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攝政王從此日日不早朝
攝政王從此日日不早朝 連載中

攝政王從此日日不早朝

來源:google 作者:畫青梔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承 秦知意

作為農科院的高材生,穿越古代,成了雙胞胎的寡婦娘親,被人欺凌壓榨……秦知意心氣高展開

《攝政王從此日日不早朝》章節試讀:

秦知意看出他們的畏懼,繼續道:「今天族長在這裡,我就把話說明白了,我可以走,但是有條件。
第一,我被李錢氏打傷,必須得休息一晚上,所以明天早上走,而且你們不得敗壞我名聲。
第二,我要20兩銀子。」
說完,她一雙眼睛毫無畏懼的掃向周圍一圈人,最後視線落在一個花白頭髮的老頭身上。
「族長,您說說看,我就這兩個要求,不過分吧?」
族長也被她的氣勢哄住了。
當即點頭:「不過分,不過分,你受了傷,休息是應當的,另外只要了20兩,又不多,也合情合理。」
秦知意聽了這話,總算安了心。
這地方不能呆,留下來無疑是自掘墳墓。
至於錢,她也不能多要。
要多了怕被賊人惦記,要少了不划算。
最重要的是,她從原主的記憶得知,原主偷偷攢下的一百多兩銀子還藏在家裡呢。
這個時代一兩銀子等於一千文,一文錢相當於她那個時代的一塊。
兩銀子就是兩萬塊,再加上原主存下來的那一百兩銀子,就相當於十幾萬塊了。
倒不如先休息一晚,把傷養養,理清楚局勢,然後拿了錢帶着兩個小傢伙從長計議。
李錢氏聽到這話可不服氣。
她剛剛才被這個賤蹄子打成這樣,連槽牙都打掉一顆,怎麼能就這麼算了。
尤其是二房,這會兒看她這副模樣,笑的嘴角都快到耳朵根了。
她把視線看向李滿貫,希望他給自己做主,可李滿貫卻跟沒看見似的,一聲不吭。
眼看自家男人不管,李錢氏直接撲到族長面前:「老太爺,她的事弄整齊了,冤的還有我啊。
您可得給我做主,這小賤人把我打成這樣,我以後可怎麼活啊……」 這話一說出口,站在一邊的雙胞胎兄妹立馬急了。
他倆雖然年紀小,可也看得出來大家都怕族長。
這會看到壞女人告狀,李承第一個站起來道:「族長,是她先打我娘的!」
李桃也在這時候奶聲奶氣道:「是她先打阿娘,她壞!」
秦知意看到兩個小傢伙雖然害怕,卻還是挺身而出想保護她,心裏不禁暖洋洋的。
再看李錢氏,就更覺得厭惡。
於是上去又是一腳踹在李錢氏屁股上:「你小叔子說得對,是你先動的手。
沒大沒小的東西,我是你婆婆,要是再敢胡亂喊叫,看我不抽爛你的嘴!」
說罷,秦知意又問面前的族長:「族長,族裡您最德高望重,您說,兒媳婦能打婆婆嗎?
先不說誰動的手,我就問問,婆婆教訓兒媳婦,是不是天經地義?」
族長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說不是吧,可人家就是婆婆,哪怕比兒媳婦小几十歲。
要是說是,怎麼都有些怪怪的。
最終族長把心一橫,冷聲道:「你婆婆說得對,就算是打你,也是天經地義的事!
你們婆婆受了傷,還不趕緊扶回房間好生伺候着!」
這話說完,二兒媳婦李吳氏立馬上前將她攙扶住,甚至還殷勤的喊了句:「娘,我扶您回房休息。」
她現在頭開始暈了,再耗下去指不定要倒。
趁着這會功夫回去休息也行,反正今天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橫豎又不能明着捅死這窩狼心狗肺。
便道:「還是老二媳婦有心。」
其餘幾個干瞪着眼,也是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進了睡房。
直到秦知意的身影再看不到,李錢氏才一瘸一拐的走到李滿貫身邊,低聲憤憤道:「瞧吧,這賤人趕不走,還硬生生想當咱們娘,指不定是想讓咱們給供着,今天趕不出去,肯定就賴着不走了,我看,家裡是多了個活祖宗!」
李滿貫陰沉着臉道:「急啥,她不是說了等明天早上嗎?
族長在這,今天的事他老人家可都看着呢,今晚上,你可甭再去招惹她!」
李錢氏心有餘悸:「那明天早上要是還不走呢?」
李滿貫冷哼一聲:「這用不着你管了,要是賴着不走,我有的是法子!」
送秦知意回了房間,李吳氏就離開了。
秦知意扶着額頭小心翼翼坐在床上,然後才躺下。
屋子裡只剩下他們母子三個,兄妹倆一瞬不瞬的守在她身邊。
「阿娘,你疼嗎?」
小丫頭盯着她,奶聲奶氣的詢問。
原主後腦勺被打出那麼大個窟窿,不疼才怪。
可看到這麼可愛一個小女娃,她當真沒覺得有多疼了,而是伸手捏了捏她肉乎乎的小臉:「阿娘不疼了。」
剛剛她也只是看着小丫頭可愛,這會上手摸了那肉呼呼軟嘟嘟的小臉,就更加覺得可愛了。
她下意識像摸一下小男孩的臉,誰知道小男孩的腦袋卻往後微微一偏。
就在她以為摸不到了的時候,小傢伙卻又主動湊上來,把臉湊到她的手邊。
看着這個小傲嬌,秦知意的一顆心,瞬間就被融化了。
這兄妹倆,她真是喜歡得緊。
躺下休息的時候,她總算是把這個時代摸透了。
原來她所身處的位置,是大荔國靠北方的雲陽縣李家村。
大荔國皇帝年老體弱,各個皇子為了皇位明爭暗鬥,就連各地藩王也一樣蠢蠢欲動。
好在雖然上面動蕩不安,對小老百姓的影響不是很大。
再加上李家村更是一個偏遠地區的小村鎮,影響就更小了。
至於原主之所以知道這麼多,全都因為她爹四年前帶着她去了趟雲陽縣城,拉着她公然叫賣,這才導致原主十八歲大好年齡,就被迫嫁給癱瘓在床的李員外沖喜。
想起原主還在床鋪下藏的銀子,秦知意立馬又開始摸索,好在憑着記憶,終於找到了一百兩銀票、一點碎銀子,以及幾十個銅板,外加零星幾個珠釵首飾。
有了這些,就算日後出了李家,她也能帶着兩個孩子活下去。
她把這些東西重新藏好,加上腦袋實在是暈得慌,便學着原主的語氣,喊李承小名:「大寶,娘頭有點暈,想睡一會,你好好看着妹妹,一定不要出房門。」
眼下李家兄弟各懷鬼胎,就算她找了族長要保證,也不能掉以輕心。
李承應了一聲,秦知意就昏昏沉沉的睡下了。
等她睡着以後,李承小小的眉頭跟着蹙起來,這讓他一張娃娃臉不禁多了分英氣。
他一本正經的小聲問李桃:「二妮,你有沒有覺得阿娘有些不一樣了?」
 

《攝政王從此日日不早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