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狼婿出山凌天蘇清雅
狼婿出山凌天蘇清雅 連載中

狼婿出山凌天蘇清雅

來源:外網 作者:凌天蘇清雅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凌天蘇清雅 都市言情

凌天奉師命下山報恩,成為美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從此左手救蒼生,右手通幽冥,在都市縱橫逍遙展開

《狼婿出山凌天蘇清雅》章節試讀:

雲霧山莊,位於雲霧山的半山腰。
因臨海而建,常年被海水形成的水霧環繞,猶如仙境。
山腳下,更是有人常年把守,顯得越發神秘。
此刻,雲霧山的山腳下,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路邊。
兩個衣着華貴的男子,站在崗亭十米之外,不住的張望着。
若是雲海市上層社會的人在此,必定能認出來。
這兩個人,正是雲海市赫赫有名的飛宇集團董事長王飛宇以及他的獨子王喜。
「爸,這雲霧山莊的主人,架子也太大了吧?」
「我們都等了半個小時了!」
王喜一臉不耐煩,帶着情緒道。
「閉嘴!」
王飛宇一聲呵斥,壓低聲音道。
「一個星期後,就是你的25歲生日慶典。」
「如果能夠請到雲霧山莊的主人到場,你知道意味着什麼嗎?」
「整個雲海市,都將會仰視你,無人敢與你為敵!」
王喜聽完,一臉不以為意,滿不在乎道。
「有那麼邪乎嗎?」
「再說,就憑我現在的身份,也沒人敢惹我啊?」
「以我王家現在的地位,又何必去巴結別人?」
王家的地位?
王飛宇冷笑一聲,看着那蜿蜒入雲的山路,眼中露出深深的敬畏之色。
他王家,在世人面前,確實是龐然大物,地位顯赫。
可在雲霧山莊面前,怕是連螻蟻都算不上。
他永遠不會忘記,二十年前的那個雨夜。
雄踞雲海市三十年,在雲海市隻手遮天的地下組織白虎幫。
不知因何,冒犯了雲霧山莊的主人。
結果在一夜之間除名,abc 幫眾無人存活!
幫主的屍體,更是被吊在了城門,示眾三天。
也正因此,雲海市一夜變天,各大勢力重新洗牌。
王飛宇憑藉著一股狠勁,抓住了機會,才有了今日的飛宇集團。
雖然那日之後,雲霧山莊便歸於平靜,甚至低調的讓許多人,都不知道雲霧山莊的存在。
但王飛宇卻清楚的很,雲海市所有大勢力,在雲霧山莊面前,都不過是個笑話。
雲霧山莊的主人坤爺,才是雲海市真正的王!
「爸,那保安過來了!」
這時候,就見一個保安,從崗亭里出來,走到了王飛宇的面前。
王飛宇頓時彎下了身子,卑微笑道。
「保安大哥,不知坤爺,答應了嗎?」
保安冷漠的看了王飛宇一眼,淡淡道。
「坤爺說,讓你們滾!」
王飛宇的笑容,頓時一僵,隨後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
還要說什麼,保安已經轉身離開。
「草,囂張什麼!」
王喜頓時怒了,他哪受過這種氣?
王飛宇卻是臉色大變,趕忙捂住王喜的嘴,急急道。
「快閉嘴,你不想活了!」
見保安沒往這邊看,才鬆了口氣,額頭上已經全是冷汗。
雲霧山莊,哪怕是一個保安,也不是他們惹得起的。
「看來,你是沒這個福分了。」
「走吧!」
王飛宇嘆了口氣,拉着王喜,就準備上車離開。
突然間,一道人影映入眼帘,王喜的眼睛,瞬間就瞪圓了。
「草,是這個王八蛋!」
「爸,就是他咒我得癌症了,嚇得我都尿了!」
王喜一眼就認出來,來的是凌天。
昨天,王喜可是被凌天給嚇壞了。
因為,凌天說的那些癥狀,他全都有,一聽是癌症,嚇得王喜趕忙去醫院做檢查。
結果,除了肝火旺盛,一切正常。
王喜這才知道被戲耍了,氣得咬牙切齒。
