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 連載中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

來源:google 作者:三十三位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三十三位龔 星野源一 穿越重生

第二次轉生,第二次人生這次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一個人流淚!星野源一踏上了尋找其他人格的道路一年期限五人格和五胞胎的重逢風太郎和四葉的危機終一的陷阱這麼多的困難....那又怎樣!展開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章節試讀:

站在星野家,除了源一和七海,其他人都表現的有些不自然,氣氛很是凝重。

對於源一兩人來說,這是直接回家了,而對於她們,卻有一種來掃墓的既視感。

「走吧,進去吧,都杵在門外幹嘛,之前病房裡的鬥志呢?」熟練的從一旁的盆栽里拿出備用鑰匙,源一率先打開門走了進去,七海緊隨其後。

剩下的五人彼此看着對方,毅然決然的也踏了進去。

「打擾了~」

走進這許久未有人踏進的房子,五胞胎第一感覺是有些陰森森的,可很快這種氛圍就被打破了。

「啊,好險,這瓶牛奶差點就過期了,你們要不要來一點。」

源一剛回到家,第一時間是放鬆,如同漂泊許久的遊子終於回到了家鄉一般,完全忘記了自己應該表現的陌生一些。

七海此時也是如此 整個人直接癱在了沙發上,以前自己可做不到全身伸直躺在沙發上,現在自己這小小的身軀還能在沙發上打滾,好不自在。

「他們兩個人,怎麼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樣。」

「誰知道呢?說不定煌君和七海以前都在這裡住過呢。」

「宗川,別拿源一的家當自己家啊!」

被二乃一句話給吼清醒的源一趕緊表現的正常了一些,放下牛奶,從沙發上把七海拎了起來。

「抱歉抱歉。」

「我們來這裡,應該是為了二樓吧。」

三玖一邊說著,一邊望着通往二樓的樓梯,按照莉莉所說,樓上五個房間,分別對應着五個人格。

「以前星野君從來不讓我們上去,當然一花好像也阻止過我們。」

「五月,抱歉抱歉,當時是源一君說的不要讓你們發現人格分裂的事情的,要是當時你們就知道了人格分裂的事情,那我們的生活那才是真的要四分五裂了。」

一花的話不無道理,要是當時那種情況下人格的事情暴露了,那二乃和三玖肯定會瘋狂去找喜歡自己的人格,其他人也不會坐以待斃,比如自己和五月。

「好了,過去的就過去了,我們就是為了不拘泥於過去才來到這裡的,對不對。」

四葉的話讓火藥味剛剛起來就被吹散了,她拉着眾人,一起朝着樓上走去。

看着擠來擠去的五人,源一也是表示很欣慰,誰料七海突然一個「不好!」把他嚇了一跳。

「怎麼了七海?」

「畫....畫...」

「畫畫?」

「不是...」七海趕緊解釋了慌張的原因,在她的房間的桌子上,擺着一張畫,那是之前自己通宵畫的全家福,全家福上的七海,和現在的七海長的一模一樣。

源一聽到這兒明白了,如果被她們發現人格的身份七海和現實的七海長的一樣,就徹底解釋不清了。

「七海,快!去你房間的肯定是二乃,你先拖住她!」

兩人手忙腳亂的衝上了樓,看到五姐妹分別站在五個房間前。

一花站在悠的門口,二乃站在七海房門口,三玖站健太,四葉站誠,五月站源一,看到一臉激動的宗川和七海,二乃率先走到宗川面前,用身體擋住了他的路。

「給我等一下,就算你和源一關係好,但也不能進這些房間,這棟房子是源一留給我們的,所以我說不行就不行。」

二乃的強硬態度也是情有可原,這個房間里有着喜歡自己的人的點點滴滴,怎麼能讓一個和自己不熟的人和自己共享。

