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偏偏遇見你
偏偏遇見你 連載中

偏偏遇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杜牧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杜牧雪 現代言情 蘇澈

記者看到男子的出現,快速衝上前去,攝影機對着男子閃個不停,人群攢動的更加厲害了,大喊着「蘇澈,蘇澈!」朝着男子的方向涌過來,卻被保鏢攔在了距離男子一米遠處「請問,您對這次出演好萊塢電影,有什麼感想?」「您回國,是想回國發展嗎?」展開

《偏偏遇見你》章節試讀:

蘇澈似乎又聽到了那句囈語,「要是有場流星雨就好了!
一股內疚感又再次從蘇澈心底升ꎭ꒒ꁴ꒒起,他想補償她,也或許,想通過這樣一種方式來減輕自己的不安。
鬧鐘聲響起,杜牧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拉開窗帘,整個城市籠罩在晨曦之中,靜靜的,讓人的心情格外舒暢。
七點起床,洗漱,吃早餐,抱抱雪寶。
八點準時出門,過半到達小店,開始這平凡的一天。
可能有人會說,這樣的人生太過無趣,可這樣簡單的生活,一直是杜牧雪嚮往的生活,等到過幾年有了錢,她就想將父母跟弟弟接過來一起住。
走過熟悉的十字路口,蘇澈的海報粘貼在最大的熒幕上,杜牧雪陡然睜大雙眼。
昨天的搶劫犯,是……他?
杜牧雪上班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
想到昨天蘇澈臉上的神情,杜牧雪下意識的有點抱歉,人家是靠臉吃飯的,自己一拳下去確實有點不對。
可這也不能全怪她,誰讓他昨天突然從背後出現捂住她的嘴,自己屬於正當防衛,這樣想着杜牧雪有點釋然。
然而蘇澈看着臉上的淤青漸漸好轉,心情並不怎麼愉快。
這女人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找了一個星期依然沒有消息,讓蘇澈很窩火。
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一飲而盡,走到架子鼓面前,敲了起來,聲音噼里啪啦地響表達着演奏者的不滿。
杜牧雪剛洗完澡,用毛巾擦着濕漉漉的頭髮,隔壁架子鼓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杜牧雪不以為然,頭髮半干,便爬上床,捧起一本書讀了起來。
一小時後。
杜牧雪放下手中的書,看了眼時間差半刻鐘十二點,可噼里啪啦的聲音並沒有減弱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杜牧雪終於忍耐不住,摁響了對面的門鈴。
而生氣的某男人忘情演奏着,並沒有聽到那頻頻響起的門鈴聲。
聲音不斷的充斥着杜牧雪的大腦,杜牧雪終於情緒失控對着門拳打腳踢起來。
蘇澈也終於察覺到門口的動靜,放下了那兩個棍子,意識到自己擾民了。
打開房門的時候,就看到了那張他熟悉的臉。
是她!
「先生,現在已經凌晨了,您演奏能不能去別處,還有人要睡覺!」
杜牧雪語氣有些惱,顯然她再次忽略了那張眾所周知的臉。
「對不起,打擾到你休息了。」
蘇澈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生氣的女子,發現她發脾氣的樣子居然有一絲絲可愛。
杜牧雪察覺到有一絲不對時,嘴裏已經吐出「蘇――澈。」
「hello,又見面了。」
蘇澈笑到。
杜牧雪看着眼前比她高出一頭的男子,有點尷尬。
他彎下腰,在她耳邊輕聲道:「臉盲是病,得治。」
杜牧雪身子微顫,後退一步,她不喜歡與男人靠太近。
「你叫什麼名字?」
