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某種血脈的羈絆
某種血脈的羈絆 連載中

某種血脈的羈絆

來源:google 作者:舒梅霞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潯 江遲衣 現代言情

《隔世落花》江遲衣&江潯序:「失去依靠,理性開始崩塌,我從高處墜落,跌入一個又一個世界,終於,看清」2005年7月14日凌晨,雨夜江遲衣第一次出現在他的身體里展開

《某種血脈的羈絆》章節試讀:

《隔世落花》江遲衣&江潯序:「失去依靠,理性開始崩塌,我從高處墜落,跌入一個又一個世界,終於,看清」00年月日凌晨,雨夜。
江遲衣第一次出現在他的身體里。
江潯被討債的人追到,打得奄奄一息。
他倒在了血泊中。
周圍是璀璨的,刺目的紅,貪婪肆意地在少年的白襯衫蔓延,綻開紅蓮。
誰都不知道,江潯失去意識的前一秒,他其實只想…只想要一個擁抱。
那晚的雨太冷了,傷口反覆潰爛,身體冰冷地如寒夜裡的飛雪。
他卻只想要一個擁抱。
恍惚中,江潯聽到了一聲低沉的笑,那是他這輩子都忘不掉的聲音,他說:「江潯,你還是需要我。」
再次醒來,江潯躺在病床上,手邊有一張便貼,寫着「江潯,很高興遇見你。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江遲衣,你的副人格。
我很期待取代你」墨跡潦草奔放。
江潯神色不變將便貼扔進垃圾桶。
00..窗子外透出猩紅的光,枯樹棲落的烏鴉也哀嚎。
「我艹你媽的江潯,狗東西!」
中年男人滿臉紅暈,一股酒精摻雜着汗液的惡臭散發開來。
他是江潯的繼父。
那個夜晚,繼父下手很重,喝過酒後如失去理性的野獸,流露血腥的本性。
江潯一開始佔據上風,可直到那個男人一句,「你跟你媽一樣那個賤人一樣!」
江潯不動了。
一秒又一秒,彷彿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再後來,以繼父被打進醫院這場「父慈子孝」的鬧劇才結束。
江遲衣很安靜地當一個旁觀者。
江潯清理傷口的時候忽然開口,「你看夠了嗎?」江遲衣:「?」他都快以為江潯是個小啞巴了。
江遲衣答非所問:「你的母親對你很重要嗎?」又是長時間的沉默,直到江遲衣以為他都不會回答了,他才說:「嗯…是也不是」「她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和別人走了,或許我們之間有着某種血脈的羈絆吧。」
江遲衣想,江潯之所以和自己說這麼多,是因為沒人傾訴吧。
00..江潯站在天台上,向下俯瞰這個他生活了年的城市。
街道上人流依舊,世界失去他也不會停止轉動。
他邁上圍欄,準備赴死。
江潯厭倦地闔了眼,他只是想,終於可以解脫了。
江遲衣幾乎...

《某種血脈的羈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