「七海也是,抱歉,我也不能讓你進去。」

七海眼淚汪汪的望着二乃,可惜這次的二乃居然連七海也拒絕了,可見其態度有多麼堅定。

「煌星輝,你就先去樓下好好待着吧。」

三玖此時也冷冰冰的說道,實則是給宗川一個台階下,總要有一個人表態來打破這種局面。

「知道了。」

七海垂頭喪氣的下了樓,卻在五姐妹的視野盲區給源一比了個手勢。

源一瞬間領會了七海的意思,還是表現得有些猶豫,正當二乃又一次想要訓斥自己時,樓下傳來了七海的喊叫聲。

「哎呀!疼死了,嗚嗚嗚~有沒有人幫我一下!」

聽到那嬌柔且讓人心疼的呼救聲,二乃先是一愣,然後一把扒開源一朝樓下衝去,一邊沖還一邊喊着七海的名字。

「七海!二乃姐姐來救你了!」

一花和四葉雖然反應慢了半拍,但也還是跟着下了樓,五月和三玖站在樓梯口張望,此時所有人的視線都沒有注意到源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進了七海的房間,並無聲的帶上了門。

進入房間,源一迅速尋找着七海畫的全家福,好在之前自己為了找終一的時候就放在顯眼的地方,趕緊抓起畫紙,迅速捲起來塞進了自己的腰間,多出來的部分用衣服做了遮擋。

這一系列動作不過分秒之間,在確定畫不會被人發現後源一也是打算快速離開,結果剛一開門,一個身影就這麼徑直站在門口,源一及時剎住車,差點撞個滿懷。

「嗯?!三玖同學啊,你在這兒幹什麼?」

源一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想繞過三玖下樓,誰知三玖一巴掌拍在了身後的門板上,一個經典的女生壁咚男生的場面,只不過身高差,三玖的手是從源一腋下穿過去的。

「你剛剛去七海的房間里,幹了什麼?」

三玖的眼睛裏好像有寒芒閃過,讓源一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努力保持着兩人的距離,就差那麼一點,就要貼上了,太大了不是好事啊。

「那個,我曾經在七海的房間里做過一些不可名狀的事情,剛剛進去銷毀了一下證據。」

源一的思維轉的很快,很快便找到一個不會深究的借口,話音剛落,只見三玖好像明白了什麼,臉蛋瞬間紅了起來,隨即開始了蒸汽機模式。

「...變...變態!」

迅速遠離宗川,三玖都不敢再往七海的房間看一眼,便逃離了二樓,看着三玖落荒而逃的模樣,源一笑了笑,然後走到二樓走廊的盡頭,靠牆坐了下來。

「待會兒應該會被二乃揍一頓的吧,好在畫的事情算是解決了。」

五分鐘後,星野家一樓的沙發上。

「源一哥哥,抱歉,都是我害得你被打成這個樣子。」

七海拿着冰袋,敷在源一腫起的臉頰上,回想起剛剛那宛如瘋魔般的二乃,七海就一陣後怕,好在被四葉強行拉開了。

源一躺在七海的枕膝上,笑着表示這不怪七海,是自己的問題,他從腰間掏出畫,讓七海藏到玄關的柜子里去,待會兒自己離開時再帶出去,紙張摩擦的聲音太大了會引起她們的注意的。

「哦,好。」

七海拿着畫,咚咚咚朝着玄關跑去,誰料,剛到玄關,卻發現大門正被人從外面用鑰匙打開,只聽見咔嚓一聲,再然後,一個身影走來了進來。

「七海?!你怎麼會在這裡?」

「額,我跟着二乃姐姐她們一起過來的,她們現在在樓上,我怕這張畫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就想藏到玄關這裡,莉莉姐姐,你先進來坐吧!」

七海的聲音越來越大,目的就是引起客廳里源一的注意,自己拿星野源一撒個謊沒什麼,可是如果被莉莉發現一個素未謀面的人說自己以前和星野源一認識,那百分百謊言被拆穿,到時候源一暴露,就不行了。

莉莉看着七海這怪異的舉動也是一頭霧水,星野曾經給過他家的鑰匙,所以自己偶爾會來這裡回憶一下他,誰料這次一來就看到七海在這兒,而且中野家五胞胎也在,雖然星野把房子送給了她們,但是也要按照正規流程來啊,監護人下田老師都還沒發話呢。

