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宮斗之謀妃無情
宮斗之謀妃無情 連載中

宮斗之謀妃無情

來源:google 作者:葉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洛 明莫

【】sg第15章進了寢殿的內閣,葉洛由着明莫將濕透的衣衫脫了下來,緩緩的躺進了浴桶,熱水帶着花香的氣息撲面而來,葉洛似無意的一抬手水霧繚繞之間,水珠如一股小瀑布將一邊的侍女面前的衣襟打濕過半,那侍女本是榮...展開

《宮斗之謀妃無情》章節試讀:


第16章

近日北京的天氣越發寒冷起來,潑出去的水不消一會便結了冰,葉洛前兩日在坤寧宮受了寒氣,孝庄便讓她休息了這兩日。

這日孝庄用罷早膳派了小宮女來了葉洛的暖閣,

那小宮女是時常在孝庄身邊伺候的,明莫與她也算熟絡。

「月寧姑娘怎麼今日有空?」

名喚月寧的小宮女見問話的是明莫,咧嘴一笑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

「月寧見過明莫姑姑。格格起身了沒?」

明莫見她如此問就知定是孝庄讓她過來請格格過去,便笑道:「已經起了,正在梳洗。」

「姑姑,待會兒太后要見格格。勞煩姑姑通報一聲了。」

那月寧聽了,留了句話便退出了偏殿。

明莫見此回到了暖閣內,見葉洛在書哲爾的服侍下已經是梳妝完畢,正端着一碗清粥慢慢的喝着。

「格格,太后剛派人來說是要見您。」明莫上前行了個禮道。

葉洛聽言點了點頭,放下了手中的白瓷小碗,接過書哲爾遞過來的茶水漱了漱口,這才拿起宮女端過來的白色娟帕擦了擦嘴角,略緩了口氣才道:「走吧。」

明莫見此忙接過小宮女遞過來的邊角帶着貂皮毛的素色披風,披在了葉洛略顯單薄的肩上。

「格格,今日天氣出奇的冷,您要多保重身子啊!」

葉洛拉緊了披風,衝著明莫淡淡一笑以示感謝,這才帶着明莫與書哲爾往孝庄的寢殿而去。

孝庄的寢殿里宮女們正忙前忙後的似在準備什麼,寢殿內放着幾盆燒的正旺的炭火,此時孝庄正閉目養神的盤腿坐在羅漢塌上,手中一串紅玉佛珠轉個不停,聽到宮女對着葉洛請安,這才緩緩的睜開那雙充滿智慧的深沉眼睛。

葉洛見她睜開眼,素手解下披風遞給書哲爾,自己則屈身行了個大禮「洛兒給姑姑請安。」

孝庄見葉洛面色紅潤身子似見好,面帶笑意的讓葉洛起身。

「哀家今日見你氣色不錯,想來是太醫的葯起了作用。」

孝庄說完此話又轉頭對一旁的蘇茉兒道:「昨個老四的福晉送來的那支百年人蔘,待會兒讓人送到洛兒的暖閣。」

葉洛一聽知道孝庄也是為了她好,心下一暖也不好拒絕只道:「洛兒近些日子在您這裡身子已經大好。倒是姑姑日常為後宮之事操勞,要多多保重鳳體。」

孝庄聽言心下寬慰不已,拉着葉洛坐到她身邊道:「難得你知書達理又心細體貼。」

兩人正說話間,就見月寧走了進來。

「太后,已經準備妥當了。」

葉洛聞言心中不解,什麼準備妥當了?要去哪裡嗎?

孝庄聞言笑着伸出了雙腿便要起身,葉洛眼急手快的扶起了孝庄,就聽孝庄笑着開口:「皇帝這些日子朝事繁忙,已是許多日子不進後宮了,哀家怕他身子吃不消,洛兒隨哀家去乾清宮看看。」

葉洛一聽心下吃驚,來了這許多日子她倒真沒有見過皇上,這個歷史上帶有許多迷團的少年天子順治帝,她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想到這葉洛輕聲道了句是,便由着明莫給她披上披風,隨着孝庄出了慈寧宮,坐上早已備好的輦轎,見幾個宮女立於輦轎之後,手裡提着幾個中型的精緻食盒,看來就是月寧所說準備好的食物。待孝庄坐穩輦轎這才起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趕往乾清宮。

清晨帶着絲絲的寒意,葉洛將身子努力的縮進溫暖的輦轎中,宮道兩旁的宮女太監正忙着清掃昨夜的積雪,見到孝庄的鳳輦紛紛低頭行禮,葉洛也無暇顧忌過多,只是儘可能的在保持禮儀端莊的情況下讓自己儘力的縮入輦轎里。

