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 連載中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妖往哪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姚馨 懸疑驚悚 茂南臣

【輕恐+1V1】在我大學實習期間,老媽打電話叫我回家回家之後曾經只會在夢中見到的,在現實生活中也能見到了,我的天,我是不是還在做夢,還有,怎麼一不小心我就成了冥王大佬的娘子?展開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章節試讀:

第二天我去了公司才知道,和我玩得還可以的陳靜昨天去世了。

而且還是被人性侵而死的。

我一聽尤其震撼,國慶前她還給我拿了張銀行卡讓我交給她爸媽。

聽說當天**局接到一個案子,在河邊發現一個18歲的女孩被人性侵致死。**慘不忍睹,而且還塞了包子。

做過二三十年**太多案子聽起來更平靜些。

剛被調來的民警聽了此案頓時眼睛紅了。

其他同伴看到後,也沒有開口。因為像這樣的案子,就算再殘忍,等以後見多了也就習慣了。

警局還迅速派出4人出警,其中就有那個剛剛調來、名叫楊帆的人。

4名刑警迅速到達事發地點,2名男刑警來到河邊勘查事發地點,見無人,電話中得知是遇難者的家人將女孩抬回了家中。

兩名女刑警便來到女孩家,在看到女孩時,被布料覆蓋著。

其中一個**脾氣不好想罵人,看了看受害者家屬哭得要死要活,也就忍了下來。

她語氣不好地指着那個女孩,「你們幾個人碰了她?你們知不知道,要是你們破壞了證據怎麼辦?」

其中一個女**查看女孩的時候,女孩臉上有掙扎和痛苦的表情,眼睛睜得大大的,像是死不瞑目。

她的身上也有傷痕,她**被塞滿了包子,她們也不敢動。

最後證據未找到,他們將姑娘帶走,準備送法醫檢查。

四個人回到警局,「一無所獲。」

警官聽了不禁頭痛,他撐着桌子。「繼續查,務必要把兇手找出來。」

4名**回答說:「是。」

次日查看檢查結果發現該女孩已遭強姦。

法醫隨後沉重的道:「她的名字叫陳靜,她的**簡直慘不忍睹,不止有包子,還有餃子。其它的器官,身體完好,就是有一些小傷口,傷痕。不知道是誰喪盡天良。」

刑警聽到這個頭皮發麻,有點棘手。

這位同事的親戚剛好在調查這一起案件。

我聽後不知作何感受,前幾天還好好的,昨天人就沒了。

有空就把銀行卡拿給她父母。

我下午下班,回到宿舍看了眼手機,發現才五點四十幾。

我拿起銀行卡就開始打車,走出宿舍車剛好到。

路過超市,就隨便去買一點禮品提着去。

到了她家門口,就聽見裏面哭聲一片。

「咚咚咚,」我抬起手敲了敲陳靜家門。

「誰呀?」裏面的人聲音沙啞的問道。

大門打開。

入眼的是一位三十幾歲的女人,這是陳靜媽媽。

「阿姨你好,我是陳靜的同事。」我微笑着說道。

「原來是陳靜的同事啊,進來坐,來就來嘛,還買什麼東西呀,」說著就來接我手上的東西。

我進門就看見了個靈堂,我走到陳靜那點個香拜了拜。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看着我。

可能是我最近遇見鬼,被嚇得精神失常了。

我這樣想着,就離開了靈堂,剛才忘記把銀行卡拿給她父母了。

我正準備去找她父母,就看見似乎有什麼東西從我面前飄過去。

可能我眼花了,搖了搖頭繼續走。

「哐當,」我被聲音嚇了一跳,回過頭才發現是照片掉地上了。

這裡就我一個人,她的父母剛才說讓你們敘敘舊,就離開了。

我去撿起來,發現照片上的人眼睛在動,瞬間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當我再仔細一看的時候,照片又恢復了原樣。

我甚至在懷疑,是不是我真的精神失常了?

明天必須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刻不容緩。

我把照片放回去,剛準備轉身。

「哐當。」我整個人都不敢動了,因為我剛才已經把照片放好了,不可能會掉下來,除非……

想到這個可能,我咽了一口口水對着空氣說:「那個,陳靜啊,我也沒害你,你有什麼話就說出來,別這樣嚇我,我的心臟遭不住。」

「馨馨,想請你幫幫我,我是被人陷害的,我不甘心。」陳靜的聲音有點沙啞。

「你也知道我啥也不會,況且我還要實習,要不然畢不了業。」我急忙說道。

「哈哈哈,其實我之前有預感,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才會提前把銀行卡拿給你。」陳靜回復道。

我聽得一臉懵逼,「你既然有預感為什麼還出門呢?人的第六感是很準的。」

「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我現在只是想報仇,我只知道害我的那個人他養了一隻女鬼。」

「什麼?」我震驚了,居然還有人養鬼。

「那個人利用鬼來對付我,我到死都沒看見害我的那人長什麼樣子。」

「害你的那人有沒有可能是認識你的呢?」我直接拋出一個疑問。

天色漸漸暗了。

陳靜就在眼前。

我看到她,還是忍不住嚇了一跳。

「你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誰叫你穿紅衣的?」我全然不顧周圍有沒有人大聲呵斥。

「哈哈哈哈,因為我想要變成厲鬼,我託夢給我父母讓她們給我穿的。只不過我現在被人封印在我家裡,出不去。」她蒼白的面孔和微笑的眼神望向我。

我看了看她那張陰森恐怖的笑臉,感到大事不妙。趕緊道:「陳靜,你別嚇唬我,我老爸說變厲鬼了,很難投胎的。」

「我不管,反正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你幫我解除封印,我自己去找仇人。」

我無奈地說道:「我真的啥也不會。」

「你幫我把我家四個角的東西挖出來,那裏面是封印我的東西。」

「是誰封了你?」我好奇地問道。

「我老爸,我不知道為什麼,他特別怕我。」陳靜一臉失望。

「呃,陳靜啊,你要相信**,會找到兇手的。」我也不知道怎麼說。

「兩天了一點線索都沒有,那些**一直查包子鋪和餃子鋪。」陳靜氣憤道。

我突然想到,陳靜家就是開餃子鋪的,害她的人最可能是認識她的。

「你想一下,誰家和你有仇?有可能是你認識的人,或者他也認識你。」我又拋出幾個問題。

至於封印,就這樣吧。

依她現在這個樣子,要是出去害錯了人怎麼辦,那就是我的錯了。

「我家也沒得罪的人啊,我小時候上小學的時候我爸媽就匆匆忙忙地搬來城裡了住了,來了這裡更沒得罪過人。」陳靜回憶道。

「你想一想會不會是你老家的人?」我看着天色不早了。說了這句話打算走。

結果……

四周黑沉沉的,什麼都看不到。

我頓時慌了,「陳靜,你幹嘛,我也快實習完了,你就再等等,之前我老媽叫我實習完了就回家,教我一些東西。我到時候再幫你也不遲。」

「哈哈哈哈,虧我在公司對你這麼好,你連這一點忙都不幫我。」

我看不見她,只能聽到她的聲音。

瞬間感覺好無力,老媽說得對,現在這些小鬼我都對付不了,以後那些厲鬼呢,該怎麼辦?

我是不是該考慮,讓那個冥王重新找一個女鬼呀。

我是人,他是鬼,這一點都不現實。

想想都遭不住。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冥王大人:你的老婆又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