看着空無一人的客廳,七海鬆了口氣,可是敏銳的莉莉還是注意到了茶几上的冰袋,看了看七海身上並沒有什麼需要用到冰袋的地方。

「七海,這個冰袋是誰用的?別告訴我是她們用的。」

「這個...額...是我用來...降暑的...」

「降暑?」莉莉的目光看向窗外,此時正值寒冬,外面的雪都沒化,她又扭過頭看向七海,一個眼神就將七海的謊言戳穿。

「七海,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我...我...」

七海此時非常的緊張,而躲在儲藏室里的源一更是慌得不行,誰能想到莉莉居然會在這個時間點來,自己現在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出去了解釋不清,不出去等到樓上五位和樓下這位碰面了自己還是得出來。

「現在,我該怎麼辦...」

十分鐘前,二樓,源一的房間。

五月坐在源一的床上,看着那塞得滿滿當當的書櫃,腦海里浮現出源一伏在桌前寫作時的景象。

「源一原來是小說家,聽上去好厲害啊。」

隨便翻看着源一桌前的那些草稿,這些都是源一為了生活一筆一筆寫出來的,突然,一本厚厚的硬皮筆記本引起了五月的注意。

「這是...」好奇心驅使五月翻開了筆記本,扉頁用記號筆寫着五個大字,五等分的花嫁。

看到這個名字,五月下意識的就聯想到她們自己,她們就是五等分啊,可後面這個花嫁...五月不禁有些害羞,畢竟新娘這個詞對她們來說還有些遙遠。

五月接着翻頁,很快便沉浸在故事中,這個故事裏,沒有星野源一,只有上杉風太郎和中野家的五胞胎,六個人共同成長,共同進步,直到最後上杉風太郎迎娶了其中的一位為妻。

五月沒有看完,當她看到和現實同步的時間先後就看不下去了,雖然故事很好,六個人的性格和言行也非常契合,但是有一個最大的問題,那就是沒有星野源一。

對於五月來說,哪怕故事再美好,可是沒有星野源一的話,那就不完整了,現在的情形就和書中的差不多,星野源一沒有陪在她們身邊,導致她們的生活充斥着各種的苦難和危機。

「就算上杉君能夠拯救四葉,也無法拯救我們所有人啊,源一,我好想你。」

五月跪坐在地上,無聲的哭泣着,懷裡死死的抱着那本書,那本沒有星野源一的書。

......

誠的房間里,四葉看着周圍的樂器,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看到如此震撼的場面,以前自己早就激動的上躥下跳了,可現在卻出奇的平靜。

「誠君,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吧,雖然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但是你喜歡我我很高興,這證明了除了家人,我還被其他人需要着。」

四葉走到誠的錄音台前,撫摸着那些自己看不懂的操作台,指尖划過每一個按鈕,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但是啊誠君,我其實很差勁的,學習不好,還和風太郎鬧翻了,再加上沒有和你說上話,好像一件如意的事情都沒有呢。」

......

「悠君真的是很喜歡學習啊。」

看着書桌上厚厚一摞寫完的練習冊,以及床底下那數不清的習題冊,一花感到有些害怕,雖然事先知道悠喜歡學習,可是沒想到喜歡到了這個程度。

其實自己原本想去源一的房間的,可是之前說好每個人去喜歡自己的人格的房間,一花也不好搞特殊。

「我真的很壞啊,知道悠喜歡我,卻喜歡上了別的人格。」

一花無奈的自嘲着,手不小心碰到了桌上摞起來的習題冊,裏面的一本手稿掉了出來。

「一花的語文是弱勢,到時候輔導的時候要着重照顧這一塊,對應難度的習題也編寫好了,只要一步一步來,語文肯定能趕上來的。」

「啊!我又沒有考慮到一花的休息時間,把她逼太緊了最近,不行,得調整計劃,要跟源一說把晚上的時間給我,通個宵也要把新的學習計劃搞出來。」

這樣的手稿還有很多很多,應該是悠專門拿來記事和勉勵自己的,看着那數不清的手稿,一花陷入了沉默。

「悠......嗯?喂,爸爸,怎麼了......什麼?一大堆記者圍在病房外?我們馬上回去!」

......

「對,前些天那場火災的受害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知名小說作家緣一,現在應該還在醫院,你們可以去採訪,沒事的,畢竟我是他的監護人啊。」

掛斷記者的電話,下田躺在床上,嘴角不斷的上揚,彷彿要裂到耳根似的。

「嘿嘿嘿,好戲開場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Re:五等分的花嫁五重人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