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魏鎮國公
大魏鎮國公 連載中

大魏鎮國公

來源:google 作者:陳寧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幼薇 陳寧

【zwzx】咔嚓!明晃晃的大剪刀插在陳寧兩腿中間,刺入地板縫隙,距離他的襠下只差一厘米!那大剪刀如果多往前一點,陳寧就要和好兄弟永世分離了!我的媽呀!這瘋女人真要讓我當太監啊!「去你的!」陳寧嚇得滿...展開

《大魏鎮國公》章節試讀:


此話一出,大殿中頓時響起低沉笑聲,幾位大臣看陳寧的眼神如同看白痴。

秦治也是哀嘆一聲,苦笑搖頭。

本以為陳寧能有什麼好辦法,沒想到是這麼不靠譜的說法。

「蝗蟲可吃不得……」

秦治苦笑,「陳寧,朕看你是不知蝗蟲的可怕,此蟲面目可憎,乃九幽餓鬼托生,食之必化為餓鬼。」

「迷信!這都是迷信!」

陳寧義正詞嚴,高聲喝道:「蝗蟲就是一種蟲子,怎麼不能吃?更何況,蝗蟲里富含豐富的蛋白質,吃了可以強身健體!」

「皇上,北河災情如此嚴重,您怎還能因為民間謠傳,耽誤了國策?」

「這……」

秦治被問得眉頭緊鎖,心中有些窘迫。

但他身為皇帝得保持威嚴,不能輕易表露窘境,只能輕咳一聲,緩解尷尬。

「皇上,此話說來,臣倒是看過一個摺子……」

此時,胡和川忽然開口,「臣見一個北河地方官上奏,說可食用蝗蟲緩解災情,摺子上還說他已親自試吃,並未有病症,可不知真偽,就沒上報。」

「荒唐!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說了這不着邊際的話,你們也信?」

王天安眉頭緊鎖,冷聲打斷。

頓時,兩撥人爭論不休,半天也沒有結果。

「好了!都別吵了!能不能吃,現場試吃不就行了!」

陳寧高聲喝止眾人,拱手道:「皇上,臣懇請您恩准,讓臣現場給您做蝗蟲吃!」

「准了!」

秦治也饒有興趣,立刻揮手恩准,「桂來,你看他要用什麼東西,給他準備好。」

「王爺,您看要準備什麼?」

吳桂來壓着公鴨嗓,笑眯眯問陳寧。

「給我準備點豬油,細鹽,孜然,五香粉……」

陳寧細數調料,一一道來。

之前外出野炊,陳寧可是燒烤的一把好手,今天他就準備給秦治皇帝表演一手燒烤螞蚱!

