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末日之國產戰神
末日之國產戰神 連載中

末日之國產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九龍城寨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九龍城寨主 其他小說 陳復

喪屍病毒突然襲擊全球,整個世界發生巨變,文明崩壞,危機不斷大學生陳復被困紐約,如何帶着三位「保鏢」在危險重重之下踏上漫長歸家路,千里救家園展開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試讀:

幾人來到露台,深夜撞在對面大廈的直升機引起的大火已經熄滅,遠處最早的油罐車爆炸事故事發地也沒有黑煙的蹤影。

顧家強指着樓下成群結隊的「人群」道∶

「那些是不是就是喪屍?」

林振強搖了搖頭∶「不知道,距離太遠,我們在70層看地面和看螞蟻一樣,分辨不了。」

陳復觀察了一下向著顧家強道∶

「小強去把客廳那台液晶電視取過來,盡量向著遠處扔,我們留意一下那些「人」的反應,正常人應該有多遠躲多遠的。」

顧加強比了個OK的手勢,便轉身回客廳把那台60寸液晶電視從掛架取下來。

60寸電視雖然重,但對於基因戰士來說沒有任何難度,就是面積比較大,一個人不好拿。

顧家強拖着60寸液晶電視來到露台∶「現在丟下去嗎?」

陳復再次觀察了一下,確認露台正下方沒有「人」,不會砸中人才對顧家強點頭∶「丟吧。」

顧家強雙手一用力,直接把60寸液晶電視雙手舉過頭頂,用力向空中一扔。

電視機從70層高空自由落體,不過2秒就和地面親密接觸,發出一聲微弱的響聲(其實是很大的聲響,只不過在70層聽也很微小)。

幾起都趴在圍欄上觀察地面那些「人」的反應。

只見附近所有「人」都被電視機墜樓的聲音吸引,向著電視機方向衝去。「一群人」圍着電視機殘骸轉,沒發現生命體所以在不停向四處張望,另外一些卻拚命用手去捉電視機的殘骸,把殘骸進一步肢解。

陳復對着幾人道∶「種種跡象表明,這些都不是「人」,我們回去吃點零食當早餐吧,順便討論一下下一步。」

幾人回到客廳就地而坐,打開昨天羅斯琪和顧家強買回來的零食當早餐。

陳復邊吃着「早餐」邊開始了自己發言∶

「現在形勢,我覺得我們第一步應該先離開房間,搜索一下有沒有可用的武器,還有確認一下酒店內有沒有倖存者。」

林振強也發表自己的看法∶

「我們要每一間客房都搜清楚,我們除了武器還需要背包食物和水,最好還能拿到其他房客的車鑰匙,有車我們能帶的物資會多很多,為之後逃出紐約做準備。」

羅斯琪也發表自己的看法∶

「前台應該有為住客提供的準備免費地圖,我手機有離線地圖,但為免手機沒電,實體地圖我們還是人手準備一份。」

顧家強∶「還有工具,繩索之類。末日求生開始,想想都刺激。」

陳復已經吃完了早餐,站起來來到原來掛電視機的牆邊,用力把電視牆上的掛架拆下來,掰開成4條短棍,一人拿起一條。

「先用着,總比徒手用拳頭強那麼一點。」

四人把放在門口堵住套房大門的沙發抬走,陳復輕輕的打開一條門縫,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功能,把頭伸出去觀察着走廊外的情況。

由於走廊沒有窗,酒店又停電,走廊里一片漆黑,死一般的寂靜。

陳復也不敢貿然出擊,用手中的電視掛架在自己的套房門上輕輕的敲了幾下。

「咚」…「咚」…「咚」。

走廊上依舊一片寂靜。

陳復把門推開∶「應該沒有人,我們出去吧,大家都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以防萬一。」

