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門團寵小嬌娘
農門團寵小嬌娘 連載中

農門團寵小嬌娘

來源:google 作者:大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江阮 陸慎行

江家幺女嫁給了後溪村的一個瘸子,新婚當晚,新娘自殺,現代職場女妖精江阮穿越來看着瘸腿的丈夫,長得帥,身材好,她顏狗,吃不着看着也是舒服的,她忍了可是,這家裡的爛包樣,江阮忍不下去了為了讓自己過的舒坦,江阮不得將前世的本事,全都拿出來沒想到的是,她竟然……意外將殘廢丈夫給治好了誰能想到,江阮的身體竟然是個自然葯爐,治療百病可算是便宜了陸家相公了:「娘子,為夫腿受傷了……」「娘子,為夫腰受傷了……」「娘子,……」江阮扶腰滿臉薄怒:陸慎行,你給我滾出去!展開

《農門團寵小嬌娘》章節試讀:

陸慎行看着那邊江阮,卻對陸華梅道:
「梅子你先回去吧,趕明兒帶着軒哥兒來,等下我跟你嫂子,就去你嫂子娘家了。」
陸華梅道,「知道了,大哥我跟二伯家說好了,等吃了飯,你去借車就行。」
從後溪村到江家,其實不遠,走道兒的話,半個時辰。
陸華梅說借車,其實就是為了她大哥!
陸慎行腿不好使,走路不方便,尤其是走那麼遠的路,腿肯定受不了。
可這些話,陸華梅又不太敢明說,她大哥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她也就是提了一下,這便轉身要離開。
江阮站在廚房門口處,看着陸華梅,「我飯做好了,你要不要吃點?」
陸華梅道,「不吃了,你以後對我大哥好點,我肯定也會對你好的。」
江阮笑着應了聲,「他是我丈夫,我肯定會對他好。」
……
陸華梅走後,陸慎行跟江阮吃了一頓。
對陸慎行來說,很是豐盛的早飯。
沒想到,江阮的廚藝會那麼好,簡單的早飯,味道都那麼好。
江阮飯量小,一晚麵湯一個餅子就吃飽了,瞧着還剩下一些餅子,江阮直接拿起來給了陸慎行。
「你多吃點,味道還行吧?家裡東西有些少,下次咱去買點。」
陸慎行點點頭,表示飯菜味道還行,隨即才道,「我腿腳不方便,幾乎不去集市上,你要是有想要的,回頭我讓梅子給你買來。」
江阮道,「那我自己去集市上買,能行嗎?」
「行,等下次讓慎武幫忙將腊味賣了,掙得的錢,全給你來拿着。」
江阮笑了笑,「咋還用麻煩別人,我也能去集市上賣腊味。」
江阮本來是想問一下陸慎行腿的事兒,可又怕他們剛成親,這才頭三天,不好問那麼敏感的話題,就閑扯了一些瑣事。
今日回門,註定是走的比較晚了。
陸華梅說好的,車子她已經給二伯家打好招呼,用的時候直接去牽來就好了。
沒想到,等陸慎行去牽車,那邊二伯家說,牛車去拉糧食去了,不在家裡。
瞧着空手回來的陸慎行,江阮不用問,也知道,這是沒藉著車。
「不行咱們就不回門了,等再過兩日,我回娘家一趟,說一下就是了。 」
可陸慎行卻道,「你是嫌棄我不行?」
「我沒有,你也別這樣想。」
江阮蹙眉,咋感覺陸慎行有點難相處,別是她下錯了賭注,陸慎行是個不值得依託終生的人。
「那就走着去,明年咱買個驢子,今後出行就不怕了。」