「等等,爺,您說的這豬油可沒有,這孜然,五香粉又是何物?」

吳桂來聽得眉頭緊皺,連聲追問。

「算了,你帶我去御膳房,我親自看看!」

陳寧也懶得跟他說,在秦治帝准許的下,去了御膳房。

這御膳房雖大,但能用的東西可不多,陳寧這才發現,大魏的調料少的可憐。

豬因為整日滾泥潭,被古人視為污穢之物,根本就沒人吃,也就沒有豬油一說,只有牛油。

至於孜然,五香粉,就更沒有了,只有食鹽,還是那種沒提純的粗鹽,又苦又澀。

「湊活湊活吧!」

陳寧拿了些牛油和食鹽,又帶人從御花園裡抓了蝗蟲,折騰了一個時辰,這才跑回御書房。

御書房中,秦治帝和一群大臣大眼瞪小眼,看着陳寧擺弄小烤爐。

呼呼呼——

火焰升騰起來,陳寧將蝗蟲去掉臟器,穿在鐵簽子上烤。

刷上一層牛油滋啦亂響,飄蕩起一層混雜着肉味的燒烤香氣。

短短片刻,燒烤蝗蟲的香味,瀰漫整個御書房。

「皇后,這味道聞起來還不錯?」

秦治偷偷咽了下口水,用微笑掩飾尷尬,「你可知,陳寧何時學的這門烤肉功夫?」

「臣妾也不知。」

陳皇后眼中也滿是震驚,盯着陳寧烤蝗蟲。

「好了!」

終於,陳寧烤好一串蝗蟲,撒上食鹽出爐。

「看好了!這蝗蟲是可以吃的。」

陳寧說著,摘下一個蝗蟲,塞進嘴裏。

刷過牛油的蝗蟲不但脆香,還有一股牛肉香味,嚼起來回味無窮。

那「嘎嘣嘎嘣」的咀嚼聲,聽得秦治等人食指大動。

「快呈上來,給朕嘗嘗!」

秦治早已迫不及待,立刻揮手招呼。

「皇上,奴才還沒試毒……」

吳桂來剛接過烤蝗蟲,秦治就拿了過去,摘下一個放在嘴裏。

「荒唐!陳寧是朕義兄光瑞的親兒子,朕更將其視為己出!他能害朕?」

秦治帝吃的滿嘴香氣,連吃三個,只剩下最後一個了,才記得遞給陳皇后。

「皇后,你快嘗嘗,這燒烤蝗蟲香脆可口,竟然如此好吃!」

秦治戀戀不捨,趕忙吩咐,「陳寧,趕緊多烤兩串,給這群庸臣也嘗嘗!」

其實,是他自己還想吃。

陳寧瞬間化作燒烤攤大師傅,接連烤了小半個時辰的蝗蟲,直到把抓的蝗蟲都烤沒了。

只要嘗過他手藝的,無不咂舌,舉起大拇指。

秦月霜也吃到一串,口齒留香。

她看陳寧的眼神光芒閃爍,但最後還是冷哼一聲,「早聽聞這個淫賊不學無數,就會些下九流的東西!」

「陳寧,好手藝啊!該賞!」

秦治帝吃的很滿足,眯着眼睛喝茶。

方才幾位反對的大臣也都改了口風,紛紛舉起大拇指,「這燒烤蝗蟲着實好吃啊!蝗蟲吃糧食,災民吃蝗蟲,着實是個好辦法!」

「皇上,這蝗蟲不但可燒烤,還可油炸,晒乾磨成粉末,做蛋白粉,當軍用速食等。」

陳寧侃侃而談,「治理蝗災,也不只是吃蝗蟲這麼簡單,我們必須要八方動員,不只要吃,還要動員人挖蝗蟲卵,從根上杜絕蝗災。」

「至於國庫空虛,我們則可動員商人收購蝗蟲,減輕國家負擔,讓商人替國家出錢。」

「讓商人出錢,說得簡單,如何做到?」

王天安眉頭微皺,淡淡道:「若是皇上下旨徵收,那些商人定然滿腹怨言,有損朝廷顏面!」

「你個老瓜瓤子,就會吃飯,不能動動腦子?」

陳寧冷哼一聲,「動員商人最為簡單,只需出每地出幾個除蝗大使的名額,賜御賜金牌,讓商賈之子也可讀書考功名,自然有大把人來!」

大魏王朝,商人為賤籍,只比奴籍強一點,不可考功名。

有了錢自然想要有權,讀書考功名,那是每個商賈之家夢寐以求的東西!

「你,你罵我老瓜瓤子?」

王天安貴為宰相,何時受過這等辱罵,立刻氣的臉色通紅。

「朕看陳寧罵的沒錯!你們就是一群老瓜瓤子,只會吃飯,不會做事,尸位素餐!」

秦治輕哼一聲,冷冷的目光看向王天安等人。

「臣等無用!」

萬天安等人嚇得一激靈,立刻跪伏而下,不敢有一絲怨言。

大家都看得出來,明顯是陳寧得了秦治帝的歡心,這是有意偏袒他。

「陳寧說得很好,這蝗災治理之法,就按照他說的來!」

秦治臉上滿是笑意,「陳寧,這次你做的不錯,說說想要什麼賞賜?」

終於,到了命運的轉折點了!

能不能保住小兄弟,就看我接下來的表演了!

「為皇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是臣的本分,臣本不該要賞賜的,但,因事關一生幸福,臣不得不要!」

陳寧深吸一口氣,拱手道:「臣想要,三公主!」


《大魏鎮國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