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先婚後愛,現代言情,豪門總裁›錯嫁金婚:二少,結個婚?
錯嫁金婚:二少,結個婚? 連載中

錯嫁金婚:二少,結個婚?

來源:google 作者:分花拂柳 分類:先婚後愛,現代言情,豪門總裁

標籤: 先婚後愛 沈柒 現代言情 豪門總裁 賀逸寧

未婚夫意外身亡,為了兄長的治療費,她被逼代替妹妹嫁給賀家長子新郎缺席,她一個人完成婚禮結果婚後那個賀家的二少卻對她糾纏不休她忍不了了:「賀二少,我是你嫂子,放尊重點!」誰知那人弔兒郎當:「什麼嫂子,你是我媳婦」展開

《錯嫁金婚:二少,結個婚?》章節試讀: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為自己的失誤,髮膠噴到了對方的領子上。

這是她今天第二次失誤了。

沈柒覺得自己今天死定了。

身為頂級私人造型師,卻犯了學徒都不會犯的錯,這一行自己怕是做到頭了。

正在做造型的男人,天生一雙鳳眸。眼角下壓,眼尾上揚,眸光微冷。

相學上說這樣的男人陰狠而絕情。

賀逸寧視線再度瞄向了沈柒的鎖骨。

那個位置有一枚指甲大小狀若火焰的胎記。

火紅色的胎記在精緻的鎖骨中間,嬌艷而熱烈。

「這是你毀掉的第二件。」賀逸寧瞟了一眼自己被毀掉的衣服,抬頭看着沈柒,眼神微微一眯。

沈柒感覺到後背上,瞬間鋪天蓋地的壓力傾瀉而來。

沈柒手指哆嗦了一下:「對不起……」

就在沈柒心底七上八下等待命運的宣判時,賀逸寧突然湊近了沈柒的耳邊,邪魅一笑:「你在挽留我?」

他的呼吸一下子噴到了沈柒的耳朵上,散發著的荷爾蒙氣息瞬間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滲透了過來。

沈柒瞳孔瞬間一縮。

身體第一時間就做出了反應,伸手就要推開賀逸寧。

手指觸及對方胸口,觸摸到的一片溫潤,讓沈柒如同燙着了一般,飛快的縮回了手指。

沈柒狼狽的後退一步,卻忘了身後就是化妝台,整個人一下子貼在了上面。

正要起來,賀逸寧傾身壓了過來,兩個人幾乎鼻尖相抵。

沈柒大氣都不敢喘,唇瓣微顫,心跳加速,大腦瞬間一片空白。

看着沈柒逐漸紅透的耳根,賀逸寧卻是輕輕的笑了起來。

「最後一次。」好聽的嗓音在沈柒的頭頂上響起,讓沈柒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竟然真的逃過了一劫。

叱吒風雲的商業帝王。

冷酷無情的職場暴君。

傳說中的賀氏財團的總裁。

讓萬千女**恨不得的鑽石王老五……

他的頭銜太多了,沈柒只能記住一樣:如果有人在他面前犯錯,這輩子就告別這個行業吧!

今天自己接連犯了兩次錯誤了,他竟然沒有讓自己消失?

高大的身形倏然離開,身高只有165公分的沈柒瞬間覺得壓力一輕,這才站直了身體。

「女士,我還有十五分鐘。」賀逸寧非常好心的提醒沈柒。

沈柒這才猛然回神,趕緊過來將剩下的工作完成。

做完了造型,沈柒忐忑不安的問道:「那兩件衣服的賠償……大概是多少?」

賀逸寧饒有興趣的看了她一眼:「看在你主動認錯的份上,只收成本價,一件五十萬。」

什麼?兩件衣服一百萬?

沈柒的臉色刷的瞬間變白。

「怎麼?賠不起?不然……用別的抵債?」賀逸寧看着自己的新造型,透過鏡子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沈柒……

丟下這句話,賀逸寧長身而起,瀟洒離開。

沈柒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身為賀氏的當家人,竟然……

電話響起,沈柒看了看號碼,心底驀然一痛,迅速接了起來:「喂,阿姨,展博有消息了嗎?」

電話那端是久久的沉默,過了足足一分鐘之後才傳來疲憊的回答:「**說,已經過了四十八小時有效救援,只怕生還的希望不大了。」

轟——沈柒只覺得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

身體一軟,一下子癱坐在了地毯上。

展博,死了?

他怎麼說死就死了?

不是說好要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嗎?

不是說好這次回來就訂婚的嗎?

騙子,展博你這個大騙子!

沈柒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大門的。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全身都已經濕透了。

伸手抹了一把臉,臉上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早就模糊了她的視線。

沈柒想哭出來,狠狠的發泄一下。

可是到了此時此刻,她才明白,痛到極致的時候,是根本哭不出聲音的。

沈柒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傾盆大雨中,這個世界裏只剩下了絕望的聲音。

賀逸寧看到路邊那個步履踉蹌的身影,瞬間認出了給他做造型的女人,心底莫名的就揪了一下,在即將經過她身邊的時候突然開口:「停車。」

純白色的勞斯萊斯穩穩的停下,車窗降下,俊美無濤的容顏在這雨天,越發的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祗。

發現雨中的這個女人壓根沒有注意到自己,賀逸寧眼眸忍不住壓了一壓。

還從來沒有人這樣忽略過他。

「上車。」充滿淡淡怒氣的開口,這個女人是傻子嗎?這麼大的雨,竟然不知道打傘?

沈柒聽到身後的聲音,機械的站住、轉身。

在看到賀逸寧那張冷淡絕美容顏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剛剛抑制住的淚水就這麼瞬間再度決堤。

沈柒嘴唇哆嗦了一下,淚珠滾滾而下。

儘管知道他對自己來說,只是一個陌生人。

可是沈柒此時特別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因為這個世界上,她連一個可以傾訴的人都沒有。

哪怕對方只是一個陌生人,她也忍不住了:「他死了,回不來了……再也……回不來了……」

話音未落,整個人卻已是泣不成聲。

賀逸寧看着沈柒突然脆弱的彷彿一張薄紙,一陣風或許就能讓她支離破碎。

那點怒氣,不知道為什麼就瞬間消散。

賀逸寧親自給沈柒打開了車門,口氣突然軟了下來:「上車。」

沈柒彷彿快要溺斃的人,突然抓住了最後的一根稻草,沒有任何猶豫就上了車。

沈柒蜷縮在了座位上,哭的像個孩子。

她好害怕孤單,她好害怕一個人承受黑暗。

賀逸寧眼眸斂了斂,對司機說道:「去景華莊園。」

司機一愣,馬上恢復平靜,開着車朝着景華莊園快速行駛而去。

等沈柒再次回過神的時候,她已經身處一個巨大莊園里的別墅之中了。

看着四周精緻絕倫的簡約西歐式風格房間,沈柒這才後知後覺的回想起來,自己竟然在傷心欲絕的情況下,上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車,去了他的家……

沈柒下意識的站直了身體,抓起自己的包就要狼狽逃離。

「怎麼?欠了我的錢,這麼急着就想跑?」疏離淡漠的聲音,卻說出了這樣的話。

沈柒猛然轉身,看到賀逸寧穿着白色的睡衣一邊擦着頭髮一邊朝着自己走了過來。

剛洗過澡的黑色短髮,凌亂而服帖,襯得賀逸寧越發的狂放不羈,貴氣逼人。

《錯嫁金婚:二少,結個婚?》章節目錄: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