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宋漁周洲
宋漁周洲 連載中

宋漁周洲

來源:google 作者:宋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洲 宋漁 現代言情

​宋漁知道是周洲回來了,但是她並沒有回頭,只是看着靜音播放的電視片刻,周洲走過來,將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在她面前「生日禮物,抱歉,昨天太忙,我忘了」宋漁看着盒子上熟悉的logo,沒有動展開

《宋漁周洲》章節試讀:

片刻,周洲走過來,將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在她面前。
「生日禮物,抱歉,昨天太忙,我忘了。」
宋漁看着盒子上熟悉的logo,沒有動。
DR.她記得他們結婚的婚戒就是DR,閨蜜還打趣着說周洲是真的很愛你,你算是嫁對人了。
可現在,宋漁看着這標誌,莫名覺得諷刺。
周洲見她沒動,眉心微皺:「不滿意?」
他語氣冷漠,似乎在告訴宋漁不要得理不饒人。
宋漁緩緩抬頭,望着這個她愛了好幾年的男人,啞聲問:「你自己去挑的嗎?」
「不是。」
周洲說著,將手中的外套隨意的放在沙發上,上面不只有烏木沉香,還有其他香。
宋漁聞得有些頭暈,一整天沒進食的胃泛着一陣又一陣的刺痛。
她看着轉身去了廚房,不打算繼續解釋的男人再次問:「所以,你不打算告訴我你到底做什麼去了嗎?」
周洲腳步一頓,轉頭看她:「你跟蹤我?」
宋漁品出他話里的慍怒和懷疑,緩緩站起身:「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你準備瞞我多久?」
第三章你不用過來回答宋漁的,只有周洲摔門離去的震天聲響。
以及那句「你最近真的很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
宋漁重複着他的話,一瞬間竟然有些想笑,可眼眶卻是一片滾燙。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將那熱氣強壓下去,伸手拿起了那個盒子,緩緩打開。
裏面裝着一條項鏈,和結婚時的鑽戒,是一套。
掛墜上的鑽石在燈光下反射着寒光。
宋漁慢慢撫過那鑽,一片冰涼。
當晚,周洲一夜未歸。
翌日。
等了一夜的宋漁換好衣服便打車去了機場。
明天她有一趟航班要飛,作為副機長的她要參加今天的機組會。
會議室走廊。
宋漁剛從電梯里出來,迎面便看見了周洲。
四目相對,沒有人說話。
宋漁率先移開了目光,她很早就明白,與周洲的對峙中,第一個輸的人,永遠都是自己。
可當目光落在他身邊的人身上,她整個人僵住。
眼前的人一身空姐制服,杏眼紅唇,清純嫵媚共存。
而舒然感知到宋漁對自己的注視,微微一笑:「你好,我是北梟乘務組新上任的乘務長舒然,以後請多指教。」
她說著上前了幾步,朝宋漁伸出了手。
宋漁沒動,而是看着周洲:「她是什麼時候來的?」
「今天剛剛上任,北梟還沒有和大家介紹我。」
舒然回道。
聞言,宋漁握着飛行資料的手微微收緊,目光移向舒然。
隨即便看見她脖子上的項鏈,和自己那條一模一樣。
舒然注意到了她目光,手撫上了項鏈:「這是我昨天剛買的,挑了很久,好看嗎?」
「……很漂亮。」
宋漁牽強的勾起嘴角,再次看向周洲:「靳機長,你覺得呢?」
周洲並沒有回答,只是對着舒然說:「機組會要開始了,走吧。」
舒然點了點頭:「那我和北梟就先走了。」
然後,兩人走進了左邊的會議室。
門緩緩關上,宋漁看着,手慢慢撫上自己的脖頸,只摸到了制服上冰冷的紐扣。
沒人知道,那衣領之下,也戴着條項鏈。
這一刻,宋漁有些慶幸自己身上的機長服將一切遮住,給她最後一點自尊。
無力的垂下手,她轉身走進右邊的會議室,帶上了門。
機組會結束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宋漁打開手機就看到兩條消息。
第一條是周洲發的:「中午和爸媽吃飯,你不用過來。」
宋漁看着這條信息出了神。
她和周洲算是鄰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從小他媽就不喜歡自己,哪怕是結婚那天,也只有周洲他爸來了。
想到這裡,宋漁心中一陣酸澀,回了個「好」字,便去看了另一條消息。
另一條是閨蜜:「明天你又要飛了,今天陪我吃午飯,老地方見!」
宋漁笑了笑,回了閨蜜消息便打車去了餐廳。
夏日熱浪鋪面而來。
宋漁下了車往餐廳內走,卻在轉頭見看到了周洲父母的車。
她愣了下,剛想仔細看看,但閨蜜已經到了。
兩人跟在引路的服務員身後,宋漁有些心不在焉。
眼神亂飄時,卻瞧見左邊敞開的包廂里,周洲與舒然還有他父母四人坐在一起,有說有笑。
宋漁呆愣的看着這一幕,挪不開步子。
這時,發覺她沒跟上來的閨蜜看了過來:「離離,你在看什麼?」

《宋漁周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