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全國都在跪求我給病嬌皇帝生崽崽
全國都在跪求我給病嬌皇帝生崽崽 連載中

全國都在跪求我給病嬌皇帝生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桑煙賀贏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桑煙 武俠修真 賀贏

【雙潔、甜寵、0點準時更新】桑煙穿成了克夫命的美貌寡婦夫家厭恨,娘家嫌棄,就在她自請去莊子鹹魚養老時,被病嬌暴君給盯上了彼時暴君身有怪病,一靠近女人就痛癢難耐、嘔吐不止是以二十六歲大齡還沒寵幸過后妃,更別說延續皇嗣了前朝後宮整天催生民間百姓也在盼望小皇子當他們知道暴君心悅桑煙這個克夫命的寡婦時,全國上下一片反對聲音後來全國都在跪求桑煙給病嬌...展開

《全國都在跪求我給病嬌皇帝生崽崽》章節試讀:

  秋枝:「……」

  她說不過小姐的。

  桑煙也不跟她多說,笑着擺擺手,讓她下去了。

  隔天

  下了一場小雨。

  雨後的空氣更加清新。

  桑煙又帶人出去逛。

  不過,因道路泥濘,就坐了馬車。

  馬車是露天小馬車,適於遊玩賞景。

  景色很美。

  天地浩大,滿目綠色,花草飄香。

  清澈溪水淙淙響。

  不時見純白嬌小的野兔在草叢中出沒。

  「小姐要不要養只兔子?我去給你捉來。」

  家丁董川看桑煙盯了好幾次兔子,草叢一旦有動靜,就往草叢瞅,像是很喜歡,就想着投其所好。

  桑煙正嗑着瓜子,聽了這話,來了點興趣,笑道:「行啊。量力而行。別傷了它們。」

  「是。」

  董川應過後,就去捉兔子了。

  半個時辰後

  竟然就拎了兩隻小兔子來了。

  成年人手掌大小。

  是幼崽兒。

  一隻純白如雪,一隻漆黑如墨。

  都沒有受傷。

  桑煙見了,很稀奇:「怎麼捉的?」

  董川笑說:「我尋了個兔子窩,裏面好幾隻崽兒,我就挑了兩個看起來比較壯實又好看的,給帶來了。本來想帶一個,又怕沒伴兒,養不活。」

  他還是很細心的。

  桑煙很滿意,笑着誇道:「不錯。不錯。辛苦了。」

  然後吩咐秋枝賞了二兩銀子。

  董川接了賞賜,連連道謝:「謝謝小姐。謝謝小姐。」

  其他家丁紛紛露出羨慕的眼神。

  桑煙繼續遊玩。

  不久,有家丁看到很多鮮花,就去編了個花環,獻給了她。

  別說,那花環還真的漂亮。

  桑煙很喜歡,戴上後,心情美美的,也吩咐秋枝賞了二兩銀子。

  她人美心善、出手大方。

  家丁爭相討好。

  如果家丁們再帥一點,那就是小鮮肉了。

  而被小鮮肉們討好的她,嘿嘿,美滋滋啊。

  桑煙更加喜歡這種鹹魚生活了。

  忽然,有家丁前面探路,說是有俠客在練劍。

  桑煙早就對古代的劍法好奇了,立刻驅車去看。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那所謂的俠客竟然是江刻!

  該死!

  冤家路窄!

  「掉頭!快掉頭!」

  但晚了。

  江刻已經看到她了。

  他一襲黑色錦服,幾個騰躍間,輕燕一樣落到了她面前。

  「阿煙,我們這算不算緣分?」

  他收劍入鞘,坐在馬車一側,俊秀的臉,笑眸如星。

  其實,江刻跟哥哥江陵一母同胞,模樣自然不差。

  只江陵一身浩然正氣,江刻的性情略顯偏執陰柔。

  「算啊。不過是孽緣!」

  桑煙皺眉,一臉嫌棄:「你下去!」

  江刻怎麼會乖乖聽她的話?

