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護國太子
護國太子 連載中

護國太子

來源:google 作者:蓋世狂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華龍 楊玉環

多項全能的頂級特工華龍,竊取一項驚天機密時,被隊友出賣而犧牲再睜眼醒來,入眼便展開

《護國太子》章節試讀:

此刻,最高興的人,莫過於燕皇了。
華龍的書法竟然這麼好,筆力還如此深厚,實在是太出人意表了。
「龍兒,你好樣的,不愧是我大燕儲君!」
「龍兒,完敗她,朕重重有賞!」
華龍拱手道:「父皇,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兒臣身為大燕太子,為大燕榮辱而戰,乃是責無旁貸,無需任何封賞!」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所有人又是一震!
這個廢物皇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出口成章了?
但凡出口,皆為經典啊!
華坤嫉恨無比,面色難看至極。
「好一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就憑這句,朕相信你能贏!」
燕皇驚喜的擺擺手道:「必須要賞!
若你擊敗大秦公主,便是我大燕一等功臣!
朕一向賞罰嚴明,一定要賞賜你!」
華龍心念電轉,心想自己搶走和親公主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既然父皇要賞賜,那麼...... 「父皇,兒臣擊敗大秦公主,不在話下。」
前世身為頂級特工,他掌握的每一樣東西,都堪稱是變態級別的,贏下大秦公主,華龍信心十足!
「既然父皇要賞賜,到時候就賜給兒臣一塊免死金牌吧!」
燕皇點點頭道:「好,只要你勝出,朕依你所言,除了千金外,再賞你一塊免死金牌!」
秦婉不爽道:「燕太子,還沒有開始呢,你就以為自己贏定了?」
華龍戲謔的看了看華坤,道:「別人能不能贏你我不知道,但是我一定可以贏你!」
他是在嘲諷華坤,華坤也明白他說的是自己,當下臉色更加難看。
「不就是百花爭艷圖么!」
「公主殿下,我便跟你比比!」
「只不過,在這大殿里畫畫,畫的又是百花爭艷圖,未免有些枯燥。」
「這樣吧,公主殿下,請移駕御花園,當著百花畫畫,更有意味!」
秦婉嘲諷道:「你不會是胸中無花吧?
好,我依你,我要讓你輸的口服心服!」
於是,比斗的場所,改到了御花園。
此刻正是春天,御花園裡,百花爭艷,奼紫嫣、紅,讓人心曠神怡。
華龍對曹化淳耳語一番,塞給他百兩銀子,曹化淳悄悄去了。
長桌一擺,畫紙一鋪,秦婉筆沾顏料,躍躍欲試。
「燕太子,你又在故弄玄虛?
還不開始?」
秦婉看着華龍說道。
「公主殿下請!」
「我不急!」
「胸有成竹,下筆如神!」
秦婉冷笑一聲,不再管華龍,專心致志畫起百花爭艷圖。
她畫工甚是了得,很快就畫了十朵,朵朵鮮艷奪目,栩栩如生,就跟真花一樣讓人喜愛。
很快,她又畫了十朵。
很快,她就畫了三十朵。
其中有梅花,梨花,蘭花......沒有一樣是重複的,也沒有一朵不是栩栩如生的。
「好!
好!
好!」
不僅大秦使團,就連大燕朝臣,都忍不住連聲喝彩。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可反觀華龍,卻還坐在一旁慢條斯理的修剪手指甲。
「父皇,大哥會不會根本不會畫啊!」
華坤低聲道:「據我所知,大哥是有點書法底子沒錯,但畫畫......我從來沒有見他畫過啊!」
老實講,燕皇也沒有看見華龍畫過畫!
「龍兒啊,你......」 燕皇也是有些生氣,千字文你裝就算了,可這是百花爭艷圖,要慢慢畫的!
不是只畫一朵,是要畫一百朵啊!
「父皇無憂,兒臣自有主張。」
華龍這才對曹化淳笑道:「曹公公,麻煩您為我磨墨。」
曹化淳點點頭,將端來的香茶,悄悄倒進了硯台里,給華龍磨墨。
「我看他怎麼裝!」
秦太子秦毅在一旁冷聲道:「香已經燒掉三分之二了,想完成百花爭艷圖,絕無可能!」
他看着燕皇說道:「燕皇陛下,你們絕對是輸定了,你大燕的和親公主,我可以不要,但你大燕的荊州,我們大秦,志在必得!」
大秦的狼子野心,被秦毅這幾句話,暴露無遺。
大燕群臣,無人不恨的牙痒痒。
「此時談論輸贏,言之尚早!」
燕皇皺着眉頭,心裏也是沒底。
「糟糕,沒有顏料了!」
就在秦婉畫到七十朵鮮花之際,所帶的紅色顏料沒有了。
「怎麼辦?」
華龍微笑道:「公主殿下,需要我大燕的顏料么?
我可以給你的。」
秦婉嫌棄道:「本公主所用顏料,都是自己所配。」
「你們大燕顏料,我看不上,再者,如果你們暗中做手腳,到時候我悔之晚矣。」
說完,她揚起粉拳,對着自己胸膛,呯!
就是一拳。
哇兒兒......秦婉張嘴,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哈哈哈,這口鮮血,能畫至少三十朵鮮花!」
卧槽!
所有人無比驚訝,華龍也暗自驚呼,這大秦公主,也太狠了吧!
「收工!」
一炷香燒完的時候,秦婉的百花爭艷圖,也完成了。
再看華龍,竟然只畫了一朵牡丹花!
雖然也是栩栩如生,但,僅有一朵。
「哈哈哈,華龍,你輸了!」
秦婉很興奮,不顧形象的大笑道:「燕皇,你們輸了!」
大燕群臣以及皇子,燕皇,全都面色鐵青。
秦毅張狂道:「不錯,燕皇,你們輸了!
荊州城,是我大秦的了!」
燕皇一言不發,氣得就要離開。
可華龍一把拉住了他,道:「無知!」
「牡丹乃是百花之王,牡丹不開,誰敢開?」
「既然牡丹開了,百花豈有不開之理?」
「我是只畫了一朵不錯,但我這一朵,勝過公主殿下那一百朵!」
秦婉怒道:「真是強詞奪理!
題目乃是百花爭艷圖,牡丹花也的確是花中之王,但你只畫了一朵牡丹花,你就告訴我這是百花爭艷圖?
你問問大家,這是么?」
所有大秦和親使團,全都搖頭。
大燕這邊,也有大部分人不贊同華龍的說法。
「畫畫不僅要講究畫功,還要講究意境,特別是畫本身展現出來的魅力!」
「公主殿下的百花爭艷圖,恕我直言,只體現了畫功,毫無意境可言。」
「至於魅力,更是無從談起!」
秦婉聞言一怔。
不錯,仔細斟酌,她的畫,的確只有畫功,沒有意境,更沒有魅力。
華龍說的,似乎很對!
但她還是不服,道:「你的觀點,我認同!
你這畫,畫功跟意境,我承認都有,但所謂的魅力呢?
在哪裡?」
華龍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而就在這時候,原本在附近花簇上飛舞的蜂蝶,竟然朝着華龍的牡丹圖飛了過來,停在了花朵上。
一隻,兩隻,上百隻...... 「神,神,簡直太神了!」
「太子殿下畫的牡丹花,連狂蜂浪蝶,都為之停留!
以假亂真到這種地步,簡直神乎其技,讓人嘆為觀止!」
華龍看着秦婉,微笑道:「公主殿下,你還不認輸么?」
秦婉面色慘變,喃喃自語,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護國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