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恃寵前妻拽翻了
恃寵前妻拽翻了 連載中

恃寵前妻拽翻了

來源:外網 作者:顧宴洲宋知非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顧宴洲宋知非

次日,早八點。 宋知非停好車,扭過頭看向副駕駛的昏昏欲睡的宋南風,不放心叮囑道:在學校要好好聽課,不準欺負同學,知道沒?.........展開

《恃寵前妻拽翻了》章節試讀:

《恃寵前妻拽翻了》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恃寵前妻拽翻了》作者為黑眼圈患者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顧宴洲宋知非,講述了:... 蕭夢瀾心底微慌,要是讓他找過去,那她剛剛說的話豈不是都要被揭穿了。 她眼睛一轉,眉頭微蹙道:我也不知道,我回來的時候,他們已經走了,可能......啊! 話還沒說完,一雙冰冷的手突然掐上她脖頸。 顧宴洲雙眸落在她身上,殺意浮現。 敢騙我? 陰鶩的話音落在蕭夢瀾耳畔,如同喪鐘敲響,嚇得她涕泗橫流,當場尖叫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與此同時,強烈的妒恨在心底蔓延而出。 憑什麼!憑什麼那賤人能得到他的愛,哪怕聽到她跟別的男人私奔,也要去追回來,她今天,必須死! 顧宴洲失去耐性,掐着她脖頸的指尖收緊...... 先生,查到夫人的位置了,就在...... 手下匆匆趕到,還未說完,顧宴洲已經消失在跟前。 車子堪堪停在一個破舊的倉庫外,顧宴洲快步衝進門。 偌大的倉庫里空無一人,只有地上一灘猩紅的血跡,散發出濃濃的血腥味。 顧宴洲雙目赤紅,捏緊顫抖的手指狠狠砸向牆面...... ...... 七年後。 雲山機場國際出口,一對年輕男女推着行李箱走了出來。 男人身穿淺灰色西裝,戴着無邊金絲框眼睛,渾身上下透着溫和。他身邊的女人着一身淺藍色長裙,烏黑的頭髮燙成大.波浪垂在身後,雙眼微闔,看起來慵懶又隨意。 你真不考慮去唐氏上班?唐時卿扭頭看向宋知非,不死心的問道。 宋知非輕笑搖頭:不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她這次回來,只為了找回她的兩個孩子。 唐時卿嘆了口氣,轉移話題:小風呢? 宋知非聞言,神色溫和了幾分:他提前兩天回來參加兒童跆拳道比賽了。 當初她被蕭夢瀾的人帶離醫院,隨便丟進一個破倉庫,那人臨時起意,竟想對一個產婦施暴,她掙扎之下渾身被捅了好幾刀,就連臉上也未能倖免。 本以為自己難逃一劫,幸好唐時卿及時趕到,將她救走,到半路才發現,她的肚子里竟還有一個。 正說著,宋知非視線一轉,忽然看到人群里站着道眼熟的背影。 小風? 宋知非快步走過去從背後抱住他:小風是來給媽咪接機嗎,真棒! 小奶包驀地僵住,低垂着小腦袋,遲遲沒有轉過身。 怎麼不說話,是比賽沒拿到獎嗎?沒關係,這次不行,我們還有下次。 見他沉默,宋知非握住他的小手拉着人轉過身,不等看清他的臉,小奶包便一頭撞進她懷裡,腦袋埋進她的頸窩,輕輕蹭了蹭。 宋知非心頭髮軟,好笑道:才兩天沒見,就那麼想媽咪了? 唐時卿也跟着走過來,伸手去捏小奶包臉蛋:小小年紀,得失心那麼......嘶。 話還沒說完,小奶包面上突然浮現強烈的排斥,扭頭照着他的手重重咬下去,疼的唐時卿猛地倒抽口涼氣。 鬆開唐時卿後,小奶包又迅速將臉埋起來。 宋知非臉色微變:宋南風,誰教你胡亂咬人的? 小奶包被她訓斥,沒有說話,只是雙手卻將她抱的更緊,後背不自覺僵着。 