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年下小奶狗他又凶又瘋
年下小奶狗他又凶又瘋 連載中

年下小奶狗他又凶又瘋

來源:google 作者:灼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秦銘 許菁 霸道總裁

一夜宿醉,醒來後,許菁發現自己居然見色起意,對小奶狗下了手?!十年前,她救他於水火十年後,他步步為營,只為俘獲她的心他將她禁錮於懷中,淡淡一笑,「我們之間,從來就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扯不斷的宿命……」*婚後某日「別鬧了,讓我好好做飯」許菁想將某個人形掛件從身上拉開「我們等會兒再吃也可以」秦銘貼着她的耳畔,低低出聲許菁還未開口,便對上一雙滿目祈求的墨眸,甚是可憐「不可以嗎?」誘人的聲線,委屈的聲音,着實讓她難以拒絕某人見狀,趁機封住她的唇,眸中儘是得逞的笑意事後,許菁只能揉着腰,捶床暗嘆:可惡,又被騙了!展開

《年下小奶狗他又凶又瘋》章節試讀:

許菁瞪大眼眸,身子彷彿被灌了水泥似的,完全無法動彈。

就在許菁以為自己的人生可能就要到此為止之時,一道修長的身影忽然出現了她的眼前。

那個男人身穿深黑色西裝,從後面一把拽住了段越,想要去奪他手中的鎚子。

但是段越此時已經瘋癲,反手就拿着鎚子向他砸去。

他快速避開,鎚子卻砸到了旁邊的車上。

只聽得「砰」的一聲,車窗碎裂,車門變形掉落在地。

那個年輕男人的動作極快,一腳踹向了段越的膝蓋,使其不得不半跪在地。

趁此機會,他將段越雙臂一折,束於身後。

接着,一個彪形大漢大步向前,將段越的腦袋按壓在地,完全制服。

他鬆開了手,轉身拉開了車門,看向許菁,溫聲問道,「有受傷嗎?」

靠近了,她才發現這個男人膚色白皙,細緻如瓷,容顏俊美,宛若神祗。

他的一雙眸子尤其好看,如同黑曜石一般熠熠生輝。

可惜,此時的許菁真的沒有心思欣賞。

她努力忍住如潮水般襲來的暈眩感,強撐着意識,艱難開口。

「麻煩,送我去醫院。我,我被下了,迷藥。」

說完,許菁便暈了過去。

那個年輕男人面色一沉,預示着狂風暴雨的來臨。

他緩緩轉過頭來,看着被壓在地上的段越,墨色瞳孔中泛着一絲寒意。

「是誰給你的膽子,對她下藥?」

「哈哈哈,只要能得到她,下藥又算什麼?」

段越的雙眼布滿了血絲,笑得瘋狂。

他將視線慢慢轉向許菁,惡狠狠地道,「這次算你走運,我還會再來找你的!」

那年輕男人的俊臉越來越沉,眸中的寒意也越來越甚,「你以為,你還會有靠近她的機會嗎?」

段越的神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上下打量着他,皺眉問道,「你到底是她什麼人?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

那個年輕男人沒有理會他,只是慢慢蹲下身來,注視着他的手,緩緩出聲。

「你剛才用哪只手碰她了?」

未待段越答話,他便又垂着眸,自言自語道,「似乎,兩隻手都碰到了。如此……」

他頓了一下,緩緩抬起眼眸,嘴角的笑意卻冰冷至極,「那便廢了吧!」

保鏢立刻領會,壓坐在段越身上,而後拿出絲巾塞入他的嘴巴,並將他的雙手牢牢控制住。

秦銘緩緩起身,慢悠悠地拿起了一旁的鐵鎚,嘴角染上的笑意愈發濃郁,眸色更是深得駭人。

段越瞬間瞪大了雙眼,滿臉驚恐,想要哀求,但嘴巴卻被牢牢堵住,發不出任何話語。

無論他如何掙扎,都無法逃脫。

只聽得「砰」的一聲,鐵鎚落地,骨架斷裂,鮮血四濺,一雙手轉瞬變成了肉泥。

段越顫抖着身體趴在地上,面色慘白一片,周身被流淌出的鮮血染紅。

那年輕男人微微垂眸,看着自己手上被沾染的幾滴血跡,嫌惡地皺起了俊眉。

一旁的保鏢反應很快,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純白絲巾,恭敬地遞給了他。

他的眉頭舒展,慢條斯理地擦了擦手,又將其交給了身旁的保鏢,淡淡勾唇,「處理好,不留痕迹。」

保鏢熟練地伸手接過,點了點頭。

那個年輕男人緩緩轉身,待看到那張熟悉的容顏之時,臉上的寒意瞬間消退,神色是從未有過的柔和。

他慢慢躬下身子,一隻手輕扶着她的後背,一隻手從她的膝下穿過,小心翼翼地將她抱了起來。

他的動作是那般輕柔,彷彿懷中的是失而復得的珍寶,稍不注意,便會破碎似的。

待許菁醒來之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入目便是一片白色,鼻尖傳來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許菁明白,自己已經在醫院了。