陸慎行說著,將拐杖拄好,伸手要去提陸華梅給他們準備的回門禮物。
奈何東西多,提不了那麼,見他費力不行,江阮忙着上前。
「我來拿這兩匹布。這個是梅子給買的,我想着,等回頭我把錢給她吧,咱們回門的東西,咋也不能讓小姑子給出錢。」
「嗯,也行!」
這一路,江阮跟陸慎行真的是走路而去的。
別看陸慎行瘸着一隻腿,可性子倔,走路快的不行。
緊趕慢趕,在晌午飯的時候,趕到了江家!
江家的條件比陸家更差,住的地方也是靠山搭建的棚子,衣服破損縫縫補補還能將就幾年,可這家要是沒個擋風雨的住所,怎麼能稱之為家?
本來是想將這幾年的積蓄,拿來做新房子,可老祖宗一去世,光是買了一個不錯的棺材板,都需要好幾兩銀子。
更別說要修繕房屋了。
江阮看到這般慘不忍睹的房屋,內心是一陣草泥馬奔騰,真的是想不到更糟糕的形容詞來說了。
她原以為陸家很慘,沒想到江家更慘。
可她記憶中,原主那股子來自書香門第之中的自信,是哪裡來的?
老天爺給的嗎?
未等江阮先走到江家門口處去喊人,那邊院子里就走出來了三個人。
挺大小夥子,高低差不多,人顯得很瘦,有些營養不良,在看到江阮跟陸慎行後,快速從院子里走了出來。
「小妹,你回來了,爹娘剛才還說,怕你心生怨恨,以後不跟家裡親了。快進來。」
說話的這個少年,今年剛是二十四,在沒來到渝北之前,在皇城有個文官家的嫡女未婚妻,後來江家老爺子出事,這婚事也就罷了。
可也是從被退婚後,江阮大哥,江錦,瞧着是個沉默寡言之人,可對小妹,那是放在心上疼的。
若不是因為家裡實在是太窮了,怎麼會讓小妹先嫁人。
這才江阮一來,就被江錦,以及江阮其餘兩個哥哥,江河跟江濤。團團圍住,問東問西,擔心她被陸慎行那個王八蛋給佔了便宜。
江阮被三個哥哥圍着,倒是突然覺着一陣溫暖。
這些親情,可是她在現在所沒有感受到的。
「哥哥放心就是,我脾氣那麼烈,豈能受的了委屈。你們可去問問陸家老大,他能欺負得了我?」
陸慎行正是聽到江阮囂張霸氣的話,冷淡的面上,不帶任何情緒。
語氣也是乾巴巴的說道,「欺負不得,姑娘家自然是要用來疼的。」
沒想到陸慎行會說這話,倒是讓江氏三兄弟,頓時找不到為難陸慎行的理由了。
可卻一想,他們家千嬌百寵的小妹,嫁給了一個瘸子,這心裏咋能痛快得了。
故而,江錦只是將妹妹迎入了屋裡,對於陸慎行,自當是忽視瞧不見的那種。
江阮被哥哥帶入院子里,瞧見那邊屋裡走出兩人,四五十歲的年紀,女人長相秀美,皮膚倒是緊緻,可眉眼之間帶着愁緒,尤其是見到江阮後,眼淚瞬間落了下來。
「我可憐的阿阮,是娘對不起你啊。咱們江家就你這麼一個幺女,是娘對不起你啊。」
哭訴的周氏,被丈夫江賢祖呵斥了一聲,「今日女兒回門,你哭什麼哭。阿阮,快來,讓爹看看,在陸家可有受了委屈?」
江阮聽着眼前二老說的話,心裏也是明白,爹娘是個偏寵她的。
她忙着上前,輕聲說道,「爹娘放心,陸家的人,對我都極好。」
周氏一聽江阮這話,心裏有些不一樣,忙着拽了女兒的手,拉着就往屋裡去。
「阿阮,你怎麼幫陸家說話了,咱們不是說了,你嫁過去不過是個幌子,等爹娘攢夠了錢,就親請你和離回來。我家阿阮咋能嫁給一個瘸子。」

《農門團寵小嬌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