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連載中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

來源:google 作者:花兒總會凋零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明 穿越重生 花兒總會凋零

主人公周明意外穿越到三國,開局拜在了司馬徽門下,成了卧龍鳳雛的師弟諸葛亮:「師弟,這些事,你把握不住的,讓師兄來」龐統:「師弟,你怎麼老愛做這些小玩意兒啊?」主人公周明與自己的師兄們相愛相殺就此在三國拉開了序幕……展開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試讀:

從城主府出來後,周明站在大街上,深吸了一口空氣。

這個時代,沒有錢,沒有才,你就只能生活在最底層。那些生活在最底層的民眾,無不在渴望着有一天從泥沼中爬出。可哪有那麼容易?

盡人事,聽天命了!希望早點兒能打破這黑暗籠罩的時代。

周明帶着傅肜回到住所時,已經是八九點鐘了。前段時間系統給他獎勵了一個電子手錶,連時間都校對好的。他一直帶在手上,沒有手機的時代。這已經是很不錯的東西了,可以準確的看時間。

當周明回到房間,準備脫衣服洗澡時,他能感覺到房間里有人,呼吸聲都能聽見。就在他身後,而且現在還有一把匕首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靠,老子也沒得罪人啊,這誰啊?

「不知道閣下是誰,我如果有得罪的地方,還請諒解。」,周明緊張的問道。

他可不想死啊,他還有見過才女蔡文姬呢,還有艷絕一個時代的甄宓,還有……

還沒等他想完,身後的人就倒在了地上。

周明緊繃的身體可算放鬆了下來,剛才他從袖子里打開了那瓶系統送的藥水。

咳咳咳,他只是怕死,所以才隨身帶的。周明也倒在了地上,這種藥水只會讓人瞬間渾身無力,但意識、說話都沒有問題。

周明大喊道:「傅哥,快來啊,有人要殺我!」

「砰」

房門被撞開,傅肜拿着一把刀,來到周明身前。

「少爺,你沒事吧?」

周明無語的道:「要不是我聰明,搞了點東西,你現在看到的就是一具屍體。行了,別廢話了。去我床頭底下,有一瓶葯,給我喂一顆就好。」

當周明從地上爬起時,家丁才拿着傢伙事趕過來。這要是靠這幫傢伙,真可以為自己收屍了,多虧他把傅肜安排在了隔壁。

「行了,你們好好排查院子,看是不是還有人藏了進來。」,周明無語的說道。

「是,少爺!」

當所有家丁走了後,周明才看向地上躺着的黑衣人。嗯,身材不錯,竟然是個女的。

「說吧,你是誰?為何來行刺我?誰指使你的?」,周明看着地上躺着的黑衣人問道。

可地上的黑衣人就是不說話,周明直接上前揭開了面紗,愣在了原地。

「好、好美。」

周明咽了咽口水,真不怪他沒有見過世面,而是面前的女人是真的美。

「呸,色痞,流氓!」

一道霸氣的女聲打斷了他的觀賞。

「呦呦呦,你跑到我家裡來殺我,我沒找你算賬都不錯了。你還敢罵我?信不信我直接把你衣服給脫光光,嘿嘿嘿」,周明恐嚇道。

「你!」,地上的女人有點兒氣憤,然後氣急的說道:「誰給你說的我是來殺你的,我、我、我只是沒有盤纏了,就、就……」,斷斷續續的說完後,就閉上了眼睛。

周明無語極了,你丫的要錢你說啊!幹嘛大半夜跑到我身後,嚇死人了。

「你叫什麼名字?」,周明好奇的問道。能潛進他的房間,還讓家丁們沒發現。看來是個練家子,把錢花完了,看來有點兒地位啊。

地上的女人不說話了,這讓周明明白了,看來是離家出走的人。

「傅哥,扔到大街上,誰愛撿去就讓撿去。」,周明說完後,直接向後面的浴桶走去。

「是,少爺!」,傅肜有點兒憤怒,趕來刺殺少爺,還差點兒得手。至於她說的,傅肜可不信,因為長的越少越會騙人。

「等等,我、我、我叫馬雲祿!」,就在傅肜準備走過去時,她大聲喊到。

「馬雲祿?」,好傢夥,噴子馬超的妹妹?嘖嘖嘖,這還是他來這個時代後,見到的第二個傳奇美女呢,第一個當然是洋娃娃的黃月英了。

「你不在西涼獃著,跑荊州來幹嘛?」,周明問完就後悔了,因為現在董卓準備入京。而馬騰也屬於西涼人,這個時候還是參軍呢。說不定會跟着董卓一起入京,至於噴子馬超和馬雲祿都已經十二三歲了,應該也會被他帶到軍中磨練。

洛陽在司州,也就是司隸。從洛陽到襄陽也就三四天的時間。

「我父親讓我來……你怎麼知道我來自西涼?」,馬雲祿說到一半時,才回過神。

周明戲謔地看着地上的馬雲祿,「你要是再不說實話,可別怪我等會兒把你衣服扒光,扔在外面!」

「你敢!」,馬雲祿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有什麼不敢的,不要以為你是馬騰的女兒,我就不敢怎麼著你。他還只是個小官呢,嚇唬嚇唬別的平民老百姓還行,對我而言,可不算什麼。而且你要知道這是哪兒?」,周明一步步的向地上的馬雲祿走去。

