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最強太子
大秦最強太子 連載中

大秦最強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李辰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辰 趙清瀾

新媒體爆款小說又名《監國太子》穿越大秦太子,這一世,不再當996的社畜,我要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殺奸臣、滅敵國、出海征東瀛,大秦天威浩蕩四海宇內獨掌大權,朕命,即是天命不墨跡,不虐主,沒有狗屁陰謀算計,只有爽爽爽,主角爆殺一切!展開

《大秦最強太子》章節試讀:

半個時辰之後,戶部尚書雷諾山姍姍來遲。

來到東宮習政殿,雷諾山拱了拱手,對着李辰漫不經心道:「臣雷諾山,參見太子殿下。」

李辰面無表情地看着雷諾山,說道:「你為臣子,見本宮為何不跪?」

雷諾山冷笑一聲,理直氣壯地說道:「臣自然是臣子,但祖宗家法規矩,臣子只有見到皇上、皇后、太后時方才行跪拜之禮,對太子,只需拱手行禮即可。」

砰。

李辰手中的奏章重重地砸在案台上,「本宮既為監國,見本宮即如父皇親臨,本宮如今在你面前,便是代表父皇,你見君不拜,是大謀逆之罪!」

這砰然的一聲巨響中,幾名錦衣衛立刻沖入殿內,殺氣騰騰地盯着雷諾山,彷彿只要李辰一聲令下,他們立刻就會撲上來把雷諾山大卸八塊。

雷諾山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李辰才剛開始監國,就會不按照套路出牌。

這上來就直接用皇權壓人,等於就是徹底推翻了他們朝堂上的規則。

雷諾山又驚又怒,在他看來,連皇帝都要在朝堂上和他們這些大臣政治平衡,區區一個監國太子,又哪裡來的勇氣挑戰遊戲規則?

「太子,你這是要殺了微臣?」

雷諾山盯緊李辰,自認為李辰不可能有那個膽子動他。

否則滿朝文武都會瞬間暴動,把太子架空。

「太子殿下可要考慮清楚了,你一旦這麼做, 讓文武百官寒了心,可就沒人敢給太子辦事了。」

如此赤 裸裸的威脅,讓李辰怒極而笑。

「把這忤逆之臣,給本宮拖下去砍了!」

李辰下令,那東廠的錦衣衛可不管你是誰,幾品的官,東廠內多年洗腦的教育方式,早已經讓他們把皇權至上的概念刻到了骨子裡。

幾個如狼似虎的錦衣衛上來,左右架起了雷諾山就要拖走。

雷諾山這一下是真的慌了。

他發現自己的依仗和篤定,在李辰面前就好像是一個狗屁不通的玩笑。

李辰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按照他們制定的所謂遊戲規則來玩。

「太子!你如此殘暴,如何能讓百官心服?」

李辰冰冷地說道:「一個文淵閣大學士的腦袋,還不夠讓你們懼怕本宮,那麼再加上你一個戶部尚書的腦袋,本宮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們這些文人的骨頭硬,還是本宮的刀更鋒利。」

「你以為本宮會和你們玩所謂的妥協平衡,慢慢爭取回權力來?你想多了,趙玄機或許有這個資格,但你,不過是一隻螞蟻而已,小小一個戶部尚書,也敢攙和進皇權鬥爭中,本宮便讓你看看,做錯了選擇的下場是什麼樣的。」

李辰話落地,袖袍一擺,錦衣衛二話不說,不管瘋狂掙扎和喊叫的雷諾山,拖起就走。

慘叫聲到了殿門外,戛然而止。

片刻之後,一名錦衣衛回到李辰面前,手中還提着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那人頭正是雷諾山的,只見他瞪大眼睛死不瞑目,臉上還殘留着無與倫比的驚恐和後悔。

「太子殿下,逆臣雷諾山已經伏法。」

「恰好國庫空虛,去,抄了雷諾山的家,其三族之內,但成年男丁一律貶為奴籍充軍,十四以上的女性全部送去做官女支,其餘老弱婦孺,逐出京城,永世不得入京。」

「再將戶部左侍郎徐長青召來,本宮倒是要看看,這戶部今天要砍了幾個腦袋才能挑出一個能為本宮辦事的來。」

戶部尚書好歹是朝廷的正二品官員,並且領銜一部,可以說絕對是帝國權力核心的參與人之一。

但雷諾山就這麼被砍了。

這件事情引起的風波迅速發酵,絕大多數人聽見這個消息的第一時間,都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要麼就是太子瘋了。

外界如何反應,李辰沒多管。

他正看着眼前從戶部急忙趕來,氣喘吁吁還沒來得及平緩呼吸的徐長青。

「微臣戶部左侍郎,徐長青,參見太子殿下,太子千歲、千歲、千千歲。」

比起雷諾山,徐長青就要懂規矩太多。

進入大殿之後,低頭躬身,雙手下垂,不敢看李辰的面容,直接跪下之後山呼千歲。

此時徐長青只知道自己的頂頭上司雷諾山被太子叫來了東宮,但具體做什麼,人在哪裡,他還不知情。

只是,大殿上,一灘雖然經過清洗,可能明顯看出血跡來的污漬,讓他心中有些不安。

「免禮吧。」

李辰淡淡道:「雷諾山死了。」

「他的人頭,一刻鐘之前還擺在你身邊的地方,你仔細看,應該能看出痕迹來。」

徐長青眼角直跳,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他腦子飛速轉動,意識到這是一個大危機,同樣,也是他的大機遇。

