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連載中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來源:google 作者:時雨江亦琛蔣嘉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亦琛 現代言情 蔣嘉然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小說》是由時雨江亦琛蔣嘉然所寫,講述了時雨江亦琛蔣嘉然之間的故事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回到國,時雨再次複診,醫生神情凝重「你現在的情況必須要儘快手術,不能拖了」時雨晃了晃神,她不怕死,畢竟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只是她暫時還不能死,她還需要時間她看着醫生,冷靜的點頭:「好」回到家,白織燈將房間照亮整個房間只有黑白兩種顏色,慘白的燈光打在牆上,毫無人氣時雨走進房間,床頭柜上孤零零的擺着一個小盒子,她的指尖拂過盒子的表面,又陷在回憶里,眼神泛着空過了一會,時雨才回過神她展開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章節試讀:

回到家,他抱起孟江送來的畫,腳步虛浮來到後院小屋。
這是慕家的禁地,除了他誰都不能出入。
江亦琛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里的時間彷彿停止了流動,與15年前別無二致。
江亦琛把畫掛在正**的牆上,倒退了幾步,坐在地上。
他仰着頭,就着月光靜靜看着那副畫。
不知過了多久,他走出小屋,外面站着管家。
江亦琛吩咐道:「把這門封了。」
管家不忍心的說道:「這是少爺你親手設計要送給白小姐的……」江亦琛打斷他的話:「這個地方唯一的作用只是讓我銘記我的愚蠢!」
管家欲言又止,終是嘆了一口氣:「我只怕少爺後悔。」
後悔二字戳中江亦琛的心。
他眼裡止不住的厭惡和痛恨翻湧,毫不猶豫的說:「我只後悔愛過她。」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第一人民醫院。
時雨躺在床上,她能清醒的感受到,冰冷的針正刺入脊髓。
痛!
穿透身體的痛。
注射結束後,麻藥藥效褪去,無邊無際的痛苦便從身體深處涌了上來。
時雨戴着呼吸罩仍覺得呼吸苦難,每一個毛孔都像被針扎一般難受,她躺在床上,這種痛,沒有人能夠幫她。
許客沉默着站在床邊,手無能為力的收緊握拳。
時雨聽着自己的呼吸聲,看着天花板,彷彿間,看到了當初躺在病床上的父親。
她的父親,也是因為癌症,在15年前去世的。
她記得父親躺在床上,神情平靜的和自己聊天。
叫她囡囡,跟她聊着生活里瑣事,工作上的難題。
她只顧着說著自己的話,卻沒有看到父親因為疼痛而拽皺了的床單。
「原來只有躺在這張床上才知道癌症有多痛苦。」
時雨眨了眨眼,苦笑一聲。
「當年白家被蔣家逼得幾乎破產,如果不是蔣嘉然找到我,我幾乎什麼都不知道」她一向冷靜,可話尾卻隱約帶着點哭腔。
「以前,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爸爸不早點告訴我他的病情,現在我突然明白了。」
時雨的聲音透過呼吸罩,聽上去飄忽不定。
「因為讓別人為自己牽腸掛肚,只怕愧疚。」
時雨閉上了眼睛,將淚光掩在了後面,她的呼吸微不可聞。
她心中莫名已經有了某些預感,她睜開眼看着許客說:「手術前,你跟他們說吧。」
「等他們心情平復,再讓他們來見我。」
許客抿緊了唇,沉默着點頭。
時雨躺了半天,身體好轉了一些,就讓許客帶她出院。
她不願坐輪椅,只能靠許客才能站穩走路。
就是這樣的一種狀態,她遇到了江亦琛和蔣嘉然。
她已經沒有力氣裝作沒事,只能看着他倆。
蔣嘉然看見時雨,眼神一變:「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了姐姐,真是有緣。」
她挽上江亦琛的胳膊,笑得燦爛:「我們來是檢查身體,準備要個孩子了,姐姐呢?」
江亦琛眼神晦澀不明的看着靠在許客身上的時雨,沒有反駁。
時雨沉默了一會,抬起頭看着江亦琛,真心的祝福道:「挺好的,祝你們心想事成。」
說完,便讓許客帶她走了。
她太累了,沒有力氣再與他們多說一句。
這句祝福,已經用盡她今日最大的努力。
江亦琛眼神沉冷地看着兩人的背影。
一張紙從許客另一手拿着的文件夾中掉出,他沒有發現。
江亦琛走上前撿了起來,是一張藥單,有好幾種他不認識的藥物。
江亦琛一邊掏出手機讓秘書去查藥單上的葯,腳下一邊不自覺的向外跟去。
蔣嘉然咬着牙怨恨的看着江亦琛飛快消失的身影,指甲深陷掌心。
醫院門口,江亦琛即將追上那熟悉的身影。
下一刻,他看見時雨身體一晃,倒在了地上!

《時雨江亦琛蔣嘉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