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君顏如故
君顏如故 連載中

君顏如故

來源:google 作者:慕槿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時清 洛焰

【心思縝密女魔頭X溫柔護短二師兄】黑蓮花女主VS小白兔男主復仇破案家國修仙十年前,她的一家被五大派聯合剿滅於是,她蟄伏十年,步步為營,只為報當年的滅親之仇可是,在這十年之中,她與他傾心相許,卻難逃宿命西窗雨下,他問她,「過往種種於你而言當真沒有絲毫意義嗎?」她望着他,面對他的問題沉默不語等他走後,她看着滿天落下的細雨,輕輕閉上眼睛她知道從一開始,他與她之間便是一場死局,無人可解展開

《君顏如故》章節試讀:

另一處,蘇漪兒從外面緩緩走進房間。看到躺在床上的少女,她面露擔憂之色。

「蘇姑娘。」少茜轉過頭看見蘇漪兒,她從床邊站起來,輕聲叫道。

「嗯。」蘇漪兒走到床邊坐下來,溫和地看着床上的千思晗。過了一會兒,她才問道,「醫師怎麼說?思晗可還好?」

「蘇姑娘請放心,醫師剛剛來看過了,說小姐只是受到了驚嚇暈了過去,並無要緊。」少茜說道。

蘇漪兒聽到後,心中一口氣終於鬆了下來,她輕聲說,「對了,我聽說門主失蹤了,現在可有消息了?」

少茜搖搖頭,說,「還沒有。」

蘇漪兒聽後又看向千思晗,臉上的憂思更加濃重。

少茜看見她,其實也是明白的。蘇漪兒從小被賣到魅仙閣賣藝,受盡苦難。所幸的是她在最難的時候被門主買下了賣身契,離開了魅仙閣。雖然她不是千山門的正牌弟子,但門主和門中弟子都待她極好,她與思晗小姐更是親如姐妹。

