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大宋緝兇案
大宋緝兇案 連載中

大宋緝兇案

來源:google 作者:唐四娘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唐硯南 宋雨晴 懸疑驚悚

宋雨晴在捉姦暴打渣男離開時,居然意外穿越到宋代,卻差點被誤認為一樁凶殺案的兇手,後來洗脫嫌疑,和幾個熱血青年一起屢破奇案,成就一段英雄少年的破案傳奇,而在破案的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一個神秘組織,沒想到這個組織竟然和宋雨晴這個穿越者有關……展開

《大宋緝兇案》章節試讀:

宋雨晴和唐墨南又重新去了屍體發現的地方。

「這裡會有什麼線索?不是下雨了?還能有什麼痕迹?」宋雨晴拿着一根樹枝,在她和「屍兄」被發現的地方胡亂的找着。。

唐墨南在身後看着她,回想着剛才自己被她抱着的感覺,心想:有點緊張,不過很奇妙。

想着想着,唐墨南不自覺的就笑了出來。

「你發什麼夢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宋雨晴已經走到他面前,正在一臉疑惑的用樹枝戳他的肩膀。

回過神來的唐墨南當然不能說實話:「我在想案情。」

「啊?那麼噁心的場面,你回想起來居然會笑?嘖嘖嘖,真是重口唉。」宋雨晴搖頭走開,繼續找線索。

兩個人搜了半天什麼也沒有搜到,只好繼續往上游去找。

唐墨南牽着馬,宋雨晴已經趴在馬上抱着馬脖子了。

宋雨晴從來沒騎馬騎這麼久,累的不行,屁股也受不了,只能抱着馬,儘可能的抬着屁股,免受皮肉之苦。

唐墨南不明白為何她這個姿勢,但也不好意思問。

又走了一炷香,宋雨晴實在受不了了,屁股已經不敢着地,只能請求暫停搜索。

「不行了不行了,我實在受不了了,臀部已經不敢着地了。」宋雨晴嚷着說。

「什麼?」唐墨南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趕快回城去雨花館,我屁股騎馬騎的已經不敢着地了,恐怕我得換個姿勢了。」宋雨晴滿臉痛苦。

唐墨南聽完瞄了一眼宋雨晴的屁股,不禁有些心疼,不過女孩子家家屁股屁股的,他覺得還是不妥。

「這次換我抱你,你坐在前面,我在後面拉韁繩。」唐墨南正準備上馬。

「不行啊,你得牽馬在下面走!」

「為什麼?」

「因為我不敢坐在馬上啊!到底要要說幾遍?我說屁股疼啊?!」宋雨晴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恨不得當場把他打暈了。

「那你想怎麼辦?」

「你牽着馬別動,我轉個身,橫着趴在馬背上吧!」

宋雨晴小心翼翼的下馬,但是腿着地的時候,拉扯着臀部的肌肉,太難受了。

「好好好,那你小心些,這樣我們回去的話就要花比較久的時間了。」唐墨南看着笨拙的宋雨晴,男女有別,不知道該扶還是不該扶。

好不容易橫卧在馬背上,宋雨晴又覺得肚子頂的慌,但是相比於屁股的疼痛,她寧願選擇肚子。

唐墨南看着宋雨晴這副模樣,無奈的撇撇嘴,搖着頭牽馬回城。

此時的唐硯南已經到了琅琊郡程家。

「老師,請問錢學長呢?」錢晨邦雖然和唐硯南沒什麼交情,但畢竟是程問修的義子,還是要尊稱一聲「學長」。

「晨邦自從那日壽宴後就失蹤了,我派人尋了兩天,沒有尋到,剛剛已經派人去報官了。」程問修回答。

「那錢學長是壽宴當天什麼時候不見的?」唐硯南繼續問。

「程管家,你跟硯南說說當時的情況。」程問修指示站在一旁的管家。

程管家如實稟告:「那日三爺在院里忙前忙後,老奴正在前廳招待客人,賓客入席後不久,老奴看到有人給三爺送來一封信,三爺看了後臉色不太對,就匆匆離席了,之後就沒有人見過他了。」

