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起源遊戲:無限
起源遊戲:無限 連載中

起源遊戲:無限

來源:google 作者:雙重否定表示肯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雙重否定表示肯定 江澄 遊戲動漫

你還在為新手期單調地刷怪而感到無聊嗎?你還在為副本裏面地砍砍砍而覺得單調嗎?那麼,歡迎來到《起源》世界上首款隨機副本,隨機職業的虛擬遊戲開服當天,江澄收到多年未見的好友「空」的邀請,於是開始了他未曾設想的道路別人的煉丹師,踏踏實實煉丹,輔助隊友江澄的煉丹師,盾斗術,爆破才是煉丹師正確打開方式展開

《起源遊戲:無限》章節試讀:

「煉丹師?」持劍女子有些不敢置信地瞟了一眼江澄背後的大鐵鍋,喃喃道:「這不是盾牌?」

江澄一臉黑線。

興許是察覺到了江澄已經達到了黑化的邊緣,女子可愛地吐了吐舌頭,揭過此事不再提起。

「哎對了,你要不要和我組隊啊?」女子展顏一笑,看向江澄,「我叫顧月穎,如你所見我是一名劍客,實不相瞞,我已經玩過好幾個網遊rpg遊戲了,妥妥能夠帶飛你。」

「呵,說不定是我帶飛你呢。」

江澄隨口說著,而美女的要求也不好拒絕,兩人就這樣組隊同行。

兩人不過拐了幾個彎,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一座巨大的洞穴聳立在這天地之間,而洞穴前,早已聚集起不少的隊伍。

兩人上前幾步踏入了洞穴前,那平坦的空地上,來自系統的機械音在江澄耳邊乍然響起。

「注意,本條信息只有煉丹師才能聽見。在墓穴中隱藏着數張神秘丹方,以及頂級煉丹爐乾坤鼎。各位煉丹師自行選擇是否爭奪寶物,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祝各位遊戲愉快。」

丹方與寶鼎嗎?江澄眼睛一亮,丹方倒是無所謂,寶鼎他則是勢在必得,不過從系統發佈的任務來看,被隨機到煉丹師這個職業的小可愛們絕不止他一人,光從背后土里土氣的鐵鍋來看,寶鼎的競爭絕不會輕鬆到哪裡去。

顧月穎也正低頭沉思着,見江澄望向他,微微一笑,主動交換信息:「劍客的目標是墓穴之中的五把寶劍。」江澄也是將煉丹師的任務複述了一遍。

閑話少敘,不過片刻的功夫,原本擋在墓穴之前隱形的光幕突然破碎,空地上的眾玩家頓時,各施神通沖了進去。

跑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男性玩家,也不知道是什麼職業使用了什麼技能,噌得一下,連續施展出三段衝刺,一馬當先。

可這也只是暫時的。

也許是職業類似於召喚師的一名玩家,伸手就從兜里掏出了一張符籙,口中念念有詞,手中的符籙愈發閃亮,背後瞬間出現了一隻大鷹,抓住了她的肩膀,帶着她直接飛上天,一下超過了三段衝刺的男性玩家。

不過後面的玩家自然不可能讓他們如此順利地跑在前頭。一名玩家拿起手中的摺扇輕輕一擺,頓時罡風四起,打亂了前面玩家的節奏。

又是一名女性玩家手上的綾袖突然伸長,直接纏住了前方玩家的盔甲上。

江澄心中的千言萬語彙成一個字。

帥!

隨後,默默的抱緊了自己的大鐵鍋。

我一點都不羨慕,真的!

江澄把手裡的神駒丹丟給顧月穎,自己也服下一顆,瞬間感覺前面就像是有八匹馬一樣,拉着自己一路飛馳,簡直比飆車還瘋狂。

於是,我們的江澄同學光榮地暈車,不對,暈葯了。

「我說江澄,你可能是這個游戲裏第一個磕葯磕出問題來的了,而且還是你自己煉製的丹藥,說出去簡直就是煉丹師的恥辱哈哈哈」顧月穎輕輕拍着江澄的背部,有些忍俊不禁。

「廢話,你也就只見過我這一個煉丹師。」江澄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不再理會這個說風涼話的傢伙。

費了好大勁,江澄才從暈車的狀態中緩過來,問道:「不過我說,就算我們進入了洞穴,然後要去哪呢?」

江澄很是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突然反問道:「你有沒有看過小說?就是那種主角組團進入秘境,然後因為秘境裏面的規則,所有人都被隨機傳送的情節。」

