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連載中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

來源:外網 作者:沈亦崢林渲染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沈亦崢林渲染 網遊動漫

林渲染這個女人十分不簡單,明明已經嫁入豪門了,結果她竟然主動提出了凈身出戶?也不知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經歷這麼多的情感波折,所有人都認為她已經對愛情妥協了,結果此女不僅打破了人生的統一認知,並且還讓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她離婚後的驚艷蛻變,馬上女強人就要上線了。展開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章節試讀:

會在這裡碰到沈亦崢,林渲染挺意外的,但還是客氣地笑笑,「沈總走錯地方了,這是女廁,男廁在隔壁。」

「你要和什麼男人鬼混我不管,但絕對不能帶着悅悅!悅悅是我的女兒,立刻把她送回去!」

他習慣性地對她用命令語氣。

林渲染原本客氣的表情因為這話浮起了冷笑,「你的女兒嗎?沈總,您知道悅悅出生在上午還是下午嗎?那天是陰天還是晴天?她出生的時候經歷了什麼?」

「……」

沈亦崢被狠狠滯住,一時間竟不能作答。

和林渲染結婚後,他更多的時間都呆在公司,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時間出差。

他唯一記得的是,自己出差回去家,她已經生完了孩子。

林渲染酸澀地垂了頭。

她曾讀過一本小說的介紹,說的是一個女人獨自懷孕,獨自產檢,又獨自生下孩子,那時覺得書中的主角十分之可憐。

直到自己生產大出血卻還要給剛出生的女兒簽病危通知書時,方才知道,書上說的不過她承受的十之分一!

自從她在危難之時給他打電話他沒接之後,她便刻意將這件事隱藏。

不隱藏又如何?說出來,怕也只會遭他恥笑嘲諷,說一切都是因為她心機重,破壞了他與韓依瀾感情的報應吧。

掩去心中的酸楚,抬頭時她笑着面對沈亦崢,「沈少放心,悅悅是我的心頭肉,自然不會讓她像我一樣,讓人覺得下賤。我會讓她活得極有尊嚴!」

說完,越過他,大步走了出去。

接下來的日子平靜了許多。

白子安回來後開始每天直播帶貨,他氣質特別,加上又是花滑冠軍,擁有巨大的粉絲量,星光傳媒用日進斗金來形容都不過分。

悅悅更是成了白子安的頭號粉絲,每天跟在他屁股後面跑。秦淮吃醋得飛,卯足了勁兒在悅悅這邊博取好感,悅悅每天跟在兩大帥哥身邊,簡直樂不思蜀。

不用管悅悅,林渲染有了很多空餘時間,秦喻一大早把她拉出來逛街。

秦喻是直播帶貨里當之無愧的大姐大,她才一進去就被認了出來,工作人員立刻將她圍在中間,恨不能把店裡的衣服全都穿在她身上。

林渲染習慣了低調,看着大家圍着秦喻轉,索性悄悄退出來,走進另一家店。

她很快選中一條粉色裙子。

那裙子結構簡單,版型利落,卻十分漂亮。

「麻煩給我包起來。」她道。

「好的。」工作人員立刻迎過來,取下那條裙子。

「喲,這不是特別有骨氣的林渲染嗎?」外頭,突然響起極為尖銳諷刺的聲音。

林渲染回頭,看到一個女人伴着幾個人走了進來。

那女人眼裡扎着刺似地往自己身上戳,唇角扯高,眼裡全是鄙夷和不屑。

這人不是別人,是她的前小姑子沈新月。

沈新月一直瞧不起她,看到工作人員手裡的裙子,切一聲冷哼起來,「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重,竟然敢跑到這種地方來買衣服,你知道這裡的衣服有多貴嗎?」

「能有多貴。」林渲染冷淡地開口。

幾萬塊錢而已,對她來說算不得什麼。

「喲,口氣還真大啊,我看你就是算準了我會過來,專門在這兒等我的吧。想讓我給你買單,順便哭哭窮,讓我帶你回沈家!」

沈新月說得十分肯定。

在她看來,林渲染凈身出戶又沒工作,根本沒有能力買這裡的衣服,會出現只有這一種可能。

「你跪下來求我,我或許會考慮一下。」她兩手抱臂大咧咧地坐在林渲面前,眼裡閃出邪惡的光芒。

沈新月壓根就沒想過讓林渲染回去,不過她習慣了欺負林渲染,見了面不欺負一下就會全身不舒服!

沈新月認定林渲染為了回沈家一定會任由自己羞辱,內心得意不已!

林渲染如何看不出她的小心思,不由得淡淡一笑。

她以前任由沈新月欺負,只是想因為這些事讓沈亦崢分心為難。

如今婚都離了,又怎麼會理睬沈新月的叫囂?

徑直從她面前走過,林渲染來到櫃檯前,「結賬!」

林渲染竟然無視她!

沈新月氣得腦漿都要迸出來,粗魯地搶過工作人員手裡的衣服甩在櫃檯上,「這件衣服我要了!」

「這是我先拿到的。」林渲染冷冷地提醒。

沈新月高調得不行,「那又怎樣?我可是沈家千金,別說一件衣服,就算買下這整家店都成!」

「工作人員,立刻把這個窮酸女人趕出去!」她命令道,不可一世。

「口氣倒是不小,不如先把這家店買下來再下這個命令?」

林渲染還沒開口,秦喻的聲音就已經傳了過來。她勾着個小包包,邁着慵懶的步伐走來,目光里盛滿了對沈新月的不屑。

沈新月說這話只是吹牛,如今秦喻卻賭她……她一時臉漲得通紅。

「這是我家的家事,秦小姐最好別管。」秦喻名氣這麼大,沈月新自然是認識的,不由得提醒。

秦喻哼哼一聲冷笑,「小染家裡只有她一個,你算哪根蔥,也敢自稱她家人?」

「另外,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沈新月不敢置信地看向秦喻。

她一心以為秦喻只是路見不平,結果人家和林渲染是好朋友……怎麼可能?

林渲染就是一個窮酸鞋匠的女兒,怎麼會認識秦喻?

「這家店,我出兩倍價錢,買下了。」秦喻才懶得管她在想什麼,走到櫃檯甩下一張黑卡來大氣地道。

眾人:「……」

兩倍的價錢啊,可是幾千萬呢。大夥全被秦喻的大手筆嚇得氣都不敢亂出。

「店可能賣不了,不過秦小姐若有什麼吩咐倒可以照辦。」店長是個精明人,早看出秦喻只是為了跟沈新月賭氣。

秦喻滿意地勾勾頭,眼睛撇了下沈新月,慢悠悠地開口……

《偏執前夫的白月光是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