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連載中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

來源:google 作者:九月殿下 分類:懸疑

標籤: 張一陽 徐龍 懸疑

「壽城有個陽頂天,凡事找我必掏錢,虧心買賣咱不幹,懲惡揚善必靠前」一句耳熟能詳的打油詩,一個已經沒落的家族一個地府在人間的代言人守護人界千年的家族凋零可是誰又能知道,我可是冥界最強的關係戶!展開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試讀:

不一會,張一陽從裡屋拿出了一把銅錢,揣在了道袍的袖帶里。...

跟着趙軍出門,直接上了車。

車子啟動之後,大門應聲而關。

路上,張一陽就坐在后座上,閉着眼睛,一言不發。

趙軍不時的在後視鏡里看幾眼,心下也不由自主的緊張了起來。

來到壽山,車子一路向上開去,直到來到了趙家的祖墳。

車子停穩之後,一直假寐的張一陽猛然睜開了雙眼,目光盯着墳地的方向。

一分鐘後,張一陽打開車門走了下去,在趙軍的帶領下,來到趙家老爺子的墳頭前。

「這是怎麼回事!」

來到墳頭前,趙軍猛然驚呼出聲。

只見前幾天下葬的時候還好好的墳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縫。

而裂縫的位置,正對着墳後的松樹。

「陰宅受損,直照月蔭,松針為輔,怨氣恒生。事情大條了。」

張一陽蹲了下來,用手抹了抹墳頭的裂痕,又抬頭看了看墳後的松樹說道。

「張先生,什麼意思?」

一旁的趙軍聽到張一陽的話,有些疑惑,雖然聽不懂,但卻也直到並不是什麼好的兆頭。

「老頭本身就是橫死,自身就帶着怨氣,你們竟然還把他埋在絕煞地里,還能有好嗎?怨氣衝天,直接衝破了陰宅,陰宅後面還有顆松樹給它提供月光陰氣。還真是不怕死。」

手裡捏了一把墳土,張一陽站了起來,對着趙軍說道:「誰給你看的風水?敢把老頭埋在這?」

「東城的王先生,可這是我趙家的祖墳,按理來說不應該有問題啊。」

「祖墳沒問題,有問題的是這處陰宅。」

「怎麼說?」

趙軍有點更摸不着頭腦了。

「這裡算的上是風水寶地了,青龍抬頭,先人扶腰,祖先葬在這裡,可以庇佑後代加官進爵,聚財平安。」

張一陽一邊說,一邊指了指不遠處的壽山石。

「你看那壽山石,像不像一個揚起的龍頭?」

說完,張一陽繼續道:「可不管什麼風水寶地,說白了都是一個陣而已,而陣就都會有一個陣眼,你把老頭埋在陣眼上,不就是把陣眼堵死了嗎?生陣變死陣,按理來說,你們老趙家埋在這裡其他的祖宗,估計在下面都受着罪呢。」

張一陽說完,站在一旁點了一根煙。

而趙軍就這麼無言的站在墳前,過了半晌,趙軍握緊了拳頭。

「張先生,這件事要怎麼解決?」

「事情有些麻煩,要先把這的風水盤活,再解決老頭的怨念。」

張一陽吐了一個煙圈。

「錢不是問題。」

聽到張一陽的話,趙軍以為張一陽想要抬價。

「這一單,我不收錢。」

張一陽的話有些出乎趙軍的意料。轉過頭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別這麼看着我,這一單我雖然不收錢,但你要答應幫我做一件事。」

「你說。」

趙軍並沒有猶豫,對於他來說,只要事情解決,能讓祖先安生,能延續趙家祖墳的風水,那麼並沒有什麼不能答應的。

「現在時候還沒到,三年之後我會讓人聯繫你。」

「好。」

「記住,你既然答應下來了,那麼三年後,就算我要你全部的家產,要你的命,你都要辦到,這是因果,如果到時你不承認的話,後果自負。」

「當然,我要你辦的事,也不會那麼過分。」

放下這一句話,張一陽轉身離開了墳地。回到了趙軍的車上。

趙軍站在原地,牢牢記住了張一陽的話。他可不會認為張一陽是在無緣無故的說著笑話。

「張先生,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做?」

回到車上,趙軍迫不及待的問道。

「你先找人把老頭挖出來,停在墓地的東側,用帆布搭一個棚子,晚上叫兩個屬雞的親戚過來守着,在帶一隻公雞來,記住,天一亮,公雞打鳴之後,就把棚子拆掉,其他的等我就行了。」

交代好一些事宜後,張一陽叫趙軍把自己送到了東華衚衕。

下車後,張一陽順着一條大河筆直的向前走去。

他的目的地是一個被稱為三不管的地方。

沒人知道這個名字的由來,只知道在以前,這個地方兵不管,民不究,是一個黑戶的好去處。

順着溝壑走到盡頭,張一陽站在了一幢民房前,眼前的房子顯得有些破敗,給人一種家徒四壁的感覺。

大門邊,兩條顯眼的對聯僅剩下一點漿糊粘連,隨時都會被風吹下去。

「徐叔。」

在門外輕喚了兩聲,隨後就這麼站在門外,等候來人開門。

不一會,一名留着寸頭,皮膚黝黑的精壯青年只穿着一條秋褲,披着外衣走了出來。看到張一陽,明顯有些意外,但也是把門打開,放他進去。

「你能不能穿着點衣服。」

張一陽看着來開門的男子,有些無語。

「又沒什麼事兒,也不出門,隨便穿。」

精壯男子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沒在多說什麼,張一陽快步向裡屋走去,來到屋中後,看着坐在火炕上的中年男人,遞過了一支香煙。

「徐叔,想找你幫個忙。」

「老趙家的事兒?」

「對……」

張一陽低着頭,神情有些凝重。

到是中年男人沒說什麼話,只是點燃了香煙,坐在炕沿邊自顧自的抽了起來。

一隻香煙很快就吸完了,中年人抬了抬眼皮,低聲說道:「讓小龍幫你去吧,這件事我不好插手。」

說完,男人在手邊拿起一瓶白酒,直接喝了一口,隨後便倒在炕上睡了過去。

「走吧,你來之前我爸就跟我說過了。」

就在這時,徐龍已經換好了衣服,從卧房走了出來,腰間還別著一把劈柴的小斧。

「別這麼看着我,雖然我沒我爸本事那麼大,但是魯班書我還是讀了個通透,幫得上忙。」

說完,不等張一陽說話,就拉着他離開了裡屋。

張一陽也在心下盤算了一下,徐天峰作為魯班術的傳人,他兒子也肯定錯不了。

想了想,也就帶着徐龍一起離開了。

畢竟,為趙家祖墳改風水的事,除了魯班術的人,其他人也做不來。

《恐怖復蘇:我是最強關係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