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連載中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

來源:google 作者:唐默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棉 蔚承安

姜棉死後,魂魄附入玉佩眼睜睜的看着她的丈夫與妹妹將她分屍,以她的血肉精氣,滋養祖墳這時,她才知道,她那情深意重的好夫君,體貼溫柔的好妹妹,早就勾搭成奸她的姻緣,從始至終,都不過是謀取她性命的陰謀滿腔的怨恨化為實質,震碎了她附身的玉佩,姜棉的魂魄也隨之四分五裂飄飄蕩蕩間,她闖入了一本書中……見到了與她現在截然不同的人生原來,她是個被搶走氣運的主角……展開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章節試讀:

第8章 下馬威 姜家正門,街上圍了一圈的人,聽說姜家正牌的大小姐回來了,全都跑出來看熱鬧。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這個孽女,簡直是要氣死我了!」 姜逸仁砸了廳里的一套茶具還不解氣,又把桌案上擺着的幾件瓷器全都砸了,心裏這口氣才算緩和一些。 姜月坐在一邊靠在吳氏懷裡哭得凄然。 從她跑回來之後,姜月的眼淚就沒停過,不管姜逸仁和吳氏怎麼詢問,姜月都不肯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最後還是姜逸仁逼問她的侍女,才知道姜月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 「這個逆女,讓她滾!現在就讓她滾!我姜家沒有這樣的女兒!氣死我了!」 姜月埋頭在吳氏的懷裡,兩隻耳朵卻一直關注着姜逸仁的動靜。 姜逸仁越是和姜月生氣她心裏越是得意,可聽姜逸仁竟然要把人趕走,姜月哪裡能同意,忙從吳氏懷裡出來拉住姜逸仁額手臂。 「父親,不可!」 「哼!這個逆女這樣折辱與你,你還替她說話!」 姜逸仁最是心疼自己這個德貌兼備的女兒,有她說話,姜逸仁怒氣壓了三分,坐回位子上讓人來把堂里打掃乾淨。 「父親,如今外面已經有許多人在圍着了,若是父親此時把人趕走,怕是要壞了姜家的名聲啊!」 姜月一說,姜逸仁更加生氣了。 姜棉母女兩個還沒有入府就已經鬧出這般風波,若是入了府,還不知要如何攪得家宅不寧! 「父親息怒,街坊百姓大抵不敢如何議論官宦之家,可是咱們不能為了姐姐而得罪了東昌侯府啊!如今世子就在外面,若父親趕走姐姐,怕是也會讓世子臉上不好看,畢竟人是他接回來的。」 姜月徐徐道來,姜逸仁頭痛地閉上眼,良久之後才沉聲道,「去打開正門,把人速速帶進來,莫要讓他們在外面再丟人現眼了!」 說完,姜逸仁便擺擺手,一副不想在說話的樣子。 吳氏臉色難看,姜月卻拉着她離開了正堂。 「娘,您暫且忍耐一番,等她們母女入了府,兩個窮鄉僻壤里走出來的女人,還不是任您拿捏。」 姜月小聲安撫着吳氏,吳氏雖不願意,形勢所迫不得不應了下來。 「就這樣吧,你去安排她們入府,我去看看你父親。」 吳氏說著便走了,姜月留在原地,望着大門的位置雙手緊攥成拳。 「小姐,小姐?」 丫鬟琴頭低低喚了兩聲,剛剛姜月的表情實在太猙獰了,嚇得琴頭到現在還不敢正眼去看她。 「走吧,我去迎接我的,好,姐,姐。」 姜棉扶着蘇氏已經到了姜府正門,周圍的人紛紛讓開,給她們留了一條路出來。 「聽說這位才是姜家的正經大小姐!從前那個叫了十幾年大小姐,其實是個庶出的!」 「我怎麼聽說,這位是個庶出的小姐,府里那位才是嫡出小姐?」 「這誰知道呢,不過要真是庶出怕是不能走正門了吧?咱們啊,還是看着吧!」 人群議論紛紛,混在人群中的姜府下人越聽越是心驚,這樣的傳聞到底是怎麼鬧得人盡皆知的!為什麼大小姐才到京城,就已經有這麼多人知道了! 這一切只有姜棉自己知道。 一路上她雖然總是避開蔚承安,但是在下人面前,她世子妃的架勢擺得十足。 那些下人們為了討好這位未來的世子妃,當然不介意幫着世子妃傳播一些有益於世子妃的謠言。 這也得益於蔚承安的小心思,若是這些僕從都換成了他的心腹,知根知底的,姜棉根本不會有這個機會。 如今好了,總不至於她和母親慘死而無人問知。 姜府大門打開,姜月拘着和善的笑容站在門口迎接姜棉和蘇氏,全然看不出剛剛受辱跑走的樣子。 她這個模樣叫蔚承安看着就心疼,看向姜棉背影的目光也帶上了些許陰寒。 蔚承安的目光還沒收回去,姜棉突然轉身,蔚承安心虛慌亂地轉頭過去避開姜棉的視線。 姜棉唇角微不可察地揚了揚,轉而柔聲道,「承安,你是東昌侯世子,你先走吧。」 「無妨,外頭日頭太強,我們還是快扶着夫人入府吧。」 蔚承安說話間走上前來,在另一邊一起扶着蘇氏,三人一起走入姜家。 姜月一口牙都要被咬碎,卻還要撐着笑臉給蔚承安行禮。 「姐姐快些吧,父親已經等候多時了。」 姜棉斜了她一眼,淡淡地哼了一聲,扶着蘇氏被人領着往正廳去。 雖然這條路姜棉已經走過很多次,但是她仍然裝着第一次來姜府的樣子,和蘇氏一樣表情故作鎮定小心謹慎。 到了正廳,姜逸仁已經帶着吳氏等在門口。 「見過世子殿下,有勞世子殿下帶小女和賤內回京。」 「姜大人言重了,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既鍾情於棉棉,自然希望她合家歡好,能從家裡出嫁棉棉一定也很高興。」 姜逸仁和蔚承安旁若無人寒暄了起來,丟下姜棉和蘇氏兩個人站在一邊格格不入。 這便是下馬威了,姜棉心中好笑,仰頭往屋檐上瞧,看上面的獸頭有幾顆牙齒。 蘇氏倒是如了他們的意,越是被人冷落就越是緊張,連手腳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放。 「瞧你們光顧着說話,都忘了蘇家姐姐和棉棉還站着了,快進屋快進屋坐着。」 吳氏一直注意着蘇氏的一舉一動,見時候差不多了才開口,心中對蘇氏的警惕也降到了最低。 不過是個農戶家的女兒,不足為懼,倒是這個姜棉,沉的住性子,怕是個不好對付的! 「是我太急着想與棉棉成婚,姜大人莫要見怪。」 「哈哈哈,世子快請進,咱們別在院里說話!光顧着和世子說話,都忘了棉棉和花娘還在這,是我的不好了。」 姜逸仁一拍腦袋好像真的把這母女兩個給忘了一般。 「父親把我和娘忘了也不差這一回了,只是我有句話想要問問父親,這麼多年來,你對娘和我可有過半分愧疚!」

《女主重生後,氣運回來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