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蠟筆小新:新之助的哥哥
蠟筆小新:新之助的哥哥 連載中

蠟筆小新:新之助的哥哥

來源:google 作者:好想成為她的歸宿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野原悠 野原新之助

一代冷血無情的殺手被組織背叛後,靈魂意外來到了某平行時空的霓虹國,成為了野原新之助的哥哥,那麼,將會發生哪些奇妙的故事呢?他還會和前世一樣,冷血無情嗎?展開

《蠟筆小新:新之助的哥哥》章節試讀:

序章 一個殺手的自述

我叫李飛,是世界殺手榜排行第三的殺手,精通劍術與飛刀暗器,槍法也還算可以,同時也是一名國術宗師,還是國際上非常有名的大偵探,當然,這是一種偽裝。

我從小就喜歡那些武術,恰好我的父親也是個武俠迷,也會一點架勢。不但給我起了個「小李飛刀」的名字,還讓我每天鍛煉身體習武,於是我早早的就報了武術班子,也學了一些底子。

可在我六歲那年,一場意外,父母乘坐的航班失事,加上爺爺奶奶早亡。所以,我可以算是舉目無親了,於是,我忍着悲痛,拿着父母留下來的一筆錢,獨自離開了我的家鄉。

也許你會問我為什麼不去找親戚,呵,後來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和爺爺奶奶之外,真正對你好的人幾乎沒幾個。

當然,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些。

一個六歲的孩子在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我經歷了各式各樣的人,有善良的好人,也有純粹的壞蛋,身上帶來的那些錢很快就花光了。

到最後,我只能淪落到街邊乞討為生。

同年,偶然之下,我遇到了組織的人,將我帶入了組織。於是,世界上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晨曦」就這樣誕生了。

還記得那天,他們把我關進一個屋子裡,屋子裡是許多和我一樣的孩子。每個人都被發了一把小刀,並釋放了一種神經毒氣,要我們殺掉眼前所有的人,最終只能活下來一個,不然,就只有被毒死的下場……

在我拚命地戰鬥了十多分鐘後,我一共殺死了8個同齡人,最終被一名九歲左右的男孩用刀刺進我的後背,暈了過去。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濃烈的血腥味順着空氣飄進了我的鼻子。

我努力地睜開眼睛,視野有點模糊,感覺眼睛有點癢,勉強用右手擦拭了有些黏乎乎的眼睛……好紅,那是順着額頭流下來的血嗎。

低頭看了看,發現我的左腿弓着撐在地上,右腿則是直直的平放着,我的左肩和背部靠着一個牆角在支撐着我沒有躺下去,而我的左胸附近則插着一把匕首。

怎麼,原來我還沒死么。這把匕首還真是………

忽然,我渾身感覺汗毛立起來了,彷彿有人在盯着我,來不及思考,我迅速拔出身上的匕首,不顧那劇烈的疼痛,向著感覺到的方向甩了過去!順着甩出匕首的方向,我努力地抬起頭。

在那時,我看到了一生難忘的場景……

屍體,整整30多個同齡人的屍體,躺在這個只有四面牆和一個門的密室中!身邊都是同齡人的屍體,那睜大的雙眼中,有害怕,有絕望,也有不甘…….多麼恐怖的環境。

其中一個身形側躺着面向我,表情猙獰的死去!他的心口插着我甩出去的匕首。他的手上,拿着一把跟胸口上一模一樣的武器…..

還來不及震驚,我的意識就模糊了,在徹底失去知覺之前,我看到一身黑衣,耀金長發的男人,打開密室的門。臉上掛着陰冷的笑容!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的病房裡。

那時已經是下午了。耀眼的陽光灑在我的被子上,散發出一種懶洋洋的感覺。難得的休息,真想停留在這一刻,不去想過去和未來……

正在我思緒亂飛的時候,一陣寒意穿透了我的脊背,這種感覺,讓我頓時警覺起來,一臉警惕的看向門口。

門外有人,這種寒意…他,也是殺手嗎?

