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鎖命薔薇:宗政九爺死不悔改
鎖命薔薇:宗政九爺死不悔改 連載中

鎖命薔薇:宗政九爺死不悔改

來源:google 作者:兀兀小重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宗政縛 柳綿 現代言情

【雙潔】【虐戀情深】【復仇】男主為愛患上「花紋症」,女主為愛復刻傷痕他是宗政家族的九爺,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親自上門逼親,一紙合約「以命抵命」困住她的一生,沒想到卻是判了自己「無妻徒刑」她是柳家大小姐,生下來就被送到男人堆里,只為為家族挑選一個合適的倒插門,她從小閱男無數,經驗豐富,卻在面對他時敗下陣來,對於婚姻她沒得選…他深陷愛的泥潭無法自拔,甘願淪為「薔薇信奴」,為愛滿身長滿薔薇花紋,如果得不到她的愛,他會死……她會為他的死,熱烈鼓掌展開

《鎖命薔薇:宗政九爺死不悔改》章節試讀:

薄暮和星瀟到班級時是七點,還有半個小時才早讀,南湘月老師還沒有到,所以班級是比較吵的(但由於是尖子班所以不是太吵)。葉君陽和張景曜比薄暮和星瀟早到十多分鐘,風暮雪和董錦還沒有到。「誒,你說學神都在一組,讓我們這些人怎麼辦嘛。」「涼拌。」同學說。「組長,班長,你們帶手機了嗎?」葉君陽問。「這是重點高中,帶了豈不被沒收?」星瀟回答。「對啊,你帶了嗎?」薄暮說。「他沒帶,只是在操場那邊看到了公告。」張景曜接。「公告怎麼寫的?」薄暮問。「公告上寫,校園禁止帶手機,如果被發現,將由校長代管,並不歸還。」葉君陽回答。「?不歸還?憑什麼?」星瀟問。「哥,管他呢,反正不是咱們,跟咱們沒關係。」薄暮說。「好吧。」星瀟回。「班長,別那麼無情啊,校長這麼做沒有許可,是不行的,咱們必須做點什麼。」葉君陽接。「臣附議。」張景曜回。「我可沒有興趣陪你們做正義之士。」薄暮回。「薄暮,做點什麼吧。」星瀟拽着薄暮袖子道。薄暮看着他,笑了一下,說「你做點什麼,說不定我就能答應。」「什麼?」星瀟問。薄暮內心os:算了吧,等哥哥在長大點。「算了,我答應,我找時機。」「好誒!」星瀟、葉君陽、張景曜回答。薄暮內心os:這三個人我到底能不能放心啊。

「呦,我是錯過了什麼嗎?」風暮雪說。「對呀對呀,給我們講講唄。」董錦在後面接話。「沒錯過什麼,就是公告的事。」葉君陽說。「哦,我們剛才在那邊看到了。」董錦說。「嗯,有什麼是下課再說吧,我剛才在後面看到老師了。」風暮雪回。

過了一會兒,南湘月進了班級說:「由於咱們這是重點班級啊,所以呢課程是下周才正式開始學,也就是四天後,我們這個重點班級就負責給其他班級清點書籍,搞好稿子,設計板報之類的,所以校長為了犒勞我們重點班級呢,可以讓我們在這幾天自由活動,嗯只要不過分就行,大家都聽懂了嗎?」「聽懂了!」「好,各位同學上自習吧。」南湘月走下了講台。「哎呀,咱們也太幸福了吧,居然可以自由活動。」葉君陽說。「別高興的太早,你沒聽老師說什麼都是我們辦置嗎?」董錦回。「那個,我們要一組的四位同學,去設置一下這個個人言論,一句話就行,好我說完了就走了再見。」普通班的一位同學說。「嘖,不想弄。」張景曜說。「不想弄也得弄,就咱們四個男生弄吧。」星瀟說。「我看行。」葉君陽說。「要不咱們的個人言論就整四句藏頭吧,只讀頭就是還我手機。」薄暮說。「臣附議。」葉君陽回。「那行就這麼定了,我和雪兒姐去設計板報。」董錦說。「嗯。」星瀟說。

對於藏頭詩四人沒有過多商量,只是相視一笑,便低頭開始寫,不知怎麼的,四人雖然剛相處一天,但已經形成了無形的默契,「寰宇皆燕爵,少年起鴻志。」葉君陽寫。「我輩豈是逢蒿人」薄暮寫。「手握命運,心向未來。」張景曜寫。「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星瀟寫。

「咱四個去交吧(薄暮)。」「好。(其他三人)」他們四個就這樣去了辦公室。「老師您好,我們四個人的個人語句都寫好了,並且送給全體師生。(薄暮)」老師拿過來看了一眼,笑了一下,說:「不錯不錯走吧。」「好。(四人)」老師內心OS :我還不知道你們這點小心眼,不過是真敢呢,嗯這膽量佩服,不愧是學霸哈,領頭的那是薄家大少和星家三少吧,嗯,有錢任性。

「我算是發現了,葉君陽你一身反骨。」星瀟說。「嗯我看也是。」薄暮接。「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我可木有,別誣陷我。」「是嗎~?」張景曜問。「嘖,你咋用這眼神瞅我呢,你給我遠方傳來風笛,依託答辯(葉君陽)。」「嗯~你↗給↗我↗遠↗方↗傳來↗風↗笛~」張景曜陰陽怪氣地回答。「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張景曜,也不是什麼好玩意。(薄暮)」「嗯,我看也是。(星瀟)」「哈哈哈哈哈哈,小兔崽子,讓你說我(葉君陽)。」「你個何事秋風悲畫扇(張景曜)」「誒,你說誰呢?(葉君陽)」「說的就是你,龜孫(張景曜)」薄暮、星瀟內心OS :這倆人都賤,太賤了。

《鎖命薔薇:宗政九爺死不悔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