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海賊之海軍之心
海賊之海軍之心 連載中

海賊之海軍之心

來源:google 作者:是非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是非多 木雨 穿越重生

新時代的新星,「哼,極惡時代?這一拳十幾年的功力打下去,你會死嗎?」「啊啊啊,大家別害怕,我是海軍專打海賊」戰國:「四處找事的臭小子」卡普:「傻小子,一定要照顧好路飛,把他勸回來!不要讓他當什麼破海賊王」鶴:「來路不明的小鬼,你是誰呢?」展開

《海賊之海軍之心》章節試讀:

「獵!!」

深山中一個**上身的男人正在與群獸爭鬥,手中的木劍揮動,隱約聽得到狂風怒號。激烈的打鬥身上汗流浹背,不過這誇張的體液貌似並不是他的,而是「敵人」留的

「獵!!」

深山中一個**上身的男人正在與群獸爭鬥,手中的木劍揮動,隱約聽得到狂風怒號。激烈的打鬥身上汗流浹背,不過這誇張的體液貌似並不是他的,而是「敵人」留下的汗水。

「來來來,繼續嘛,不要停!」男子嗓眼中

面前的巨獸,一個個累的癱軟在地。其中一頭巨象揮着象鼻表示自己不行了,其它的巨獸也一種打死不起來的樣子,死活不起來。

「你們這就不行了啊。」男人失望的看着它們,緩緩收起木劍,身體發出一陣**的脆響,臉上還是意猶未盡的樣子。

圍在男人身旁的眾多巨獸都臉色一黑皆面露不悅,你不行了,你全家才不行了!

「若是再不起來,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啊。」那男人說著『噌』的一聲不知道從哪兒抽出一把真刀。銀色的刀身顯得格外鋒利。眾多巨獸見之皆嗤之以鼻,那破刀連它們毛都砍不斷,毫無威脅可言但下一秒一眾巨獸菊花一緊猛地起身,男人隨手一刀,手中簡單的木劍和『破刀』像劃開黑夜的第一道閃光直擊天幕在這眾多巨獸的腳下炸響。一條幾十米的裂縫直穿地面身邊的巨獸看見這冷汗直流,毛髮炸起。

「哎呦,還不錯嘛,躲開了。哈哈,那我就繼續了。」男人發出一聲嘻笑。

危!!

所有巨獸緊瞪圓目,不斷分析這「怪物」的攻擊途徑,動都動不敢動。

「我說,你們別防守,進攻啊!」

木雨有些煩惱,這些傢伙太過緊張完全不反擊,全程開着見聞色躲着。自己又不能開霸氣,要不然就沒意意思了,只能全靠體術肉搏。

「算了算了,今天就到這裡吧。」木雨無奈爬到山頂,又開始用拳頭捶着山體。心中還在默念,這個世界太危險,只有變強才能保護自己。

直到黃昏木雨才停止揮拳,坐在平整的山體看着落日的餘暉,木雨很喜歡這樣過着平靜的生活,吹着海風,曬着太陽。

星夜閃爍,木雨戴上軍帽開始下山。

「木雨軍曹,你又去和小島的怪物戰鬥回來了嗎?」一個身穿潔白的海軍服的雜役崇拜的說道。

「是啊,僥倖回來。」

「嗯嗯,只要軍曹你和怪物戰鬥後,小島鎮上再也沒有人被山裡的怪獸傷害了。」

「哈哈。」木雨也笑了。

木雨本是一個叛逆少年,莫名其妙重生到海賊王的世界,自己在這裡自小便沒有雙親。被海軍收養,成了海軍雜役。七歲便孤身一人,從小便被貫徹海軍保護民眾的理念,知道海賊世界兇險,超新星,七武海,四皇,能力者,變態層出不窮,這是個至於強者才能生存下去的地方。

距離上任海賊王,哥爾D羅傑離世二十四年了,新時代很快就要到來了,羅傑臨刑前將該死的onepiece公佈於眾人,開啟大海賊時代。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世界飽受海賊侵蝕。更大風雲就在不久的將來。已經有一個新的海賊王正在崛起,而期崛起整個世界都會發生巨大震動!!身為海軍就i是將保護民眾為己任。在海軍長大的木雨,見多了海上的燒殺搶奪。海賊王什麼的我不管!但是作惡的海賊必須死。

「如果世界能平靜下來,那就好了。」

自己和巨獸爭鬥也導致山裡的巨獸居然也領悟到了見聞色!還好它們的見聞色造詣並不是很高。和他們的爭鬥木雨和他們也漸漸成為了「朋友」。

遼闊的大海,木雨在指定的海域,駕着軍艦巡邏。平靜的海風吹拂,一種難以言表的舒爽,浸人心脾。

「木雨軍曹,前方到達黑桃海賊團,而且,而且。」軍艦雜役慌忙趕到木雨面前報告。

「快說!」

「我們發現,島上煙霧瀰漫,疑似海賊入侵鎮子!!,我,我們還是快跑吧!」

木雨所駕駛的海軍支部軍艦與其說是軍艦,更想是一艘普通的巡邏船!!這樣的船根本沒有大型火炮,船上滿編也僅僅八人而已!

一個軍曹,一個伍長,兩個一等兵,兩個二等兵,一個三等兵和一個雜役!

八個人,總人數還沒有一些海賊團的餘數多,船更是經不起一些大的風浪!

「開什麼玩笑!我們可是海軍!民眾的安危由我們保護!」

「馬上上島營救民眾!」

海賊世界奇奇怪怪,Bug能力的人多的是!木雨從來不敢掉以輕心!鬼知道看似最弱的東海會不會有隱藏的變態蹦出來!要知道,羅傑,雷利,卡普等都是東海人!

「是!」

木雨駕着船極速駛向小島。

木雨抵達岸邊,小島黑煙霧瀰漫,木雨瞳孔微縮,見聞色開啟。整個小島的情況映入眼帘!

「救命!不要殺我。」

「求求你們不要燒我的房子!」

「爸爸!!」

凄慘之聲不絕於耳,原本安寧鎮子此時宛如地獄!木雨見聞色看到眾多手臂上紋着黑桃形狀的海賊,猙獰的大笑!

「哈哈哈,搶!把財寶的給我搶過來!哈哈哈!財寶的都是我的!」一個瘦高頭戴黑桃禮帽的猖狂大笑。

衣衫襤褸的小姑娘膽怯的伸手去抓頭戴禮帽的高瘦船長的褲腿,伸出的手掌卻被踩在腳下。

「這是媽媽的葯錢,把錢還給我。」女孩忍痛委屈的大哭。

「把錢還給我~」

黑桃男人先是微微詫異,癲狂笑容卓漸變態魔爪粗暴拎起小女孩兒:「記住,財寶都是我的!」船長手指卓漸用力,女孩兒臉色卓漸蒼白!多彩的世界逐漸黑白。

女孩兒,危在旦夕。

『噌~』煩雜的世界在這一刻徹底寂靜!!!世界彷彿突然沉重起來,輕盈的空氣宛如千金沉重,天地彷彿也在這一剎變為昏紅色,所望之地皆彷彿不為人間的。

渣爐!住手!

無聲詭異的聲音只從心底衝擊腦海無聲的聲音在耳朵邊環繞,詭異聲音宛如死亡宣言,昏厥之感伴隨嘔吐一起迸發出來,海賊船長拚命的想睜開眼睛,但那無聲的聲音宛若鬼神審判雙眼被強制性閉上。

所有海賊,『臨刑前』都恐懼的

「這是怎麼了。」

《海賊之海軍之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