唐硯南心中已更加確定,在織女河發現的那具屍體,就是錢晨邦的,只是自己一時不知道該怎樣告訴老師。

思來想去,唐硯南還是決定告訴老師。

程問修見唐硯南不語,似乎在考慮什麼,便問:「硯南,你想到了什麼?」,

唐硯南定了定,「學生有一事要稟告給您,怕您受不住,您要做好心理準備,錢學長他……他可能遇害了。」

「什麼?」程問修一下子站起來,畢竟年紀大了,一時接受不了,頭腦發懵眩暈,一旁的管家趕緊扶他坐下。

「我程家是造了什麼孽,早年喪偶,晚年兩個親生兒子一死一失蹤,連義子也出事了,我程問修一生光明磊落,不貪慕權利虛榮,恪盡職守,勤勤懇懇教書育人,現在全家都是老弱病殘,孤兒寡母,為何,為何老天要這樣待我?」程問修說完,就直接暈厥倒地。

唐硯南趕緊上前查看,搭脈探了探,是氣血攻心所致,程問修身體不錯,所以休息一下應該就沒事了。

程問修被僕人七手八腳的抬下去,唐硯南詢問程問修的兒媳和孫子們在哪,管家告訴他:「自從三爺失蹤後,老爺覺得這宅子不吉利,就打發兒媳婦和孫子們暫時去了郊外的莊上暫避。」

唐硯南思索了一下:「那,三爺的家眷呢?」

程管家回答:「三爺的夫人懷孕後就住到了靜音庵,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回來過,當時三夫人胎氣不穩,三爺親自看過,給開了葯,三夫人卻執意要去山上為孩子祈福,說是要到孩子平安生下來才行,三爺失蹤後,老爺怕出事,也沒敢告訴三夫人。」

「那在這期間,三爺去看過三夫人,或者三夫人有沒有派人回來過?」唐硯南問。

「三爺去過幾次,都是當天去當天回來,從來沒有在那裡過夜,不過三夫人經常會派丫鬟回來取些需要的物品」。

「那丫鬟多久沒回來了?」唐硯南覺得這件事有些奇怪,就忍不住多問了幾個問題。

「丫鬟通常五六日便回來一次,可是這次也有小十天沒有見人了,連老爺的壽宴,夫人都沒有派她回來,嘶~」說到這裡,程管家發出疑惑的語氣。

「怎麼了?」唐硯南覺得管家可能想到了什麼。

程管家突然朝着門外喊「大發,大發,快來快來,有事要問你。」

隨即,一名十五六歲的小廝從門外快步走來。

「管家大爺,找俺啥事?」小廝一口山東話。

程管家拉過小廝給唐硯南看:「這是王大發,幾年前要飯路過這裡,老爺好心收留了他,後來他就一直跟着伺候三爺,關於三爺的事情,他知道的比我多,讓他把三爺的事情跟您說說。」

「三爺上一次去靜音庵看三夫人是什麼時候?」唐硯南問小廝。

「嗯……」小廝撓了撓頭,眼睛向頭頂看,「俺想起來了,老爺壽宴前兩天,三爺那天下午讓俺準備了些補品給三夫人,還帶了一些小孩的衣裳被窩么滴,俺說現在就帶去會不會太早咧,三爺說早準備好,不然萬一趕不上,會耽誤事兒滴尼。」

「萬一趕不上,會耽誤事兒……」唐硯南忍不住重複了這句話,他覺得這句話很奇怪。

「還有」,小廝繼續說,「每次去,不管多晚,三爺都不會留宿,都是當天去,當天趕回來,三夫人大多數時候都是跪着念經,三爺說這對孩子不好,三夫人卻堅持念完才行。」

這麼奇怪,孕婦久跪孩子不好,這是常識,這個三夫人為何會有這個執念?

「壽宴那天,三爺收到了一封信對嗎?」唐硯南繼續問。

「對,那信還是俺送過去滴,把信給了三爺,三爺看過信臉色就不對,俺還問他咋滴來,他說要出趟門,很快回來,別和別人說,免滴壽宴受影響啊,然後三爺就急急火火滴走了,俺就去忙活咧,在那以後,就再也木有看見過三爺嘞。」

《大宋緝兇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