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鑒寶心眼
鑒寶心眼 連載中

鑒寶心眼

來源:google 作者:斷劍長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斷劍長眠 李念恩 都市小說

一場無妄之災導致少年雙眼重創,伴隨着不幸而來的還有眼中的莫名生物少年本如古井一般的人生也因此發生了巨變,古玩賭石,書法字畫,功名利祿.....與名利同行的似乎永遠是危險,被迫踏入古玩界的少年,深感此處的刀光劍影絲毫不遜色於沙場,且看少年如何將人心做戰場,掀起陣陣驚濤駭浪!展開

《鑒寶心眼》章節試讀:

李念恩快速湊到暮筱卿身邊壓低聲音道:「讓我進去,我是學心理的,說不定能幫到你哥。」

暮筱卿擠出一個假笑:「沒想到你還是個活菩薩呢,我怎麼不知道呢。」

「畢竟我是個正義感很強的人,我如果能幫到你哥我也會很有成就感,我一有成就感說不定就會給你減刑一天。」

「這可是你說的。」暮筱卿說完像只兔子蹦蹦躂躂地進了**局。

李念恩只得在門口等待,雖然只過了五分鐘暮筱卿就出來了,但李念恩像是等了五年一樣,度日如年就是說的此時了吧。

李念恩一見暮筱卿就急忙問道:「怎麼樣了?」

「姐出馬還有搞不定的事?跟我來。」暮筱卿拍着胸脯昂首地說道。

「牛啊!」

李念恩大步流星地跟着暮筱卿進了審訊室。

審訊椅上正坐着兩個約莫三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臉悠然自在的表情好像還挺享受一樣,而與之對比的暮沖與張過則是一臉的苦瓜相。

一胖一瘦的兩人自始至終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問什麼都是打太極,加上暮沖這邊也的確沒有實質的證據,羈押時間一到就得放人。

李念恩見情形也猜到了七八分,但還是象徵性的問了問:「暮隊,還是沒有什麼進展嗎?」

暮沖轉頭看向李念恩道:「聽筱卿說你有辦法?」

李念恩笑道:「或許我可以試試,但還是需要暮隊的配合。」

「你想怎麼樣?」

「先將他們關在不同的審訊室。」

「這…」暮沖露出疑惑的神情。

一旁的暮筱卿也悠悠地開口:「哥,你審了這大半天也沒看你審出什麼東西來,不如就按照他說的試試看,不行到時候就給他抓起來關兩天。」

暮沖被逗笑了,看着李念恩開玩笑道:「不行就給你抓起來。」

李念恩只得回應一個生硬的微笑,隨手拿起桌上的紙,上面畫了一條直線,直線兩端又各畫了一個人。

李念微笑着拿起紙:「你們看到了什麼?」

「兩個….人?」暮筱卿歪着頭說道。

「畫得有那麼差嗎?」李念恩接着道:「你們不覺得很像那兩個嫌疑犯嗎。」

暮沖道:「你這麼一說,倒是也有點像。」

李念恩又在線下面畫了一個三角形:「你們現在看到了什麼?」

「這是一架天平。」暮筱卿說道。

「看來我的畫功進步神速。」李念恩淡笑道:「懸崖峭壁上的天平看似驚險萬分,但只要重量不變,也是有驚無險。」

「那我們就打破他們的平衡。」暮沖若有所思。

李念恩又在中間畫了一條粗線,「你們看這樣如何?」

暮筱卿道:「雖然兩人已不能互相交流,但只要維持原狀,依然還是可以保持平衡。」

李念恩大笑道:「那就再加!」

紙上胖瘦兩人的頭上又多了一根繩子:「如果誰先招,就是將功贖罪立刻無罪釋放,但後一個人可就承擔全部罪責判刑十年,如果兩人都抵賴,各判刑一年,如果兩人都坦白,各判八年。」

暮筱卿的大眼睛閃了閃:「嗷,這個我知道,這樣的話每個囚徒都面臨兩種選擇,坦白或抵賴。」

暮筱卿噸噸噸喝半瓶水接着道:「不管同夥選擇什麼,每個囚徒的最優選擇是坦白,如果同夥抵賴、自己坦白的話放出去,抵賴的人判一年,坦白比不坦白好;如果同夥坦白、自己坦白的話判八年,比起抵賴的判十年,坦白還是比抵賴的好。如果,兩個嫌疑犯都選擇坦白,各判刑八年。如果兩人都抵賴,各判一年,顯然第三個結果好。」

暮沖淡笑道:「有意思。」

「可是他們要是鐵了心都抵賴的話,那沒證據也沒法判刑啊。」暮筱卿接着道。

「所以就有了第三步,詐!」李念恩看向暮筱卿微笑道:「那我就去審問了,筱卿這麼聰明,另一個人我覺得交給筱卿審問就挺好的。」

暮筱卿挑眉道:「咱倆有那麼熟嗎,還筱卿筱卿的叫上了。」

李念恩無奈地攤了攤手:「那以後叫你暮筱卿了。」

暮筱卿撇了撇嘴:「還是叫筱卿吧。」

暮沖笑道:「你們不是好朋友嗎?」

暮筱卿冷哼道:「關你屁事。」

這回輪到暮沖無奈攤手了。

李念恩走進其中一間審訊室,裏面的胖子見人進來立馬開口道:「這又是鬧哪出?該說的我都說了,什麼時候放人啊。」

「不急。」李念恩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說巧不巧,昨天有個在這附近旅行的孩子玩無人機拍攝的時候,雖說畫面不是很清晰,但慶幸拍到了偷竊者衣服的顏色,現在他正乘車往這邊里趕呢,等他一到,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審訊室里開着空調溫度適宜,但胖子的大陽穴上卻冒出一縷冷汗,不過很快就鎮定下來:「那好啊,等他到了也就可以還我清白了。」

李念恩裝出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你還是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實話告訴你吧,我早就掌握足夠多的證據了,之所在這跟你廢話是因為局裡想樹立一個坦白從寬的榜樣讓那些執迷不悟的罪犯們看看。」

「當然了,你說不說根本不重要,差不多現在已經有人跟你的夥伴說了,誰先坦白的話就是戴罪立功,立刻就無罪釋放,但後面的那個人就得一個人承擔全部罪責了,你的運氣還是好的,畢竟我先進了這間屋子。」

胖子握緊拳頭神色複雜。

李念恩一見他心志動搖,立刻乘勝追擊:「這時候他們應該跟你瘦兄弟也說了這件事,時間不等人吶,不知道他會不會像你一樣這麼重義氣;這種偷竊文物罪,怎麼著也得個小十年吧,你的老婆孩子可就遭罪了,說不定等你出來都不是你的了」

胖子聞言鬆開拳頭像個泄了氣的皮球:「我招,我全部都招。」

《鑒寶心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