要不是今天被王飛宇帶來這裡,他早就找凌天算賬去了。
沒想到,卻在雲霧山莊遇上了。
「呦,是你啊?」
「嘴挺臭,昨天屎沒少吃吧?」
凌天笑呵呵的,朝着王喜道。
「我他么抽你!」王喜臉都黑了,叫罵著就要衝過去。
卻被王飛宇一把拉住,低聲呵斥道。
「敢在雲霧山莊門口動手,你不要命了。」
「有什麼事,回去再說!」
王喜這才停住,眼睛恨恨瞪着凌天,不住的運氣。
凌天直接無視了他,邁步走到了崗亭前。
「站住,這裡是私人莊園,請速速離去!」保安面色冷漠,將凌天攔下。
凌天一笑,淡淡道。
「我找徐坤,請給他帶句話。」
「左手救蒼生,右手通幽冥!」
保安的臉色,頓時一變,趕忙躬身道。
「請稍等,我這就去通稟。」
保安說完,竟然一溜小跑,朝着山上跑去。
把遠處的王飛宇父子,都看呆了。
「靠,這小子說什麼了,保安跑的跟兔子一樣。」
王喜可是記得,剛才給他們通稟時,保安一臉的不情願。
要不是王飛宇低聲下氣,求了好半天,估計理都懶得理他們。
即便如此,也只不過是打了個電話而已。
可沒想到,凌天說完話,保安直接跑了。
你他么崗亭都不要了嗎?
王飛宇的目光,猛地一眯,心頭巨震。
看來,這個年輕人,身份不一般啊。
凌天站在崗亭前,四下隨意的觀察着,眼中光芒閃動。
「僅是崗亭周圍,就藏了上百個暗哨。」
「這雲霧山莊,不簡單啊。」
「也不知道老頭子的話,管不管用。」
凌天正想着,突然間山路上,一輛掛着海C88888牌照的黑色勞斯萊斯開了下來。
後邊,還跟着長長的車隊,氣勢迫人,十分的壯觀。
王飛宇一見,頭皮一陣發麻。
「兒子,快走!」
「那是坤爺的車!」
王飛宇拉着王喜上了車,如同逃命般離開。
「爸,咱們走什麼啊?」
「坤爺出來了,正好當面邀請他啊。」
「說不定,他就不好意思拒絕了。」王喜奇怪道。
王飛宇心臟一抽,抬手給了王喜後腦勺一巴掌。
「沒腦子的東西!」
「坤爺出行,你也敢看?」
「萬一看到不該看的事,會沒命的懂不懂!」
王飛宇深吸一口氣,無比凝重道。
「你聽好了,那個叫凌天的,極有可能與坤爺認識。」
「以後,非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招惹,知道嗎?」
「哦,知道了!」王喜不耐煩的敷衍道。
心中卻不以為然,一個民工,有什麼不能招惹的?
昨天的賬,可是還沒跟他算呢!
而這時候,勞斯萊斯已經停在了崗亭前。
車門打開,一個身穿唐裝,相貌威嚴的老者,從車上下來。
後邊,跟着足有幾十個人。
老者龍行虎步,走到了凌天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隨後,沉聲問道。
「年輕人,我是徐坤。」
「你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凌天見到老者,心頭突然有些沒底。
這老者,氣勢十足啊。
一看就是一方強者。
老頭子說,把那東西拿出來,徐坤就會給自己磕頭。
他怎麼感覺,那麼不靠譜呢?
那老東西,該不會是專門坑自己呢吧?
不過,事到臨頭,凌天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只好硬着頭皮,朝着徐坤,嘿嘿一笑。
「什麼意思,你看看這個就知道了!」
說著,凌天將老頭子給他的信物,亮了出來。
而且,已經做好了準備。
萬一對面的老頭翻臉,他立刻就跑。
徐坤一見,頓時臉色大變,噗通一聲,跪在了凌天的面前。
神色激動,驚呼道。
「少主,我終於等到您了!」
卧槽,還真好使?
凌天一臉懵逼,愣住了。

《狼婿出山凌天蘇清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