幾人出門,陳復和林振強並排走在前面,羅斯琪和顧家強走後面。

走了幾步,來到隔壁房間,陳復低聲問旁邊的林振強∶「是暴力破門還是找服務員看看有沒通用房卡?」

林振強回復道∶「不用這麼麻煩。」

接着用手中掛架對着房門敲了兩下。

「吼~~~」接下來不斷的撞門聲響起走廊。

不單單隔壁套房,遠處另外一間套房也響起了動靜。

頂層五間總統套房,兩間有動靜的是有喪屍活動的痕迹,另外一間是陳復他們的,換句話說只有兩間是沒有動靜的。

林振強對着陳復說道∶「先把沒動靜的兩間打開,再處理這兩家吧。」

來到其中一家沒動靜的房間,陳復詢問顧家強∶「小強你來,破門你專業。」

顧家強比了個OK手勢,用手中棍子向著電子鎖的附近用力一捅一撬,整把電子鎖就完全被破壞。

羅斯琪白了顧家強一眼∶「用這麼大的力去破壞一把鎖,早還不如直接一腳把門踹開,反正用的力也差不了多少。」

顧家強摸了摸後腦露出尷尬的笑容∶「那個這樣好像比較有技術性。」

林振強示意大家安靜,輕輕的推開被顧家強破壞的套房大門。

門剛推開了一條縫,「嘣~~」一發子彈射穿了套房的大門,好在林振強反應快,在槍聲響起的一刻躲到了門邊。

「滾出我的房間!!再進來我不客氣了!!」門內傳來一聲怒罵。

陳復回應道∶「先生,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只是想確認一下這層樓還有沒有生還者。」

「嘣……」

門內再次射出一發子彈……警告陳復。

「滾~~~」

陳復∶「OK~~OK,我們走。」

聽到陳復答應走,門內男子的人鬆了一口氣。

房間內男子的怒罵並不能掩蓋他房間內其他地方發出的異常聲音,在槍聲響起的一刻,陳復就留意到房間內的撞門聲。

陳復突然暴起,一腳踹在套房的門上,把整扇門踹飛,套房內的男子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驚擾,剛想拔槍射擊,發現一整扇門向著自己飛來,男子只好向一邊翻滾躲避那扇衝擊力十足的房門。

早在對方開槍和怒罵時,陳復便通過聲音大概辨別了對方的位置,陳復特意把門踹向對方所在的方向,在踹飛房門的一瞬間,陳復便衝進了房間。

剛躲開陳復攻擊的男子準備拔槍向陳復射擊,但陳復更快在進入房間一剎那,便看清男子的位置,從口袋摸出一隻叉子(沒錯就是西方人吃飯的叉子),用力一甩,叉子準確插在男子右手持槍的手。

「啪」………男子手中的槍掉在地上。

「啊~~~~」男子捂着右手,發出一聲慘叫,陳復的力量不是一般人能承受,能躲開陳復踹飛的房門,已經證明房間內的男子不是一般人。

「help~help………」套房內的其中一間房間傳來了強烈的撞門聲和求救聲。

顧家強剛準備上前破門,被陳復擊倒的男子,忍着劇痛把叉子拔出,將叉子向著顧家強甩來。

顧家強隨手拍開飛來的叉子,眼神有點凝重,雖然不是太在意,但還是出聲提醒一下隊友∶

「注意,他不是一般人,剛剛叉子飛過來的力量不小,不是一般人能夠發出的力量。」

依舊坐在地上的男子目露凶光,雖然聽不懂幾人說的話(因為陳復他們說中文)。但男子也知道對方不是普通人。

「哈~~~」坐在地上的男子突然暴起,快速向著隊伍內唯一的女生羅斯琪攻來。

「嘣」~~~男子倒飛出幾米遠,羅斯琪慢慢收起側身踢的動作。

本來男子動作不慢,但電光火石間,男子就像事先綵排好一樣直接撞在羅斯琪的側踢上。

男子捂着肚子,他知道踹門的年輕男子(陳復)實力很強,剛剛輕鬆撥開他甩出去叉子的男子(顧家強)也不弱,剩下的中年男子(林振強)一副軍人作風,肯定不會是弱者。所以他覺得那個女子可能就是他們隊伍的弱點,決定向著羅斯琪發出攻擊。

