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 連載中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

來源:google 作者:東籬不喝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東籬不喝酒 桃若 現代言情

【快穿BE無CP虐文男人皆過客,對於桃若來說一切都是為了任務,第一個世界是用來過渡的,不喜歡可以直接跳過,女主在每個世界都會死】桃若是仙界最美貌的桃花仙,人人都想和她結成仙侶奈何桃若心裏只有修鍊成神這個想法她小手一揮,直接跑到三千世界渡劫歷難去了,開始接受各種各樣的任務把她當替身,桃若:那她就送他個替身的替身!讓她來贖罪,那她就大義滅親做到底……反正最後都是一死,如鴻毛還是如泰山,都是桃若說了算展開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章節試讀:

看着蘇月晴的眼神,陸煜一下子就醒了過來,低下頭不敢看蘇月晴。

背後的大屏幕上不停滾動着蘇月晴和陸煜的恩愛照片,司儀適時開口:「新郎,你願意……」

司儀話還沒說完,大屏幕上就換了副場景,餐廳里坐着兩個人,裏面的一位主人公赫然是今天的新娘,但另一位男人可不是新郎。

蘇月晴轉頭看見了這一幕,目眥欲裂,她馬上上前擋住,驚慌喊道:「關了快關了!」

但早已來不及,只見畫面里的蘇月晴笑着開口道:「陸氏的核心材料可不好拿,價格上可要公證。」

畫面上的男人道:「蘇小姐放心,價錢上自是不會虧待你。」

接着畫面一轉,又轉到了酒吧,畫面上的蘇月晴和幾個男人廝混為一團,她一臉享受的表情顯露在大屏幕上,然後屏幕一黑。

底下賓客都議論紛紛,人聲如潮。

桃若嘖了聲,這蘇月晴玩的可比她想的花多了。

「不,不是我,視頻裏面的人跟我沒關係!」蘇月晴快要瘋了,到底是誰?是誰要毀了她?

陸煜不在意她和幾個男人廝混,只是他沒想到,陸氏最近下滑都是因為蘇月晴這個賤人倒賣陸氏的核心技術資料。

他一把上前抓住蘇月晴的手,眼神暴戾陰暗:「賤人,我有哪點對不起你?!」

蘇月晴被陸煜這麼一拽,頭紗也被拽掉,髮型也變亂了,整個人獃獃地看着他:「是有人要害我,是有人要害我?!」

是誰?!

她眼神一晃,猛地轉頭看向人群,恰好和抬眼看她的桃若對上了視線。

哎呀,被發現啦。

「宋婉?!是宋婉害我!抓住她!」

要不就說女人的第六感最准呢。

桃若低下頭,把帽子一歪,就着人群離開了。

蘇月晴想衝到人群抓住宋婉,卻被陸煜一把拉住,扇了她一巴掌:「賤人,到了今日,你還要誣陷婉婉。」

她就這樣眼睜睜看着宋婉從她眼皮子底下溜走。

桃若:誒,就是玩。

陸煜那一巴掌扇得極重,蘇月晴被打得臉頰腫起,她不可置信地抬頭看向陸煜:「你居然為了宋婉那個賤人打我?你又……」

「閉嘴!」

蘇父出聲呵斥蘇月晴,阻止她說下去,他站起身看了眼蘇月晴,雙目中都是失望的情緒,轉身對在場賓客說道:「今天讓大家見笑了,大家先回去吧,為了彌補今天的失禮,這幾天各位在蘇家旗下的產業的消費都免了。」

賓客們見此也不好說什麼,紛紛離場。

蘇月晴連忙跑下台,跪下扒着蘇父的褲腳:「父親,是有人要害我,你幫幫我,幫幫我。」

蘇父沒有看她,反而是看着陸煜道:「陸總,這孽女做的事情,和我們蘇家無關。」

蘇月晴一愣,心一下子墜入冰湖,整個人一下子癱倒在地上。

父親這是……要放棄她了。

陸煜滿臉陰贄:「蘇總這是,打算撇清關係?」

蘇父面不改色道:「我們會幫扶陸氏一次,就當和這孽女的最後一點情分,明天過後,蘇月晴,和我蘇家再無關係。」

陸煜聞言,直接冷哼一聲,走出了蘇家別墅。

「父親,我錯了,我不該事先不和你商量,我不該辜負你的期待,求求你,再給女兒一次機會吧!」蘇月晴邊磕頭邊哭,咚咚地聲音響遍整個別墅。

蘇父恍若未聞,徑直從蘇月晴身邊走過。

他走後,蘇月晴站起來,看着門外的方向,臉上閃着癲狂。

半晌,她嘴角咧着一抹詭異的笑。

她已經一無所有了。

憑什麼宋婉能好好活着?