「哎,門主待我如此好,可如今我卻什麼也不能為他做。只希望能夠快點找到門主,也希望思晗能夠早些醒來。」蘇漪兒拿出手絹為千思晗擦去額頭上的汗,然後嘆息了一聲。

前廳。

千浣從外面走進來,手中拿着從樂小可房中拿的藥方。她把藥方遞給宋嘉環,說,「各位掌門,這是從小可房中拿的藥方,請您們過目。」

宋嘉環看了看藥方,又把藥方傳給裘明三人。三人過目完,把藥方放到桌子上。

「這藥方中的確沒有蘭馨草和聚憂花,但卻不能排除有人藉機將蘭馨草和聚憂花混入其中的可能。」宋嘉環說道。

「既然這樣,那便分成兩隊,焰兒,霖兒還有清兒你們一組到山下的藥鋪中去查找。千浣你就帶領弟子去怡蘭小院查查。」洛淮聲說道。

「是。」

吩咐完,眾人便分為兩隊出發。

韓清三人一路快速御劍下山,在千州一頓尋找很快就找到了那家藥鋪。

「老闆。」韓清朝裏面大聲叫道。

……

「哎?老闆,有人嗎?」韓清聽到裏面沒有回應,便又喊了一聲,但依舊沒有人回應。

韓清看了看身邊的洛焰和沈霖,見他們兩人都是皺着眉頭,表情很難看。韓清突然明白,藥鋪的人怕是出事了。

「進去看看。」沈霖說道。

正當他們準備打開門的時候,身後傳來一聲喊聲,「阿清。」

三人回頭一看,正是慕容夢蕁。

「夢蕁?你怎麼在這裡?」韓清見到她有些驚訝,她今日一大早沒見到她,沒曾想她下了山。

「宗主讓我帶弟子下山搜索千門主的蹤跡,這不剛好遇見了你們。」慕容夢蕁說道。

「那你可找到了千門主的下落了?」沈霖在一旁問道。

慕容夢蕁搖搖頭,她在千州秘密尋找了許久,沒有一點線索,真不知道千元翼究竟去了何處。

「哦對了,你們在這裡幹什麼?買葯么?」慕容夢蕁看他們在藥鋪前徘徊許久,問道。

「我們在千門主發現了香爐,香爐中有蘭馨草和聚憂花,所以師叔叫我們來查查。」韓清說道。

慕容夢蕁聽懂後點點頭,忽然間,她好像聞到什麼味道,皺起眉頭,「你們有沒有聞到什麼香味?好像是從房裡傳出來的。」

她說完便捂住鼻子,這香味味道很奇怪,很香但又很臭。

聽到她這句話,站在屋外的三個人這才反應過來。這屋子裡一直瀰漫出一種淺淡的香味,如果不仔細聞,是很難發現的。

洛焰猛然一驚,「不好!」他推開門,一股又香又臭的味道從裏面傳出直擊四人。

一瞬間四人便覺得胃裡翻滾,一股噁心感傳來。

「這這這…嘔……」韓清被這股味道弄的後退好幾步,但這僅僅只是味道,更讓她噁心的是屋內的場景。

這間屋子裡灑滿了鮮血和爬滿了小蟲子,密密麻麻的讓人見了就很不舒服。除此之外,在這間房屋的地上正躺着三具被蟲子已經啃食到血肉模糊的屍/體。

「嘶...」慕容夢蕁捂住口鼻但依舊忍不住想吐,她努力地撐着自己想要堅持下去,但終究是頭一次見這麼血/腥又噁心的場面,她還是和韓清一樣退步到門外。

「怎麼回事?這些是什麼啊?」慕容夢蕁站在門外,看着還在屋內的沈霖和洛焰。

「是蝕骨蟲。」洛焰說道,他一邊捂住鼻子一邊蹲下來查看屍/體。

「什麼是蝕骨蟲?」慕容夢蕁問道,她從未聽說過。不過看這東西邪乎噁心的很。

韓清聽到便也湊近腦袋看進來。只見三具屍體上各爬出一隻拇指大的黑蟲,它們正一點點吞噬着模糊的屍/體,同時它們的身體里還正不斷分出小蟲。這些小蟲聞着血液而去,一點點爬滿沾了血液的地面和牆面。

沈霖站在一旁,緊皺着眉頭,正與洛焰施法將那些小蟲都消滅殆盡,又聽到她這麼問,便答道:「是屬於南疆巫脈一族的惡蠱之術,與迷魂蟲和控心蟲合稱成南疆三大奇蟲。」

「惡蠱之術。」慕容夢蕁聽後臉色更是嫌棄與難看。

「只是南疆的巫蠱之術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洛焰看了看,最後嘆了嘆氣,「看來我們還是來晚了,這戶人家已經被滅口了。」

韓清聽後看了看里外面的藥材,頓時感到無奈,這幕後黑手做的還挺周密的。

她伸出手捻了捻已經被破壞的藥材,說:「這裡藥材都被毀了。師兄,這該怎麼辦?」

沈霖和洛焰將蟲子殺光後也看了看存放藥材的地方,只能無可奈何地搖搖頭,「看來線索又斷了,阿焰,你先帶小師妹和夢蕁回山,我去找官府處理一下這戶人家的後事。順便再查查,此案有官府出手或許會順利些。」

「好,師兄。」洛焰說道。

四人出了藥鋪,沈霖一個人前往官府處理藥鋪這件事,三人則是一同返回千山門。

回山途中,韓清和慕容夢蕁並排走跟在洛焰後面,她邊走邊和慕容夢蕁將今早的發現。

「怡蘭小院?」慕容夢蕁聽話臉色稍微沉重起來。

韓清見了便問:「怎麼了,是有什麼不妥之處嗎?」

「我...」

韓清見她這樣更是奇怪,便說:「你說嘛,二師兄和我都在這呢,不要怕。」

慕容夢蕁聽到她這麼說,終於長呼一口氣,說:「昨天我和你不是遇到千門主祭奠亡妻嗎?可是我卻看見房間里紅光微閃,好像隱約中還有一道人影......」

「人影?」兩人同時出聲。

洛焰聽到便立刻轉過頭,「怡蘭小院既然是千門主祭奠亡妻的地方,那裡怎麼還會有人影?」

三人互看了幾眼,感覺最大的可能是在怡蘭小院。

「走,快回去看看。」洛焰一語之下便立刻與韓清和慕容夢蕁一起奔往怡蘭小院。

另一邊,千浣帶着年渝(千山門二弟子),劉晟(武山派大弟子)和杜越歌(十星樓大弟子),還有千山門其餘弟子在怡蘭小院搜索起來。

杜越歌在小院中四處觀察,很快就找到了種植在小院內的蘭馨草。

「這便是蘭馨草。」杜越歌說道。

恰逢此時,劉晟和千浣也來到她身邊。

「千浣,這裡為什麼會種有蘭馨草,蘭馨草與過世的千夫人是有什麼關聯嗎?」劉晟看着這些蘭馨草發現這些蘭馨草長得極好,像是每日都會有人照料一般。

千浣猶豫了兩下,最後還是選擇說了出來,「其實我對師母了解的並不深,只是知道師母來自西南很喜歡蘭馨草,每次都會在小院中種滿蘭馨草。後來師母去世,怡蘭小院便被師父封鎖了起來,蘭馨草也由師父一人來照理了。」

「原來是這樣。」杜越歌在蘭馨草周圍環視了一圈,發現其中一小塊地方蘭馨草有缺失的地方。

「你們看這裡的蘭馨草有缺失的地方。」杜越歌朝那裡指道。

千浣和劉晟往那裡看,發現少了一株蘭馨草。

「看來香爐中的蘭馨草真的來自怡蘭小院。」千浣說道,「只是這裡只有師父能進來,蘭馨草怎麼丟的?」

三人再次陷入謎團之中,過了一會兒,杜越歌才開口說,「要不我們進屋看看吧。說不定能發現別的線索。」

《君顏如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