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封后當夜,重生成邪王的嬌媚外室
封后當夜,重生成邪王的嬌媚外室 連載中

封后當夜,重生成邪王的嬌媚外室

來源:google 作者:虞初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虞初月 鍾凝雪

【】sg第20章虞初月驚恐的搖了搖頭,「薑蓉不知何錯之有,還請夫人明示」「事到如今你還在裝!方才若不是因為你,周銘怎會對我不聞不問!」鍾凝雪上前狠狠踹了虞初月一腳,似不解恨,又在她肩膀上掐了一把,「姜...展開

《封后當夜,重生成邪王的嬌媚外室》章節試讀:


第20章

虞初月驚恐的搖了搖頭,「薑蓉不知何錯之有,還請夫人明示。」

「事到如今你還在裝!方才若不是因為你,周銘怎會對我不聞不問!」鍾凝雪上前狠狠踹了虞初月一腳,似不解恨,又在她肩膀上掐了一把,「薑蓉,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嫡親小姐,可以在這府中無法無天了!」

虞初月低着頭,哭腔明顯,「薑蓉不敢,姐姐和夫人莫要生氣。」

大夫人冷笑,「你令凝雪受辱,本夫人怎會不氣?我看你現在還能動彈,不如便去將府門口的積雪清掃了,省的多出幾分心思到處勾引男人!」

話落,大夫人拂袖離開,鍾凝雪得意的揚了揚下巴後,也同幾位小姐離開。

虞初月纖瘦的身子緩緩站起,一改方才姿態,眼裡只余清冷和淡漠。

她俯身,將裙擺的積水擰乾,便取了一把掃帚去往府門口。

天寒地凍,一個弱女子立在府外清掃,引得過往的路人頻頻注目,但虞初月並未在意,只靜靜等着一個契機。

「小姐,你為何在這清掃積雪?」很快,一個小廝打扮的人跑過來問她。

虞初月虛弱一笑,「我犯了錯,家中夫人和小姐降罰,不得不清掃。」

說罷,她甚至掩面咳嗽幾聲,顯得身形弱柳扶風,彷彿下一秒便會倒地不醒。

小廝眼中閃過同情,之後往她手裡塞了一錠銀子,便匆忙走遠。

虞初月靜靜望着小廝的背影,唇角揚起一抹不易覺察的弧度。

很快,某些人便會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了什麼了。

「少爺,您猜的果然沒錯,對方果真再次為難那姜小姐了。」

回到周銘身邊的小廝將將方才之事彙報,聽完,周銘面色略顯陰沉,將面前茶杯當場摔在地上。

「那鍾小姐竟如此囂張跋扈,來日若真讓她進了府門,豈不是要將府中鬧得雞犬不寧?」

小廝附和點頭,「少爺,此婚事乃老爺和夫人定下,他們若知這鐘家小姐如此人品,定不會同意少爺娶親。」

「走!我們回府!」

他定要爹娘取消了這門親事!

當晚,尚書府內。

「什麼?!取消婚約?」

得知消息的鐘凝雪一時駭然,震驚的回不過神來。

「為何要取消?爹,娘,女兒和周銘不過才一面之緣,他到底哪裡對女兒不滿?」

砰!

鍾寧一掌拍向案桌,當場怒斥,「還不是因為你囂張跋扈!你在府內的事都傳到街上去了,周銘不喜你性格,所以鐵了心取消婚約,我尚書府的臉都叫你給丟盡了!」

鍾凝雪咬唇,雖不甘心,卻不敢反駁,只能默默忍着怒氣。

該死的薑蓉,都怪她,害自己白白丟了這大好的姻緣!

「老爺。」

大夫人嘆了口氣,「今日之事想必你已經得知,若非那薑蓉從中作梗,周銘絕不會對凝雪留下如此差的印象,說來說去,都是那薑蓉吧不是,你怨我們的女兒又有何用呢?」

鍾寧冷哼,「都是你慣壞了她!堂堂嫡親小姐,不安分守己,反倒在外招惹是非,我看日後不論給她說多少門親事,她都能攪黃了!」

「女兒不要其他親事,女兒只要周銘!」

鍾凝雪不滿的嘟囔了一句,卻被大夫人一眼瞪了回去。

「你爹已經如此糟心,你怎麼還故意惹他生氣?」

隨後,她忙握住鍾寧的手詢問,「老爺,和定西伯府的親事果真沒有轉圜的餘地了嗎?」

鍾寧臉色難看,「若是有,我也不會坐在此處束手無策了。」

「爹!您不是同那定西伯有些交情嗎,只要您說動他,這門親事一定還有機會!」鍾凝雪急忙上前挽住鍾寧的手臂,苦苦哀求,「爹,女兒求您了,女兒就喜歡那周銘,您就幫幫女兒吧!」

鍾寧被晃得頭疼,直接甩開鍾凝雪的手,「夠了!」

「爹……」

「此事我會再去詢問定西伯的想法,你這幾日安分待在家裡,切莫被人再捏住把柄!」

鍾凝雪欣喜,「女兒知道了!」

與此同時,小院內,虞初月靠在窗口等外頭的消息。

很快,一塊包裹着紙條的石頭自牆外丟進來,打開,上面寫着簡短的四個字——婚約作廢。

虞初月將紙條燒毀,眼底的冷意加深。

既然鍾凝雪這麼不想她安生,她便毀了她的大好姻緣。

這定西伯府的周銘不僅一表人才,人才橫溢,而且出身嫡系,年紀輕輕便拜正五品官位,丟了這樣一個好夫婿,恐怕鍾凝雪的腸子都要悔青了。

雖說這一切本不在她的計劃中,但畢竟這湖也跳了,屈辱也受了,她自然不能讓這一切白白髮生。

如今一切已經完成,也是時候進行下一步計划了。

晚上,虞初月睡得正熟,忽然感覺到幾分危險的氣息,似有一道冰冷的目光鎖住了她。

手指悄然挪到邊緣,摸到了匕首,她睜開眼。

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修長身影,虞初月愣了一下。

「王爺?」

坐在她床邊,冷眸望着她的人,不是宋裴又是誰?

一段時間不見,那張線條冷硬的俊朗臉龐多了幾分肅殺氣息,眉眼更冷如天山冰雪。

虞初月心提了起來。

宋裴不是去打仗了?怎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回來?

在這種緊要關頭,他要是待久了,她還能走嗎?

宋裴探究地盯着她,「聽說你病了?」

她果真出息。

不好好在私院獃著,非要來這種鬼地方經受折磨。

這女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虞初月猛運起內功,讓自己渾身發燙,隨即她低咳幾聲,泫然欲泣,「是病了。」

水亮的眼眸淚光閃閃,她猛地坐起來,撲過去緊緊抱住了宋裴的腰身,在他耳畔低喃:「相思病。」

宋裴眸色一瞬冷沉,正要推開她,女人卻大着膽子地往他腿上一坐。

虞初月雪白雙臂纏住他的脖頸,瑩瑩動人的眸楚楚可憐。

她仰着頭看他,灼熱的呼吸鋪灑在他臉上,嗓音嬌媚哽咽:「王爺,我好難受,不要推開我,好嗎?」

女人身上獨特的幽香飄進鼻間,哭腔勾人。

就連這個勾魂而不自知的目光……

一切都彷彿把他拉回了那個晚上。

宋裴動作一頓,渾身緊繃,眸中墨色翻湧,視線緊緊鎖住了她,就連呼吸都滯了一下。

她……

虞、初、月?

《封后當夜,重生成邪王的嬌媚外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