*

一輛麵包車急速駛過,朝着郊外的方向駛去。

開着麵包車的男人,戴着個鏈子,右臂被一個青龍刺青佔滿,不放心地看向後視鏡。

另外一個男人臉上有道刀疤,坐在后座,而裏面有個人被矇著臉綁着手放在后座一角。

刀疤男一把扯開面罩,一個面龐白皙,嬌艷好看的女子顯露了出來,刀疤男忍不住看了幾眼,就別過眼看窗外去。

識海里桃若興沖沖的:「怎麼樣?剛才那個角度對於綁匪來說肯定很美吧。」

233無語,「你是不是有什麼大病?!你是被綁架欸,不是讓你去勾引劫匪,你這麼興奮幹嘛。」

「誒呀,我這不是想着,好看的人一般不會吃大虧的,讓劫匪待會別把我拽疼了。」

233統生就沒見過這麼沒骨氣的宿主。

「現在你不是見到了?對了你讓你在路上發消息給陸煜你發了嗎?」

「發了發了,不過宿主,你真的要到目的地了才發給南緒讓他報警嗎?會不會太晚了。」

「我掐了點,應該不會。」

一切都在計劃當中,她故意讓蘇月晴看到她,又故意被綁住,很多事情都按照她預想地走了。

應該……沒有什麼意外。

車一停,桃若整個人就被搖醒,她醒了醒神,被刀疤男一把從車裡拽了出來,踉蹌了兩步,她穩了下來,看着眼前荒廢已久的樓房。

一縷陽光親昵地貼了貼她的發梢,她眉眼溫柔,被綁的手伸出一根手指輕輕撫摸了陽光。

看樣子,選在這個地方離開世界,也是不錯的。

紋身男一臉不耐煩,直接一把拽住她被綁的手,拉進樓房。

裏面,濃妝艷抹的蘇月晴早已坐在凳子上等候多時,她的旁邊有張桌子,上面擺滿了各種刀和工具。

「宋婉,沒想到吧哈哈哈哈!」蘇月晴太期待看到宋婉驚慌失措的樣子了。

沒有她預想中的樣子,桃若一臉淡定:「不好意思,你可能要失望了。」

蘇月晴越發癲狂:「那又怎麼樣,接下來我給你準備的,才是重頭戲!」

「哦?都有哪些重頭戲啊。」

蘇月晴雙手一拍,樓上就出現了被綁的陸煜。

桃若感嘆,她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蘇月晴不愧是貼心小寶貝啊。

「你看,那個賤男人不是最喜歡你了嗎,我今天就讓他看看,你是怎麼被欺辱的。」

說完蘇月晴吩咐人一腳把桃若踹到在地。

瑪德,踹的整個人骨架都快散了,桃若忍着痛意站了起來,又被踹得跪下去。

行行行,她跪她跪,她跪還不行嗎,這大哥力度沒輕沒重的,再踹一腳她人就沒了。

到時候她可就成為了快穿局裡第一個被踹死的任務者了。

樓上的陸煜搖搖頭,旁邊的人接到蘇月晴示意拿開了他嘴上的布,陸煜大聲道:「蘇月晴,你敢動婉婉一下試試,我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蘇月晴聽到這話,忍不住嗤笑一聲抬頭滿臉諷刺看向他:「陸煜,你他媽裝什麼深情,明明是你一直對我說,只是把宋婉當我的替身,我推宋婉流產的時候,你可是一句話都沒說啊。」

陸煜臉色不定,嘴唇嚅動,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

《快穿:虐文女主不好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