在對方暴起的一剎那,陳復便知道對方意圖,短短接觸陳復便知道對方大概實力,所以並沒有出手幫羅斯琪抵擋。

陳復向前邁了一步算是提醒對方,你已經在我的監控範圍,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和輕舉妄動。

「小強,把門打開,把裏面的女人放出來,看看怎麼回事。」

聽到陳復的指令,顧家強便向著發出求救聲的房間走去。

「哈~~受死吧,你們這群臭蟲。」

坐在地上的男子突然再次向著陳複發出攻擊。

突如其來的攻擊,陳復雖然不覺得意外,但意外的是男子的整隻右手突然變成野獸的爪子一樣,肌肉變得十分誇張,長度也有所增加。一隻誇張的大手向著陳復拍了過來。

陳復有些詫異,這個還是人嗎?

不敢大意,陳復一個閃身躲開了那隻恐怖大手,腳下用力一蹬,快速接近對方,用電視機掛架在對方臉上抽了一下,再用力在對方天靈蓋上狠狠的砸下去。

「啊……………」對方發出一聲慘叫,頓時頭破血流,捂着頭在地上打滾。

陳復慢慢靠近,一隻腳踩在對方的臉上,算是正式控制住對方,只要對方稍有異動,陳復就會一腳把對方腦袋踩爆。

顧家強順利破壞掉房間大門,門內衝出一名哭得天昏地暗的金髮女郎,一出門就抱着顧家強不停抽泣。

顧家強頓時無所適從,被一名金髮女郎這樣抱着,顧家強只好無奈攤開雙手。

羅斯琪怒了,上前一把扯開那名抱着顧家強的金髮女郎,用英語問道∶

「現在你已經安全啦,不用再怕,冷靜點,說說怎麼回事。」

被動從顧家強身上拉開的金髮女郎,彷彿聽不見羅斯琪的問話,直接抱着羅斯琪繼續哭。

羅斯琪無語∶「………………」被一個長得比自己高的外國女人抱着,自己彷彿被媽媽抱着的女兒一樣。

此時,林振強發話了∶「讓她哭吧,可能她受了太大的驚嚇。小陳總,先審問一下這個怪人。」

陳復點點頭,用英文向著腳下的男子說道∶

「我問,你答,有什麼我不滿意,你腦袋不保,懂?」

被踩着頭的男子點了點頭,變異的大手已經恢復正常人類的手,實力差距太大,動用了自己的底牌依然連毛都動不了對方,男子很光棍的選擇配合。

陳復十分滿意,鬆開踩在對方頭上的腳,順便撿起對方掉地下的手槍,把手槍向著林振強拋去,林振強稍微檢查了一下手槍,看看還有多少子彈等等。

陳復看向男子∶「說說吧,你是什麼人?這個女的又是誰?為什麼要囚禁她?」

男子坐了起來找了個舒服的坐姿才回答陳復的問題∶

「我叫邁克爾,我是美國超能局的成員,出現在這裡是因為總統派我來尋找紐約市長和調查紐約的情況。除了我之外我們小隊總共五個人進入紐約,現在分開在紐約各處,每人負責調查一個區域,我負責曼哈頓,我是今天早上才從華盛頓出發,跳傘降落在這棟酒店的樓頂。剛進入酒店沒多久,就在天台的樓梯間發現這個昏迷的女人,我不認識她,她應該是這所酒店的服務員,我從她身上拿到一張通用房卡,就把她抬進來這個房間,準備做點壞壞的事,誰知道什麼都還沒做,就遇到你們在隔壁房間敲門,我就先把她鎖起來,後面的你們也知道,這女人早不醒晚不醒,搞到現在我連解釋的機會都沒。」

聽完對方的話陳復無語∶

「他喵的紐約都成地獄了,你還有心情做壞壞的事?還有超能局是什麼鬼?你的怪手又是怎麼回事?」

邁克爾不敢回應關於壞壞的事那個話題,直接回答其他∶

「復仇者聯盟看過吧?超能局就像美國隊長所在的神盾局差不多的組織,就是負責管理我們這些超人的。當然超能局的科技並沒有電影那麼誇張。而我是一名基因戰士,所以我的右手可以變成虎爪。」