宋知非終於察覺到不對勁。 小風性格開朗,平時更是喜歡黏在唐時卿身邊,怎麼會張口咬他? 還沒等宋知非想明白,身後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傳來:顧北歸。 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剎那間如同驚雷劈進宋知非腦海里,連帶出無數噩夢在眼前浮現,她身體僵在原地,臉上血色霎時盡褪。 宋知非想過無數種和顧宴洲重逢的畫面,但萬萬沒想到,會如此突然。 她抱着顧北歸,如提線木偶般緩緩轉身。 顧宴洲站在不遠處,一身煙灰色西裝,腰部收窄,兩條腿修長筆直,線條優越,乍一眼看去儼然是個貴氣公子,然而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卻透着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漠然。 視線從宋知非面上掃過,顧宴洲眸底驟然湧起肆意的戾氣,短短一瞬便消失不見。 很快,視線停在顧北歸身上。 過來。他淡聲說。 宋知非意識到什麼,腦袋嗡的一聲,立刻將小奶包從懷裡拉出來,終於看清他的臉。 儘管輪廓和宋南風有幾分相似,但宋南風五官似她,面前這小奶包的五官卻幾乎和顧宴洲一模一樣。 這不是小風! 他、他是......她的另外兩個孩子之一...... 小奶包睜着水亮的黑眸,視線一瞬不瞬的落在她臉上,帶着意味不明的渴求。 宋知非心臟驟然一緊,正要開口。 顧北歸,別讓我說第二遍。顧宴洲的聲音再次響起。 顧北歸滿臉抗拒的往宋知非懷裡擠了擠,黑黝黝的眼眸直視着顧宴洲,顯然不願意聽他的。 顧宴洲眉頭輕蹙,闊步上前伸手一把抱走顧北歸,後者立馬在他懷裡拚命掙扎,甚至氣得憋紅了臉。 顧宴洲嗓音淬冰:再鬧就去面壁思過。 顧北歸聞言,整個人像是被按下暫停鍵,他安靜的趴在顧宴洲懷裡,回頭看着宋知非,眼底泄出兩分委屈。 宋知非心疼不已,下意識上前:他只是想...... 我們父子之間的事情,還輪不到一個陌生人來插手。顧宴洲冷冷截斷她話頭,帶着顧北歸轉身離開。 宋知非心頭被重重一刺,整個人迅速冷靜下來。 當初她被毀容,事後做了修復,現在的模樣和以往大相徑庭,顧宴洲認不出她正常。 宋知非眼睜睜看着孩子被帶走,指尖死死嵌進掌心,努力壓制着翻湧的情緒。 唐時卿走到她身邊,震驚道:那孩子是? 宋知非遲遲沒作聲,好半晌過去才茫然抬頭:你說什麼? 唐時卿若有所思看着她片刻,搖頭道:沒事,先回家吧。 一路上,宋知非始終心不在焉。 住處是唐時卿數月前便幫忙找好的,回到住處,宋知非才勉強收斂思緒。 推開房門,宋知非正要往裡走,一道暗影突然從旁邊彈射出來,直直往她懷裡沖。 媽咪! 宋知非張手抱住他,唇角浮現笑意:這兩天有沒有想媽咪? 當然有。懷裡的人迫不及待抬頭,露出一張軟糯白凈的小臉,一雙黑漆漆的大眼裡盛滿了笑意。 宋南風掰着手指數:我每天早中晚都會想你哦,對啦,我這次比賽拿到了冠軍,獎金都給媽咪買衣服。 那唐叔叔有沒有?唐時卿笑着逗趣。 宋南風皺皺眉,嫌棄道:唐叔叔,你作為一個男人,居然還要跟女人搶,羞羞哦。 唐時卿笑意不變,繼續道:小風說的有道理,那你作為小孩子,每天去上學也是應該的,正好你學籍我也辦好了,明天開始,就去學校吧。 宋南風聞言色變,當即抱住宋知非胳膊開始搖:媽咪,可不可以不去呀? 他拖長音調,眼睛撲閃撲閃的眨着。 宋知非被他晃得心裏發軟,但還是堅定立場:不行。 宋南風垮下臉,表情明顯黯然。 頹喪半天后,他勉強點頭道:好吧。

《恃寵前妻拽翻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