除了腦袋還有些暈,身上並沒有其他不適。

看來,她已經得救了。

她慢慢坐起身來,環顧四周,發現自己的床邊竟坐着一個年輕的陌生男人,模樣十分俊美。

他的雙眸緊閉,長睫輕輕垂下,五指成拳,輕抵着額頭,似是在小憩。

怎麼感覺,她似乎在哪裡見過他?

許菁想了想,忽然憶起自己被段越下了葯,在即將昏迷之際,是他救了自己!

就在這時,那個年輕男人忽然睜開了眼,一雙幽深的墨眸與許菁的悄然對上。

剎那間,許菁的心跳竟驀然漏跳了半拍,呼吸也跟着一窒。

墨色瞳孔深邃至極,仿若看不見底的深淵,幾乎要將人吸了進去。

沉默半晌,他勾了勾薄唇,率先出聲,「感覺如何?」

許菁瞬間回神,連忙道,「我沒事,謝謝你救了我。」

回想起昨晚的事,許菁忍不住有些後怕。

若不是她優柔寡斷,念及以前的些許情誼,也不至於讓段越得逞。

幸虧遇到他好心相救,否則後果真的是不敢想像。

想到段越,她又不禁蹙起黛眉。

年輕男人淡淡「嗯」了一聲,彷彿看穿了她的顧慮似的,又開口道,「襲擊你的人,已經被警方帶走,應該會判刑,你不用擔心。」

許菁聞言,不由得放下了心,點了點頭。

她頓了一下,忽然又想起了什麼,補充道,「我叫許菁,經營一家科技公司。這次多謝你的相救,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儘管開口。」

「舉手之勞而已。」他的語氣平靜,似乎這只是一件再也尋常不過的小事。

「那你叫什麼名字?」

年輕男人注視着她,似乎要從她的臉上看出點什麼,但她的眸色平靜,並無波瀾。

遲疑了一瞬後,他還是慢慢勾了勾唇,「我是秦銘。」

「秦銘……」

許菁在口中喃喃喚了一句,隨即又抬起眼眸,淺笑盈盈。

「回頭我請你吃飯吧。」

一剎那,秦銘的眸中滑過一絲失落,但是很快又被掩了下去,恢復如常。

他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嗯了一聲。

未過多久,醫生進來確認許菁沒有什麼問題,便讓她出院了。

只是,許菁的車被拆得七零八落,已經送去4S店維修。

正當她準備打車回去的時候,秦銘主動提出可以送她一程。

剛被別人所救,許菁怎好又麻煩別人,便出言婉拒。

「謝謝你的好意,你已經幫了我很多,我可以自己回去。」

「藥效還沒有完全褪去,你現在有些頭暈,不適合單獨離開。」

他的聲音溫潤如水,讓人着實難以拒絕。

許菁想了想,最終還是同意了。

如戰鬥機翼一般的車尾,金屬銀質的車身,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

饒是她對車沒有研究,也知道眼前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蘭博基尼超跑。

顯然,這個男人非富即貴。

但是,他本人似乎毫不在意,只是極其自然地幫許菁拉開車門。

許菁順勢坐了進去,禮貌性地向他道了一句「謝謝」。

等待好幾秒,秦銘也沒有關閉車門,眸光反而落在許菁的身上。

許菁低頭看了看自己,似乎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正當她疑惑之時,高大的身子慢慢壓了下來,兩人之間的距離也在不斷拉近。

淡淡的雪松香氣沁入鼻尖,帶着獨有的清冽,彷彿將她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

許菁的呼吸一窒,一種從未有過的悸動感湧上心頭。

此刻,他們靠得極近。

許菁的心跳瞬間亂了節拍,下意識地別開了臉。

她也不是沒有過戀愛經驗,但還是第一次對一個人這樣心跳加速。

莫不是太久沒談戀愛了?

就在許菁暗暗思索之時,耳畔忽然響起「咔噠」一聲,隨後身上便傳來一陣束縛感。

她下意識地回頭,紅唇無意間擦過柔軟的肌膚,雙眸瞬間睜大。

《年下小奶狗他又凶又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