推門的是一個全身黑衣,帶着黑色帽子和墨鏡的男人,他推開門,然後將身體側向一邊,微微頷首,「老大,他醒了。」

看到隨後進來的那個人,我沒管身上的傷,起身下床,警惕的退到窗戶的旁邊。

他看到我的動作,竟然笑了。

那個笑容,陰森,恐怖。頓時,我想起自己在暈倒前看到的笑容。再看看這個人,全身黑衣,長及腰間的金髮。沒有錯,就是我最後看到的人。

「你是誰?」打破沉默的是我。

既然他們把我送進醫院,證明沒有殺我的打算。

我必須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烈」簡短的回答,沉默幾秒鐘以後,他慢悠悠地走到病床的另一邊坐下。

「嗯,訓練沒有白費,感覺到危險,你會本能的站到窗邊,躲進阻擊的死角。很好,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

他自顧自的說著這番話的時候,我沒有感覺到殺氣,不過對他也沒什麼好感,只是有點放鬆下來地看着他。

「晨曦,這是你的代號。等你出院以後,我會給你重新安排一個住的地方,到時候只要服從命令就可以了。」他說完便起身走出了房間。

從那以後,我的代號變成了「晨曦」,一個美麗的名字,誰也看不到它背後的殺機,因為,他們看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陽。

從那天起,我在組織的生活,開始了…

我的訓練沒有之前想像的地獄一般,比起第一次的試煉,這些都是小意思,因為每周的課程,只有兩天是格鬥,也就是說,有兩天我是挨打的日子。

這個小小的身體,根本無法發揮太強的力量,所以只能盡量躲閃教官的攻擊。

我的教練也很知道分寸,每次只是卸掉我的胳膊和腿什麼的,基本上不會讓我骨折。說脫臼接回去不會影響其他訓練!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他手下留情呢…呵

三年過去了,我從單純的被教官欺負,逐漸地變成了我受重傷而他輕傷……而我已經完成了國中的課程。

又是三年,我超額完成了大學的課程,以我的水準,去當個教授什麼的足矣。並且,這三年,我開始了國術的訓練。

六年過去,我已經被允許走出組織。

並且,為組織做了無數的貢獻,你問我什麼貢獻?呵呵,當然是殺人了。

這六年,我將國術練到了登峰造極的層次,已經可以被稱為大師,並且對劍道,空手道,柔道等流派的造詣也極深,在殺手界闖下赫赫威名。

今年,我二十歲了,在魔都擁有一棟自己的別墅,同時利用聰慧的頭腦,當了一名大偵探。

誰也不知道,赫赫有名的大偵探實際上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我閑來無事時,就看一些小說,或者看一些島國的動畫片,漫畫,之類的。

其中,我比較喜歡《蠟筆小新》,因為我小時候就在看這幾個小傢伙,野原家,春日部防衛隊,也嚮往那種親情與溫馨。同時也比較喜歡《城市獵人》《柯南》等等,因為我在一些角色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雖然道不同,但殊途同歸。

前天,我接了一個任務,要求我刺殺一名日本高級軍官,報酬是五千萬美金。我對刺殺小日子過得不錯的傢伙的任務一般都是直接同意的,同時我也在想,有了這一筆錢,或許我就可以退出殺手界了。

就在昨天,當我的子彈擊穿了那名軍官的胸口時,突然心中猛地一跳,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聽到了一聲巨響:「嘭!」

震蕩的氣浪瞬間掠過了我的全身。

在那一刻,我明白了,當我決定退出的時候,boss那個混賬已經放棄了我,因為我已經沒有了價值。

呵呵,這就是身為殺手的悲哀嗎?如果有來生,我只想當一個普普通通的孩子,平平安安的長大啊……

我的意識到此徹底消散。

PS:感冒了,晚上睡不着,白天補覺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蠟筆小新:新之助的哥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