之後,這才終於從爐灰之中找到一物,待岳青婷看清了那件東西之後,這才是臉上雀躍一笑,拍手說道可就找到你了,小東西。」
那楚府的管家才堪堪入屋,想要將岳青婷直接拖出去,可卻沒想到被坐在屋子中的一位男子以眼神給制止了。
待到管家訕訕退出屋後,那男子才沉聲開口說道你便是青婷?」
岳青婷抬頭看向說話的男子,但見他身着一襲黑褐色華服,長袖白襟,一條黑色腰帶裹身,那玉帶上嵌白色玉石數枚,再以金絲鑲邊,可謂是華貴到了極致,而他那腳下的那雙白底黑納鞋,此乃徽地特產的黑緞錦,可謂是百金難求一匹的好布料。
方檐帽,綢華服,納底平鞋,此人若不是楚府家主楚南星,那岳青婷的上輩子絕逼要活進狗肚子。
小婷給家公安福。」
雖在禮儀舉止上是無人予岳青婷通點半分,但事情到了如此緊要關頭上,岳青婷也不得已的學着上輩子在電視上看到的那般,給那位坐在方凳上的楚南星請安揖福。
皆因岳青婷自知此時機遇多為可貴,若是自己錯過之下,再想見得楚南星怕是千難萬難,甚至到了最終一刻,怕是真要被埋棺同葬,都不能將一腔心思吐訴於楚南星,自己是死的冤枉,活的無辜。
倒是楚南星反之訝異岳青婷的舉止,管家攜禮下聘,府中迫門沖喜,皆為楚南星點頭首肯才操持,故而岳青婷的出身,楚南星並非一無所知。
自幼喪父,寡母持家,其兄性劣賴懶,可謂是貧困到了極致,若非情不得已,這岳青婷又哪兒能入的自家府門?
可此刻一見之下,楚南星心中竟微有錯愕,似這站於側廳外的女娃兒乃名門閨秀,而非出身於田野鄉間,做安揖福雖無規範,倒也大方得體,落落玉婷。
方才你從那爐灰之中翻尋何物?」
楚南星心思稍頓之後,便是一個捋袖伸指,對着岳青婷繼續開口說道可否於老夫觀之?」
家公縱然不問,小婷也當將此物公之於眾,萬諸有源,家公可知相公之所以久疾纏身,便因此物?」
屋外,一個晴空炸雷聲起,煌煌雷電瞬時照徹整個屋內,楚南星那還在撫須輕笑的臉上瞬息陰沉如鉛,如若雷霆蓄勢。
事情既然關係到了自身小命,岳青婷又如何不能再態度上親昵半分,故而,開口便稱楚南星為家公,稱那個只拜堂,未相見的楚家少爺為相公。
此為何物?」
楚南星默然半晌之後,這才語調嘶啞的開口說話。
丹桂,木香,錢蕨子,龍涎沫,還有……狗皋。」
岳青婷乃為三星米其林的總廚,自然是對諸類香料極為了解,而岳青婷更是一位食療膳席高手,對於諸類中藥的運用可謂是瞭然於胸。
丹桂,木香,錢蕨子,龍涎沫皆為調香極品,可謂是富貴人家皆備之物。」
岳青婷將方才從爐灰中尋獲的東西放在鼻尖下又嗅數遍,這才猶自冷笑一聲後才說道可若是加了這狗皋的話,那這香味便成了絕品的催情作用了,此物常燃於相公房內,莫說相公是箇舊疾纏身之人,就算是尋常壯漢不出一年半載,也將會精虛體弱,孱弱不堪,久之斃命。」
須知狗皋乃長於腐化之地,其藤極臭,但葉心卻香到了極致,能令尋常貓狗嗅食之後,性狂如虎狼,可謂是性烈如火。」
岳青婷傲然的將雙手負於背後,臻首一抬,雙眸直視楚南星,繼續開口說道相公乃患肺疾,肺也,屬金,金置火中,又如何能安全?」
轟!」
又是一道炸雷響起,床上卻有着一道急促不堪的喘息聲,屋內,眾人皆面面相視,唯有院外道道狂風乍起,卷落多少枯葉,驚詫多少人心惶恐。
不知又過了多久,縱然林氏乃為楚南星生母,於此事之上也不敢言語半句,唯待楚南星枯坐至此時後,這才開口對岳青婷問道現今當如何?」
開窗,散氣,疏閑雜人,先讓香氣消弭無蹤。」
岳青婷倒是分毫不做推讓,事關到了自家小命,她又如何能夠半點扭捏,一句話說過之後,當即便抬腳朝裡屋的櫥床走去,抬手便將散落在床沿旁的帷幔撤了下來,返身對楚南星說道家公既信小婷,不若讓小婷調理相公如何?」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毒妃有喜:王爺請認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