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生活›第一寵婚時暖
第一寵婚時暖 連載中

第一寵婚時暖

來源:google 作者:付謹瑞 分類:都市生活

標籤: 傅謹瑞 都市生活 陶昕然

謹瑞就着她的手喝了一大口,帶着淡淡的甜味,還挺好喝,端過她手裡的杯子,三兩下將剩下的大半杯給喝完,然後這才帶着時暖一起躺在了床上時暖順從的靠在他的懷裡...展開

《第一寵婚時暖》章節試讀:

孔雀終究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畢竟是肉啊,吃進肚子里都是實打實的,所以本着不浪費的原則,兩人是真的很勉強的吃完了,當然,兩人最終也徹底的撐了,孔雀甚至癱坐在椅子上不打算起來了,但是外面還等着那麼多的人,時暖可不好意思再佔位,趕緊拉着孔雀去結賬然後準備在這附近的商場逛一逛,就當是飯後消食。
兩人正逛着準備看雙鞋子的時候,時暖接到了電話,是一個座機的電話,想了想直接接起,沒有想到居然是珠寶店的電話,讓她有時間的話去取戒指。
時暖一愣,然後才想起來應該是當初傅謹瑞帶着她去買的婚戒,只是當時她的那隻戒指有些大,要改改,說是要過段時間,後來她就沒把這個事情放心上了。
所以原本打算去看鞋子的兩人先去了一樓的珠寶店,準備先去把戒指給拿回來。
只是沒有想到進去的時候居然正好碰到了言亞茹跟她朋友在看首飾。
那天會所里時暖自然能感覺得出來言亞茹對自己的不善,所以也沒有打算要打招呼,直接跟店員說自己是來拿戒指的。
店員自然認得她,畢竟當初傅謹瑞豪氣,直接沒有猶豫和考慮的買了那顆他們店裡的鎮店之寶超大粉鑽,店裡當時在的人對於那樣的場面印象是相當的深刻,對於買戒指的人更是記憶猶新,所以時暖一進來,店長就熱情的上前招呼了。
時暖有些尷尬的說沒有帶發票和收據,不知道還能不能那戒指。
發票和收據原本就是個憑證,因為店裡每天來來往往那麼多人,不是每一個人每一張臉都能記住的,所以要求拿貨提供憑證也就是非常合理和自然的事情,不過就當初他們買粉鑽時候那麼大的動靜,尤其兩人還是老闆的朋友,有些時候規矩是死的,但是人是活的,所以店長當即就說沒事,然後給時暖稍微坐會兒,親自進去給她拿戒指。
店長的熱絡引起了一旁言亞茹和她朋友的注意,兩人紛紛朝她這邊看過來,言亞茹輕笑一聲,上前跟時暖打招呼,「溫小姐,這麼巧啊。」
人家上前打招呼了,時暖再想當做沒看見也沒有辦法了,轉過頭去看向言亞茹,微微扯了扯嘴角,叫了一聲,「張太太。」
「溫律師。」
一旁站在言亞茹身邊的女人微笑着同時暖打招呼。
時暖這才注意到言亞茹身邊的女人有些眼熟,想了下想起來是昨天她以為李春發的案子去他們村裡的時候在村辦公室遇到過她跟村主任談話,那個時候她正好過去,而她似乎是剛好談完準備離開。
陶昕然輕笑着自我介紹說道,「溫律師,我們昨天見過。」
時暖笑着點點頭,倒是有些意外她會跟言亞茹一起。
陶昕然自我介紹說道,「溫律師你好,我是陶昕然。」
說著話,溫柔且自然的朝時暖伸出了手。
當聽到她說她叫陶昕然的時候時暖一頓,原本已經收回的目光重新轉到了她的身上。
原來她就是陶昕然啊……「溫律師?」
陶昕然又輕輕叫了一聲。
時暖回過神,伸手同她輕握了下,「你好。」
一旁的言亞茹似乎是有些意外,看着陶昕然問道,「你們見過了?」
陶昕然點點頭,看着言亞茹解釋說道,「嗯,昨天回去家裡處理點事情,正好在那邊遇到溫律師。」
一旁的孔雀用手推了推時暖,那眼神似乎是在問究竟是怎麼回事。
店長在這個時候拿着戒指出來,熱情的同時暖說道,「傅太太,您看下,是這對戒指吧。」
時暖上前,看了眼錦盒中的戒指,微笑的點點頭,「是,麻煩您了。」
「我們應該的。」
店長說著話,邊用帶着白手套的手將戒指拿出來,同時暖說道,「我給您試試,看看大小合適不。」
時暖點頭,將手給她伸出去。
身後言亞茹帶着陶昕然上前,言亞茹看一眼那對普通到沒有一顆碎鑽的戒指,語氣帶着嘲諷說道,「阿瑞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戒指居然買得這麼普通。」
一旁的陶昕然伸手推了推她,朝她搖搖頭,似乎是示意她不要這麼說話。
言亞茹沒有聽她的,故意抬手看着自己手上的小鴿子蛋,擺弄端詳說道,「我們家張瑞雖然說沒有阿瑞事業做的那麼大,但是他對我的愛可真的是一點都不少,就我手上戴着的這個戒指,就是他當初專門找人按我生日定的,所以這有心和沒心就是不一樣。」
時暖懶得跟她狡辯,一旁的店長自然也聞出了兩人之間的火藥味,都是自己家的客戶,兩家誰都不好得罪,笑着打圓場說道,「傅太太這對是婚戒,白金的,這款我們店裡很受歡迎呢,是很多年輕客人的心頭好,主打的就是簡單簡約。」
「很受歡迎也就是說很普通咯。」
言亞茹有些譏諷的笑了,「婚戒這種東西代表了對婚姻的神聖,理當應該獨一無二,普通到泯與眾人,可見是有多不上心啊。」
說著話的同時,轉過頭去故意問一旁的陶昕然,「欣然,當初阿瑞是不是還特地以你的生日日期定製了也一顆鑽戒,我記得你生日是3月21吧,那顆鑽戒好像也是3.21克拉吧?」
對於言亞茹的故意挑釁時暖沒有說話,一旁的孔雀倒是有些忍不了了,故意說道,「呦,那真怪你媽把你給生早了,你要是十二月的話,不得12克拉啊,那可不賺翻了。」
「你……」一旁的言亞茹沒有想到孔雀會跳出來,更沒有想到她會這麼懟回來,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孔雀。
孔雀自然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回懟過去,「我什麼我啊,我見過有錢的,但是就沒見過像你素質這麼低的有錢人,深怕自己有幾個錢別人不知道一樣,到處顯擺,也不看看,誰在意啊,切。」

《第一寵婚時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