  他抬手,輕捏着桑煙的下巴,欣賞着,痴迷着:「半年不見,阿煙容光更勝從前啊。」

  「啪!」

  桑煙狠狠打掉他的手,低喝道:「放肆!我是你嫂子!」

  江刻討厭這個詞彙,臉色一變,目光陰沉沉,語氣冰冷:「阿煙慣會惹我不開心。如今你不在侯府,也不在桑府,我想做什麼,你攔得住嗎?」

  桑煙:「……」

  忘了。

  這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壞東西。

  「你別胡來。」

  她語氣放軟了:「想想你兄長,若你再出了事,我還有什麼顏面活着?我對不起江家,我乾脆死了好了。」

  她說到這裡,紅着眼睛,做出泫然欲泣、楚楚可憐的樣子:「江刻,你想我死嗎?」

  江刻每每這時,便只有投降的份了:「我不會讓你死的。怕什麼?我自幼習武,體格強健,身手敏捷,怎會出事?」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你哥哥也曾這麼說。」

  「你能不能別提他?」

  江刻實在討厭桑煙時常把哥哥掛在嘴邊。

  他也曾崇敬這個哥哥,但喜歡上桑煙後,一想到他,便是醋意泛濫。

  桑煙見此,便不提了,換了話題:「你若喜歡我,便放了我。我此生無意婚嫁。」

  「你閉嘴!」

  江刻沒耐心了,一腳踹下馬車夫,抓着馬韁繩:「坐好了。我送你回去。」

  隨後,一拽韁繩,駕馬而去。

  「你出門遊玩,也不知道戴着幃帽。今日遇到我還好,若是別人呢?」

  他佔有慾很強,不滿她在外面拋頭露面。

  桑煙聽他這自大/專制的言語,只想翻白眼——所以說這古代男人是不值得嫁的。一個比一個會束縛女性。她是瘋了,才會給自己套上這枷鎖。

  「怎麼不說話?」

  江刻難得見她,還是想跟她多說幾句的。

  桑煙興緻索然,嘆氣道:「不知說什麼。」

  江刻一聽,又不滿了:「是跟我不知說什麼吧?」

  明知故問。

  桑煙心裏這麼想,面上則隨便尋了個話題:「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這裡練劍。」

  江刻覺得桑煙終於關心自己了,少年人很好滿足,當即喜笑顏開、兩眼放光、滔滔不絕了:「我想好了,等明年武舉,我必奪個武狀元回來,到時,求皇上賜婚。」

  這朝代重武輕文,一年一武舉,魁首者能得皇帝很多賞賜。

  桑煙:「……」

  我可謝謝你了。

  還求皇上賜婚?

  那皇上是個神經病啊!

  她想到皇上,就想到那短暫的、如坐針氈的相處,還有桑弱水的敵意,莫名悵然:「江刻啊,何必呢?我年長你六歲,眼下確實還有幾分姿色,可時光無情,很快就會年老色衰。你何必為了我——」

  「你覺得我只圖你的美色?」

  江刻冷聲打斷她的話,看她時,又愛又恨:「桑煙,我是非你不可。罷了,你既然說不出我想聽的話,還是別說了。」

  接下來,無人說話,一路沉默。

  江刻以為桑煙是出來遊玩,就駕車去了桑府。

  桑煙不想他知道自己住在莊子,免得他日日來騷擾,就沒解釋。

  眼看着桑府快到了,才說:「你快回去吧。後面的路,有這些家丁,可以了。」

  江刻知道自己身份不便,也沒堅持,就下了車,看馬車夫上來,駕着馬車而去。

  桑煙好幾次回頭看他,本意是想他趕緊走人,她好掉頭回莊子。

  江刻不知內情,以為她是對自己戀戀不捨,頓時喜不自勝,激動不已。

  還好他還有理智,知道這是在都城主街,人來人往,不宜聲張,只能強壓喜悅,用口語說:等我。我必娶你。

  桑煙看清了。

  少年人目光炙熱似火,情意真切。

  如果是現代,倒也不介意約一約。

  畢竟,她是個成年女人,也有自己的需求。

  可惜,這是古代世界,男尊女卑,並無平等,還是算了。

  「大小姐!」

  對面有人騎馬奔來。

  「大小姐回來的剛剛好!」

  那馬上的人是桑府侍衛。

  他勒住馬韁繩,翻身下馬,幾步上前,跪在馬車前:「大小姐,夫人有請。」

  桑煙:「……」

  唉。

  心裏那股不好的預感又出來了。

《全國都在跪求我給病嬌皇帝生崽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