馬雲祿咬着牙,看着走到面前的周明,還是沒有開口。

「呦,挺硬氣的嘛,好,我就讓你硬氣。」,周明直接抱起地上的馬雲祿向床邊走去。還別說,練過武的,這身材是真的好,很有彈性嘛。

「啊!你這混蛋!快把我放下來」,馬雲祿尖銳的聲音都快吵籠他了。而站在遠處的傅肜,悄悄的推到房門外,還帶上了門。

周明直接把她丟在了床上,開始脫自己的衣服,邊脫邊說道:「叫吧,叫的越大聲,我越高興,哈哈哈」,周明學着那些反派的樣子。

馬雲祿嚇得直接哭了起來,這可把周明看懵了,他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嗚嗚嗚,你個混蛋,我父親讓我來給你送信。嗚嗚嗚,你混蛋⋯⋯」,馬雲祿邊說邊哭。

周明趕緊穿好衣服,問道:「信呢?」

「嗚嗚嗚,在我衣服里,你還不快給我解藥。」

周明直接無視了她後半句,開玩笑,解開讓你殺我?以他現在做的,十有八九,這娘們得拿着劍劈了自己。

周明直接把手放在馬雲祿的衣服里摸索了半天,才取出了一封帛。太平了,除了這個缺點兒,其餘的地方嘛,還不錯。

這打量的眼神,和剛才的舉動,直接讓馬雲祿哭的更大聲了。

「嗚嗚嗚,你個混蛋,你給我等着,我到時候一定剁了你的手!」

周明沒管那娘們得大吼大叫,直接打開帛看了起來。看完後,直接出去找了根繩子,把馬雲祿綁在了桌子底下,把那封帛直接塞到了馬雲祿的嘴裏。

系統給的藥水,沒有解藥的情況下,得需要一天才能恢復過來。反正到明天早上之前,她別想站起來了。

至於馬騰這癟犢子給自己寫信是為了拉攏自己。這幾年裡按司馬徽的說法,應該有很多人想拉攏他,但估計都被他給推了,沒人知道他的情況。

看來今天司馬徽將自己的信息放出去後,讓很多人知道了他的住所。這馬雲祿應該來荊州有段時間了。

周明做完這些後,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就躺在了床上睡覺。

第二天早上,周明起來洗臉刷牙,吃早飯。在他的府上,是要吃早飯的,不吃飯,屬實頂不住。

吃完飯後,看着桌子腿邊的馬雲祿,將她嘴裏的帛拿了出來。

「說吧,什麼時候來荊州的?」

馬雲祿氣憤的大眼睛瞪着周明,沒有說話。

周明也沒有強迫她,把帛又塞回了她的嘴裏,然後就出去了。

這種女的,就是欠收拾。送個信,還敢半夜來嚇唬我。誰給你的自信?不把你這一身臭毛病去了,我還不信了。

周明邊走邊想着,傅肜迎面走來說道:「少爺,今天早上確實來了好多人,都堵在門口,要見你。」

周明抬頭看了一眼,便說道:「你跟他們說,我今天還沒有回來,在水鏡先生那兒呢。給家丁吩咐下去,誰都不許走露風聲。收拾收拾東西,我們準備出發。」

傅肜抱拳說道:「是,少爺。不過昨晚的那個女人……」

「等會兒帶着她,我親自到洛陽送給馬騰!」,周明說完後,就去準備東西去了。

昨晚從那封帛上可以看出,馬騰這貨也跟着馬上進京了。看來有些事,發生了小的偏移。

馬車慢慢的使出了襄陽城,在大路上不斷的向著洛陽方向前進。

馬車裡,馬雲祿被綁着,周明給她又吸了些那藥水。對於這種會武功的,只有讓她一直喪失行動能力,才是最安全的。

這次前往洛陽,他還要去半路上找個人。

三天後,陳留城內,一個七歲小孩兒,身後帶着一個健壯的男人行走在大街上。

當周明來到一家農戶門前,身後的傅肜上前敲了敲門。

「誰啊?」,門打開後,一個雄壯的男人悶聲悶氣的問道。

周明看着面前的這個人,應該就是惡來了吧,長的也不嚇人。就是有點兒雄壯啊,跟個熊一樣。

周明行禮作揖的說道:「在下周明,想讓英雄做我的護衛,任何條件我都可以答應。」

「滾滾滾,老子沒興趣陪你個小屁孩兒玩兒!」,那個男人直接揮了揮手就關上了門。

這到把旁邊的傅肜給氣的不行,就要準備上去踹門呢,被周明攔了下來。

「我可以保證英雄每天有肉吃!」,周明大聲喊到。

周圍的路人也都聞聲看了過來,很多人都目露羨慕和貪婪。看面前的小孩兒打扮,非富即貴啊。

「砰」

大門再次打了開來,那個壯漢有點兒遲疑的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開局拜在了水鏡先生門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