蘇澈雙手插兜,靠在門邊,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蘇澈也有點恍惚,原來她與他真的不相識。
杜牧雪有點驚訝,為什麼問她名字,要讓她掏醫藥費嗎?
可明明錯在他呀!
「上次打傷你,我很抱歉,但是你侵犯我在先。」
杜牧雪揚起脖子,理直氣壯。
蘇澈有些可笑,這女人還真是有點意思,「所以呢?
我要跟你道歉嗎?」
語氣輕佻,似乎他才是那個討債的人。
杜牧雪遞給他一個白眼,不想跟他多說,轉身打開自己房間的門。
「對不起。」
,這聲道歉來的有些突然,「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那時候有狗仔跟蹤我,我才拉你做的擋箭牌,還有今晚的事也是我的錯,打擾你休息了,不過,」,蘇澈微微停頓,「小姐,你穿成這樣就出現在我家門口,我還真是下了一跳呢。」
杜牧雪低頭這才注意到自己現在穿着的是可愛的兔子睡衣,臉上浮現一股熱意,「我該休息了,你也早睡。」
她快速進門,關門之際,蘇澈堵住了門。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杜牧雪。」
「杜牧雪你的睡衣真的很有特色呢!」
說著蘇澈還上下打量了一下。
杜牧雪羞紅了臉,快速將門關上。
看着緊閉的房門,蘇澈心裏湧現出一抹異樣的感覺。
沒想到自己找了她一周,而她就住在自己對面,上天還真是眷顧他呢?
杜牧雪,好久不見!
第二天下午七點。
杜牧雪剛送走一個客人,便走進來一位戴着黑色鴨舌帽跟墨鏡的男子。
「歡迎光臨。」
杜牧雪走上前去。
「請問您需要什麼嗎?」
「我需要一頓飯的時間。」
「啊?」
男子摘下墨鏡,露出那雙狹長的眼睛,嘴角也浮上一抹笑意,「杜牧雪,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專門來請你吃飯。」
杜牧雪看着眼前的蘇澈有點迷糊,他是不是有點自來熟?
一個大明星不是應該待在劇組拍戲或者宅在家裡嗎?
明星不是很忙很少見嗎?
為什麼自己三天兩頭見他?
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
蘇澈見杜牧雪不說話,俯身,「我可是推掉通告來陪你的!」
杜牧雪瞳孔放大,不由得打量眼前的男人,若有所思。
蘇澈仍笑吟吟地看着眼前打量自己的女人,一副任君觀賞的表情。
「傳聞蘇澈並沒有什麼孿生兄弟呀,你真的是蘇澈?」
杜牧雪並不關注娛樂圈,但艾笑卻是做這一行的,所以耳濡目染,她也有些了解。
艾笑說,蘇澈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他現在的成就都是他自己一步步走出來的,從不依仗。
她還說,阿雪,我的夢想就是成為像蘇澈那樣的人,用自己的努力走出萬丈光芒。
可眼前的男人除了那一樣的顏值外,並沒有什麼說服力。
蘇澈真的要吐血了,這真誠的提問,他想忽視都不行。
為什麼每次遇到這女人她總想挑戰他的忍耐度,以為他真的很閑嗎?
鬼知道他為了跟她吃飯答應了多麼忍辱負重的要求。
深吸一口氣,蘇澈又重新戴上了墨鏡,既然語言溝通不行,那就只能身體實踐了,抓住女人垂在腰間的手,就往外走。
杜牧雪還在等着回答,就感到手腕傳來一股力,將她往外拉,她只得踉蹌着跟了上去。
「喂!」
蘇澈扭頭看身旁有些怒氣的女人,「你要是想明早出現在頭版新聞上,大可繼續!」
杜牧雪微愣,男人的氣場太強大,她一時有些無措。
最後,杜牧雪無奈應約,鎖上了小店的門,上了蘇澈的車。
當車停下來杜牧雪以為會是個五星級飯店的時候,才發現現實果然很骨感。
超市。
蘇澈推着購物車,挑選着食材在前面走着,不停的往購物車裡扔東西,杜牧雪很是無語,他們什麼時候熟識到一起逛超市的地步了。
「你喜歡辣的還是甜的?」
蘇澈拿着兩袋底料。
「辣的!」
蘇澈將辣的扔進購物車裡。

《偏偏遇見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