或許從萬年老二,跨過那條讓無數官員一輩子望洋興嘆的坎兒,成就二品、領銜一部之尚書,就看這個機遇了。

只是短短權衡了利弊,徐長青立刻說道:「微臣不知雷諾山所犯何罪,但既讓太子殿下大怒,想必他是罪該萬死的。」

李辰笑起來,說道:「你比他聰明。」

徐長青低着頭,不敢看李辰,他說道:「微臣只知如今皇上龍體欠安,無法處理國政,而太子為監國,那麼天底下所有人,都要聽太子的。」

李辰越發滿意。

現在他在朝廷內沒有絲毫的根基,可以說處處都是趙玄機的人。

而他急需組建自己的班底,掌握自己的權力。

那麼對於這些班底的挑選,首先就是要足夠聰明和足夠有野心,其次才是能力。

太聰明的人,這個時候不會跟着他。

只有聰明而且有野心的人,才會在他根基薄弱的時候跟着他,這樣未來贏了,才能得到更多的獎賞。

至於能力,經過科考、多年宦海沉浮,能爬到六部之一的戶部成為二把手,這樣的人會差到哪裡去?

「看看這個吧。」

李辰不再提雷諾山的事情,而是把南河行省的奏章丟到了徐長青面前。

徐長青恭敬地雙手捧起奏章,這才小心翻閱。

一看內容,他就知道了太子所為何事。

徐長青放下奏章,小心地說道:「太子殿下,南河行省的災情,早已經發生了,兩個月來,已經有十多分奏章呈上來,一份比一份嚴重。」

「那為何不賑災?」李辰問。

「國庫空虛。」

徐長青一拱手,老老實實地說道:「如今國庫存銀不過三百七十萬兩,即便是用以支付天下官員的俸祿都已經不夠,更不要說賑災,南河行省要賑災,沒有五百萬兩是打不住的,杯水車薪啊太子殿下。」

「本宮記得,國庫一年稅收就有六千萬兩,為何空虛至此?」李辰皺眉問道。

徐長青苦笑道:「各地官員俸祿、北方大旱赤地千里已經持續一年有餘、南方的水澇洪 災從前年便已經開始,加上軍費軍餉支出逐漸加劇,還有…」

說到這,徐長青意識到自己提到了不該提的事情,頓時支支吾吾地不敢說了。

「你說,本宮不會降罪於你。」李辰平靜道。

徐長青聞言咬了咬牙,硬着頭皮說道:「從今年開始,韓王、楚王、趙王、景陽王等藩王,都已經開始以各種理由不上繳歲供了,這一塊,便損失了大部分收入。」

李辰微微眯起眼睛。

藩王!

大秦國制,藩王就藩之後,屬地內擁有軍權、政權和稅收之權,只需每年固定向朝廷繳納一定的歲供,這就相當於是國中之國。

大秦王朝開國兩百年,這些藩王,已經是巨大的毒瘤。

「本宮曉得了。」

李辰沒有就藩王的事情說太多。

如今皇帝隨時可能駕崩,帝國風雨飄搖,李辰別說想削藩了,他的那些叔叔們,不想着等皇帝一駕崩,高舉勤王的旗幟來推翻他都不錯了。

所以要針對藩王,必須是要等真正登基。

而此時,還是要着手先解決國內災情的問題。

「災情連年,朝廷撥了不少銀子下去賑災吧,本宮知道,下面做官的,過一道手,他們不沾點油腥下來是不可能的,你把你所知道的幾個貪官名字報給東廠,東廠會去處理的。」

缺錢的李辰把注意打到了貪官的身上。

國家越是貧窮,兩類人就越是富有。

一種是貪官,還有一種是商賈。

「還有,如今市場上,糧、油、米、面等生活必須之物的價格,如何?」

徐長青剛因為東廠兩個字而心驚肉跳,聞言下意識地回答道:「物價飛漲,大米的價格已經漲到了離譜的地步,年初5個銅板便能買上一斤品相不錯的新米,但現在,即便是發霉的陳年舊米,若是沒有30個銅板,也休想買到。」

「市場上的糧食,大多都集中在那些大糧商的手中,他們結合起來哄抬物價,今年早些時候,戶部曾以朝廷名義向京城中三大糧商借糧,可他們不但一毛不拔,還哭窮喊冤,着實可恨!」

「你去將京城三大糧商的主事之人都召集起來,就說本宮明天於東宮設宴要招待他們。」

李辰冷笑一聲,說道:「國難財,可不是那麼好發的,這些商人,平日里大肆斂財,到了國難時期,還想着發這種不義之財,真當朝廷的刀兵落不到他們脖子上?」

《大秦最強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