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雙層覆面無論大夫還是士兵
雙層覆面無論大夫還是士兵 連載中

雙層覆面無論大夫還是士兵

來源:google 作者:郁琳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麗梓 白顏呈

我笑着點頭表示知道了,我姐姐的世界一定會廣闊如大海的我會幫她十四歲這個春天,蘄州生了瘟疫姐姐拿出從小到大的所有私房錢,留下封信半夜帶着些許家丁打馬展開

《雙層覆面無論大夫還是士兵》章節試讀:

我笑着點頭表示知道了,我姐姐的世界一定會廣闊如大海的。
我會幫她。
十四歲這個春天,蘄州生了瘟疫。
姐姐拿出從小到大的所有私房錢,留下封信半夜帶着些許家丁打馬想去蘄州抗疫。
被我攔下了。
我撫慰擔憂的爹爹娘親,再三做了保證。
最後是在家榮養的沙場老將爹爹拍板做的決定:「我易家乃大啟脊樑,食萬民應護萬民,兒郎守家衛國,女娘也膽識過人,決不於國難時獨坐深閨!」
這句話被母親下了禁令,不允僕人外傳。
自此,我們帶着自願前往的大夫,買空了京城的藥材,拿着父親的手書前往蘄州。
蘄州地處平原,空氣濕潤,春雨淅瀝,柳樹搖曳。
濕潤有風的天氣最有利於瘟疫蔓延。
我們花費兩旬時間,到達蘄州的時候,蘄州哀鴻遍野,生靈塗炭,城內藥物不斷地燒着,四周的樹木都失了顏色。
城外一片孤寂,方圓五十里已無人煙,蘄州恍若被世間遺棄的死城。
一位憔悴麻木的士兵確認我們的身份後,伸出黝黑枯瘦的手幫我們開了城門。
於鋪天蓋地黑雲的蘄州,我們邂逅了同來抗疫的世家白家子,白守竹。
大啟的百姓信神佛道,瘟疫在他們眼裡乃上天賜下的罰,我們進城路過破廟時,時能看見裏面擠滿了衣裳襤褸的難民。
早來一旬的白守竹與我們言,更有甚者,偷偷將感染的家人置於廟裡的金身背後,祈求上天降下福祉,恩賜眾生。
上天的恩賜就是廟裡棲息的百姓十有九病。
長在京城富貴窩的我感到深深的茫然與難過。
姐姐在短暫的低落後就振作了起來,成為了我的方向,或許說是我與白守竹的方向。
白家公子擅調度,懂人心,爽朗慷慨。
他不懂如何應對疫情,我也不懂,但我無所不能的長姐懂。
在我們來之前他出人出力幫着大夫行事,在我們來之後他劃撥了一隊人隨我們行事,自己也來往城中隨時看顧。
大夫抗疫以紗巾蒙面,長姐對此做了改良,蒸葯時將紗巾隔空置於蒸葯爐子上熏,再浸沒在稀釋的藥渣水中,最後摺疊成雙層覆面。
無論大夫還是士兵,無論老少,無論得病與否,皆以此蒙面。
長姐還要求任何...

《雙層覆面無論大夫還是士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