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我從鍊氣一層開始無敵
都市:我從鍊氣一層開始無敵 連載中

都市:我從鍊氣一層開始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青龍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楚陽 武俠修真 陳明

【無敵文神醫都市修仙打臉爽文校花大小姐】入贅三年,受盡欺凌,再一次被打後,楚陽終於覺醒修仙傳承,從此人生開掛原來他就是當世龍主,手握世界半數財富,權勢滔天,麾下三千老奴個個武道宗師前妻:老公求求你復婚吧,以後你負責英俊瀟洒,我負責賺錢養家展開

《都市:我從鍊氣一層開始無敵》章節試讀:

「恩公,請恕我冒昧,擅自打聽了您的住址。」林婉瑜從保鏢手中接過黑傘,親自給楚陽撐傘。

楚陽知道林婉瑜的來意,便點點頭:「走吧。」

林婉瑜和楚陽剛走,馬劍和秦韻便按捺不住震驚的情緒。

「什麼情況,這個富家千金竟然接走了楚陽,還親自為他撐傘,這個臭屌絲,什麼時候勾搭上富家千金了?」秦韻氣得咬牙。

她嘴上不說,但是心裏不得不承認,無論是她還是姐姐,都無法與那個女孩相媲美。

馬劍卻露出不屑的表情:「那個女的肯定是富豪包的二奶,你想啊,就楚陽這個臭吊絲怎麼可能高攀上富家千金,他啊是給有錢人的二奶當鴨子了。」

「對,肯定是當鴨子,廢物就是廢物,無論走到哪裡都是吃軟飯的,這傻逼也得意不了幾天,過幾天二奶玩膩了就會把他踹了,甚至被富豪發現二奶和他的**,把他剁了喂狗都有可能!」秦韻狠狠的說道。

林家別墅,客廳的紅木沙發上。

林老爺子林振雄,正在招待兩名剛剛到訪的客人。

「青書,一路辛苦了。」林振雄看向一個全身名牌衣服的年輕男子,笑容和藹道。

男子名叫尹青書,是省城豪族尹家少爺,祖上與林家是故交。

「林爺爺客氣了,這是我從京城請來的國醫聖手趙寒山大師。」尹青書說著,便介紹身旁的一位白髮老者:「趙大師是中醫界泰斗,曾多次給京中貴族診治,無一失手,林爺爺大可放心了,您的身體定能痊癒。」

聞言,林振雄身體一震。

他沒想到尹青書竟然把趙寒山給請來了,這個趙寒山可不簡單啊,乃是出自國醫世家,也是當今國內為數不多的國字號名醫。

「那就有勞趙大師了。」林振雄看向趙寒山,眼神中滿是敬重。

趙寒山也點頭致意,客套了幾句。

這時尹青書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林婉瑜的身影,不由好奇問道:「林爺爺,婉瑜妹妹呢?」

林振雄輕輕捋着鬍鬚道:「婉瑜去接人了,今天上午我突然昏迷,有位小兄弟出手把我救了過來,婉瑜說要請他來給我進一步治療。」

聽到這話,尹青書和趙寒山相視一眼,臉色都微微一變。

尹青書道:「林爺爺,有趙大師在,就用不到其他人了吧。」

林振雄解釋道:「青書啊,你不要誤會,事先婉瑜並不知道你請了趙大師過來。」

恰在此時,林婉瑜帶着楚陽走了進來。

「爺爺,楚大師來了。」

林婉瑜笑臉盈盈的,將楚陽帶到林振雄面前。

雖然林振雄是被楚陽救醒的,但當時他迷迷糊糊的,所以對楚陽沒有太深的印象,只是依稀聽到是名獸醫,沒想到對方竟比想像中還要年輕稚嫩。

「你就是楚先生啊,請坐吧。」林振雄稍作客套的請楚陽坐下,然後對孫女說道:「婉瑜啊,青書特意把京城中醫界的泰斗趙大師請來了,這份心意實屬難得啊。」

林婉瑜卻是臉色微冷,她和尹青書早就定下娃娃親了,但她對尹青書並無感覺。

出於禮數,林婉瑜簡單說了句感謝尹青書的話,便拉着楚陽對林振雄說:「爺爺,快讓楚大師為您診治吧。」

尹青書看到林婉瑜與楚陽舉止親密,甚至有些肢體接觸,不由得醋意大發。

他打量着渾身上下地攤貨的楚陽,心中冷笑道:「什麼阿貓阿狗都可稱大師了嗎?」

而林振雄則皺了皺眉,一臉為難:「婉瑜,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位小兄弟是名獸醫吧。」

「什麼?獸醫!」尹青書率先發出一聲驚呼,難以理解的看着林婉瑜:「婉瑜你怎麼帶個獸醫來給林爺爺看病啊!」

「尹青書,我林家的事你少管!」林婉瑜朝尹青書翻了個白眼。

她相信楚陽,在醫院若不是楚陽出手,爺爺早就沒命了,她好不容易把楚陽請來,絕不能讓尹青書攪局。

「婉瑜,咱們早晚都是一家人,林家的事也是我的事。」尹青書說話時還特意看了眼楚陽,像是在宣誓主權:「我絕不同意這小子拿林爺爺的身體冒險,他只是一個獸醫,根本不懂醫術!」

楚陽笑了:「我不懂難道你懂?」

「你這話算是問對人了,三年前我已經拜趙大師為老師了,還是趙大師的關門弟子,你還有什麼話說嗎?」尹青書雙手抱臂,臉高高的揚起。

「那你天賦也太差了,學了三年醫都不知道你自己腎虛嗎?好好照照鏡子,你看你舌苔厚白,面如漆柴,是腎虛的表現,再不重視,恐怕終生不舉啊。」楚陽笑了笑。

這話引得林婉瑜抹嘴偷笑,尹青書則是臉色鐵青,肺都要氣炸了:「你才腎虛,再胡說我撕爛你的嘴巴!」

這時,趙寒山的臉色也頗為不悅,但不是為了尹青書。

他身為京城名醫,中醫界泰斗,能屈尊來江州已經破天荒了,林家竟然還要拿他和一個獸醫比較,簡直荒唐!