一行人行的也快,沒過多久輦轎便停了下來,葉洛整理好儀態,扶着明年的手下了輦轎,緊行兩步來到孝庄身邊,與蘇茉兒一左一右的虛扶着孝庄進了乾清宮的大門。

葉洛前世雖沒有去過北京故宮,卻因編寫過清朝的歷史,對皇宮並不陌生,只是這幾日親身住在其中才發覺與書上,資料上是完全不同的感覺,更加真實的存在感。

乾清宮是明清兩代皇帝在紫禁城中處理日常政事的地方。明朝的十四個皇帝和清朝的順治、康熙都以乾清宮為寢宮。它是後三宮之首,位於乾清門內。「乾」是「天」的意思,「清」是「透徹」的意思,一是象徵透徹的天空,不渾不濁,象徵國家安定;二是象徵皇帝的所作所為像清澈的天空一樣坦蕩,沒有干任何見不得人的事情。

葉洛只見乾清宮為黃琉璃瓦重檐廡殿頂,坐落在單層漢白玉石台基之上,連廊面闊9間,自檯面至正脊高20餘米,檐角置脊獸9個,檐下上層單翹雙昂七踩斗栱,下層單翹單昂五踩斗栱,飾金龍和璽彩畫,三交六菱花隔扇門窗。

若不是扶着孝庄,她定要邁開雙腿將這乾清宮走上一遍,只是此時她卻只能在心裏想想隨便暗暗打量幾眼罷了。

「奴才給太后請安,給洛格格請安。」

正在葉洛暗暗打量起眼前的乾清宮時,只聽的一聲尖細的聲音傳來,葉洛隨聲望去就見一個身着總管服飾的公公帶着兩個小太監正跪着行禮。

「起來吧。」孝庄面色平靜的看了眼那公公問:「皇帝在哪兒?」

那公公面露諂媚,笑的一臉皺紋忙回道:「回太后,皇上今個早朝後便一直在東暖閣看奏摺。」

說著領着眾人往東暖閣走去,葉洛見那公公腦中閃過一份資料,吳良輔,順治帝身邊得寵的大太監。

見葉洛看着那公公的身影面露思考,明莫緊走幾步來到她身邊低語提醒:「格格,這是皇上身邊的吳公公。」

說完便退回了葉洛身後,葉洛一聽見果然是吳良輔,正欲再打量一眼,就見吳良輔開了口。

「太后,皇上近些日子茶飯也不思,整日里對着奏摺,您看這如何使得。」

孝庄聽言眉毛微皺,臉上閃現出一抹心疼。

「哀家知道了。」

一路短暫無話,吳良輔帶着眾人停在一間暖閣門前,暗自清了清嗓子衝著暖閣內喊道:「太后娘娘駕到。」

叫完伸手撩開厚重的門帘,葉洛扶着孝庄率先踏入了暖閣,暖閣內陳設略為簡單,並沒有多少東西,只是主要的放着一些「文房四寶」,即:筆、墨、紙、硯。又設有一書案,書架,椅子,,燈盞,書案上還有鎮紙,香薰,筆洗。四面又海擺放少許幾件瓷瓶、玉雕做為裝飾之用。

葉洛一眼掃過,但覺極是清雅,目光流轉間卻不想與一雙似曾相識的目光相遇,葉洛微楞……怎麼會是他……那個身穿明黃色龍袍立於書案後,精緻俊美的五官上露出淡淡冷漠的男子,不正是小鎮梅花節上碰到的傅公子……他…………

葉洛微楞後回神的收回目光,幸而書哲爾被留在暖閣外,書哲爾若在怕是定要失了儀態,誰會想到前些日子碰到的人,竟然會是當今的聖上,這種突變當真是無法想像到的。

孝庄豈會沒有發現兩人的異樣,深沉的目光疑惑一閃而過,取而帶之的是抹深深的笑意。

「皇帝,皇額娘聽說你這幾日茶飯不思,就讓慈寧宮的小廚房做了幾樣你愛吃的點心。」

福臨探究的目光從葉洛的臉上移開,看向孝庄身後幾個宮人手中的食盒語氣淡淡的帶着幾分疏離回應道:「勞皇額娘操心。」

孝庄見此也不惱怒,只是笑着又開了口:「這是哀家的侄女,洛兒。」

孝庄輕喚了聲,葉洛會意的屈身規規矩矩的行了個大禮道。

「臣女參見皇上。」

福臨再次將目光轉向葉洛,語氣略為緩和:「洛格格不必多禮,起來吧。」

葉洛聞言起身立於孝庄身後,心中詫異未消,這故人未免太過讓她吃驚?

《宮斗之謀妃無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