江澄微微一愣:「有啊,你問這個幹嘛?」

顧月穎努了努嘴,江澄順着方向望去,一道道白光從天而降,籠罩住一位位玩家,當白光消散時,玩家也不見了蹤影。

「日!」江澄腦袋裡冒出來一個大字,早知如此,當初何必跑那麼快。

「垃圾遊戲!」他忿忿地罵道。

驟然間,兩道白光灑落,分別籠罩住江澄與顧月穎。

「我們終究是到了分手的地步,沒關係,感情淡了,人也該散了,以後你別叫我寶貝,我也不會再向你說晚安。」顧月穎煽情地說道。

江澄,呆若木雞。

姐姐你這是幹嘛呢!您這話怎麼說得那麼奇怪!

調戲成功的顧月穎春風得意:「小煉丹師,請努力活下去哦,我可是等着你來帶飛我的!」話音剛落,白光消散,眼前的靚影已經消失。

「呵,那你就等着吧。」江澄自言自語地回答着,抬起頭準備觀察自己四周的環境。

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而且江澄感覺自己似乎被關在了一個小盒子裏面,就連轉個身,抬個腿都費勁。

「你這讓我玩個毛啊!」江澄吐槽道。

這時天生敏感的江澄感覺到身後似乎貼着一個人。

「玩家?」江澄心裏想到。

「嘿兄弟,怎麼稱呼?」他試着打招呼,但對方卻沒有回應他。

「不愛說話嗎?」江澄有些疑惑,「算了,當務之急是先從這裡出去。」他重新面對起眼前的黑暗。

「誒,等等,我好像有那麼個技能。」江澄冷靜下來,心念一動,一團小火苗瞬間出現在指尖。

煉丹師技能,控火。

藉助着小火苗帶來的微弱的光芒,江澄看清楚自己確實正困在一個,極狹小的房間里,不過好在,自己正好站在門前。

「兄弟們,門在這裡。」臨走之前,江澄不忘拉上背後的那位兄弟,俗話說,相逢即是緣,在游戲裏也是這個道理。江澄扭過頭,露出一個和善的微笑。

映入眼帘的,是一雙黑洞洞的大眼睛,對方長發及腰,全身光滑雪白,原來江澄背後是一個頗具骨感的妹子。

江澄:「。。。。」

骨感你妹啊,這他媽就是一副骷髏架子好嗎?

想也不想,江澄直接一腳踹開前方的門,頭也不回地沖了出去。終於處於光亮之中,江澄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背部已被冷汗浸透。

再看自己剛才呆的地方,分明就是一具棺材。

這是什麼神仙開局?人家小說里的主角開局動不動就傳送到什麼寶庫啊妹子啊旁邊,到了自己這邊,呵,晦氣遊戲。

回頭望了望自己剛處的舍友,呃,棺友,江澄默默咽了咽口水,想想還是一陣後怕,不過,眼前的骷髏架子,身披華服,身前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再看那副棺材,雖說不是黃金製作的,但上面雕刻的花紋一看,也不是普通手筆。這棺材主人一定大有來頭。

「要不摸一摸?」江澄嘴上說著,身體還是有些猶豫。扭捏着腳步不敢向前。「算了算了,反正是遊戲,再真實又怎樣?」江澄鼓起勇氣伸手在骷髏的衣服里摸索着。

「這個光滑的手感,啊,是肋骨,這個。。找到了!」江澄收回手,手心處已經多了兩枚圓滾滾的丹藥。

「多有得罪,多有得罪,還望姑娘莫要怪罪。」江澄拱了拱手,道聲歉,方才點開那兩枚丹藥的屬性欄。

「還陽丹:大補之物,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瀕死之時服用,1%的概率滿血復活,99%的概率一滴血復活。」

我愛死這個遊戲了!!!

此時的江澄如同一個負心漢一樣,全然忘記某個人在一分鐘之前破口大罵晦氣遊戲。

自從拿到了還陽丹,江澄走路姿勢似乎也囂張了幾分。臨行前不忘貼心地幫自己的棺友關上門。

只是他不曾發現,一個女人拖着雪白的腮幫,嘟着嘴,趴在棺材後面偷偷望着他遠去,她的身子虛幻縹緲,猶如鬼魂。

「你該怎麼死呢?」她輕輕的開口說道。

《起源遊戲:無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