「既然你們林家已經找好醫生了,我正好有點急事,今天就到此為止!」

說著,趙寒山便站起身來,甩了甩袖子,準備離開。

尹青書見狀,有些慌了。他為了能在林家面前顯擺一下實力,下了血本才說服趙寒山下江州,若是趙寒山就這麼走了,這趟就虧大了啊。

他甚至還想拿治病這事,徹底樹立自己在林家人眼中的威信,並正式向林家提親,所以這關係到他能不能獲取林婉瑜的芳心。

於是尹青書趕緊挽留:「師父,您走了誰來救林爺爺啊,放眼整個中醫界,您的醫術首屈一指啊,婉瑜妹妹定是被這個獸醫忽悠了,一時迷了心智,還請師父大人不記小人過,儘快為林爺爺診治。」

林振雄也帶着歉意道:「趙大師,我這孫女心直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現在就開始給我治病吧。」

說起來林振雄也不太信任楚陽,畢竟當時他處於半昏迷狀態,已經記不太清發生了什麼,而趙寒山又是大名鼎鼎的國醫聖手,相比一個獸醫,孰強孰弱一目了然。

趙寒山仍有些不悅,但看在尹青書的面子上,還是點了點頭,輕飄飄來了句:「也罷,我治療心肺衰竭,我扎三針足夠。」

看着趙寒山胸有成竹的樣子,林振雄心裏一陣感慨,這才是大師啊!

「爺爺,咱們之前說好讓楚大師治病的,您怎麼能說話不算數呢!」林婉瑜生氣的跺了跺腳。

林振雄搖了搖頭:「婉瑜,我不會忘記這位小兄弟的救命之恩,事後我定會重謝,至於我的的病,有趙大師在,放心吧。」

「爺爺,您怎麼這樣啊!」

林婉瑜對爺爺一臉失望,愧疚的看向楚陽說道:「楚大師,真的很抱歉,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楚陽輕輕搖頭,他並不怪林婉瑜,若不是看在林婉瑜的面子上,他早就起身離開林家了。

他正想看看,京城國醫聖手到底是個什麼水準。

這時的尹青書暗自得意,對趙寒山道:「師父,開始吧。」

「青書,你來給我當助手。」趙寒山從藥箱里取出一包銀針。

「師父,沒問題。」尹青書自然十分樂意,這樣治好林振雄的功勞也就有他一份了。

趙寒山和尹青書開始了對林振雄的治療,楚陽在一旁觀看。

大約五分鐘後,楚陽皺了皺眉。

「你這麼扎不行,應該扎天突穴。」楚陽立刻指出趙寒山的問題。

趙寒山回頭看了眼楚陽,眼中閃過一抹不屑:「就你這個獸醫也配指點我?」

「就是,你懂個屁啊,別把你平時給母豬產後護理那套拿出來丟人現眼,天突穴是大穴,你想把林爺爺害死么!」尹青書也怒斥道。

楚陽嘴角一撇,有些失望的搖頭:「國醫聖手不過如此,看來是高估你們了,不按照我說的扎,你們是治不好老頭病的。」

趙寒山臉色陰沉,冷哼道:「年輕人,人狂有禍,我現在沒空搭理你,等完事我再教訓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

尹青書也指着楚陽威脅道:「等治好了林爺爺再收拾你,你等着,很快!」

十分鐘過去。

半小時過去。

漸漸的一個小時都過去了。

然而趙寒山依然沒有收針的意思,此時的他已顧不上找楚陽算賬,而是又急又累,心力交瘁。

他急得滿頭大汗,不斷的用紙巾擦拭着臉上的汗水。

他還是低估了林振雄病情的嚴重性,之前誇下的海口,不知該如何收場。

終於,他搖頭嘆了口氣:「唉!我儘力了,林先生的病是絕症,沒有幾天了!」

尹青書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他下血本請趙寒山過來,本來是想在林婉瑜面前好好裝一波逼的,這下裝不成了。

林婉瑜聽到這個結果,心裏咯噔一下,但很快她便看向楚陽,請求道:「楚大師,我相信您,請您出手吧。」

「我不救不信任我的人。」楚陽搖了搖頭。

「婉瑜,你瘋了?求他幹嘛,他可是個獸醫,連我都不如啊!」尹青書反應十分激烈,幾乎是吼了出來。

趙寒山也覺得荒唐,當即眼中閃過一抹不悅。

「林小姐,連我都束手無策的絕症,他一個小小的獸醫怎麼可能治得好,我毫不客氣的說,他若能救林先生,我當場拜他為師!」

聽到這話,楚陽頓時來了興趣。

「哦?這麼說,如果我救了老頭,那我就是你這個京城國醫聖手的師父,也是你徒弟的師爺爺咯?」

《都市:我從鍊氣一層開始無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