陳復行人都有點意外,聽到基因戰士,第一時間反應是不是祖國的機密泄露。

陳復繼續問道∶「什麼是基因戰士?為什麼可以把身體某一部分變成野獸?」

邁克爾十分老實的回答∶「基因戰士就是把我們身體里的基因和某一種獸類基因結合,成功結合獸類基因的都可以變異出某方面獸類特徵並且身體素質得到很大的強化,但是基因戰士成功率並不算高,很多人死在手術台上。但成功結合獸類基因的人無一不實力大增,只不過有一個缺點,就是結合獸類基因的契合度越高,智商就會越低,理智也會越低,能獸化的身體面積也越多。」

陳復有點驚訝,和陳樂天強化基因細胞加速細胞活性的技術不同,美國選擇了違反自然定律,把人和獸用基因技術結合,人為地創造出新物種。

陳復吐槽道∶「那你覺得自己還算人嗎?」

邁克爾有點迷茫∶「我也不知道。」

陳復也不在這個話題上浪費時間,繼續問道∶「喪屍是怎麼回事,現在外面怎麼樣?還有為何紐約的通訊全部罷工?」

邁克爾臉色凝重∶「病毒不知道怎麼來的,白宮也在調查,但同一時間美國基本上所有大城市都爆發了喪屍病毒,除了和白宮聯繫上的幾個紐約市議員,整個城市所有官員都失聯的只有紐約,所以總統才派我來調查。現在除美國外,很多國家都受到病毒入侵,包括你們的國家。紐約的通訊為何會被關閉我也不知道,這也是我要調查的問題之一,但出了紐約信號就會恢復,但要快,沒有人維護的通信設備不知道能維持多久。」

陳復點了點頭,向著身後的顧家強說道∶「小強,幫他包紮一下。」

隨後便不理邁克爾,向著林振強走去。

邁克爾雖然聽不懂陳復和顧家強之間的國語對話,但見到陳復交代顧家強一句,顧家強便幫自己包紮,邁克爾也慶幸自己不用死了。

邁克爾看得出來陳復想聯繫國內,於是便叫住陳復∶「那位強人兄弟,你是不是想聯繫國內?我有衛星電話,但我也不知道會不會被白宮監控,你自己決定。」

陳復回頭意外的看了一眼邁克爾∶「謝謝你的好意,我們還是出了紐約自己聯繫,還有我叫陳復,你可以叫我陳。」

邁克爾點了點頭∶「OK,謝謝你放過我,陳。」

同時,金髮女郎終於停止了哭泣,因為人已經體力耗盡再次昏迷。

羅斯琪真的鬱悶,衣服被金髮女郎的眼淚打濕一大片,還不知道怎麼處理金髮女郎這個累贅,留下她吧,分分鐘被這個怪人邁克爾做壞壞的事,帶上吧,又是一累贅。

林振強看出了羅斯琪的鬱悶,走向邁克爾對着邁克爾道∶「把通用房卡給我。」

邁克爾也乾脆,把通用房卡給了林振強。

林振強指着金髮女郎道∶「灌點水給她,把她送回我們房間,我們繼續清理隔壁房間的喪屍和搜索物資。」

羅斯琪點了點和顧家強一起把金髮女郎抬回自己的套房。

陳複本來想和林振強探討一下,但這個邁克爾不管也不是辦法。

陳復走向邁克爾,向著邁克爾道∶「紐約的事已經不是你們幾個人能處理,白宮太小看紐約的事態,給個建議你,逃出紐約才是你現在的首要任務。有沒有打算和我們組隊一起逃出紐約?」

邁克爾也明白陳復等人實力遠高於他,也把逃出紐約當成首要任務,他也不是傻子,為了所謂任務搭上性命是愚蠢行為。

邁克爾點點頭,把手伸向陳復,陳復也伸手和邁克爾握的手握在一起。

《末日之國產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