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她甜的要命
她甜的要命 連載中

她甜的要命

來源:外網 作者:糖糖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糖糖

喬星沖鄧玉嬌友好的點了點頭,再得到回應之後也不看她,就對程澄道:「程醫生,我下午來接您下班。」程澄看見她,心裏就明白了。.........展開

《她甜的要命》章節試讀:

《她甜的要命》是由糖糖創作的關於愛情的火熱小說。講述了:... 喬星沖鄧玉嬌友好的點了點頭,再得到回應之後也不看她,就對程澄道:「程醫生,我下午來接您下班。」 程澄看見她,心裏就明白了。 多半是趙其琛回來了。 她點頭應了一聲好,喬星就離開了。 接下來的時間裏,她開會,看診,問詢病史,準備手術。 手術結束之後,撩開辦公室的淺藍色窗帘往外看了一眼,天上月朗星稀,樓下,一輛低調的保時捷卡宴默默的停着不動,車窗正好對着她的診室窗口。 程澄淺淺的從心底發出一聲嗤笑。 隨後,收拾了東西,穿上薄風衣下班。 鄧玉嬌今天值班,瞅見他要走,立刻緊走兩步追了上來,「你知道我今晚被安排到哪兒了嗎?」 「哪裡?」程澄的軟底鞋踩在地板上,沒有聲響,步伐輕便。 鄧玉嬌愁眉苦臉:「那個顏控的神經病病房裡!」 顏控的神經病…… 對於這個誇張的形容,程澄瞬間就笑了,「蔣顧也沒有這麼可怕。」 「那小子有毛病的,聽說個性很極端,當初談戀愛的時候,他女朋友……」 「程醫生。」 鄧玉嬌的聲音被喬星的喊聲打斷,她有些茫然的看向喬星。 喬星依舊秉持着職業助理的素質,禮貌的跟鄧玉嬌打招呼,給程澄下通知,「等您很久了。」 程澄垂眼,眼不帶笑的笑了一下,「讓你久等了。」 說完,跟鄧玉嬌說了聲『明天見』然而跟着喬星一塊兒出門。 鄧玉嬌瞧着程澄走路帶風的出了醫院的大門口,眼睛眨了眨,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個喬星就像是催魂索命的一樣,無時無刻的不在纏着程澄,而且冷不丁的就會忽然冒出來,怪嚇人的。 程澄跟喬星一起出了醫院的大門口,明明喬星長得也不差,但是趙其琛降下車窗,懶洋洋的露出半張臉去看她們的時候,卻還是一眼就被程澄給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任憑喬星長得跟娛樂圈的女明星都能打上幾回合的顏值,也揪不回他半點注意力。 喬星客氣地給她開了後車座的門。 趙其琛升上車窗玻璃,解了解領口的領帶。 程澄知情識趣的放下手裡的香奈兒包包,上前去幫她解領帶。 她的手觸上他的領口,趙其琛的眼神卻一直放在她的臉上。 不多時,領帶解下來,下一秒,就猝不及防的纏在了程澄那雙細嫩蒼白的雙手上。 前面開車的喬星目不斜視的將車子拐上去趙其琛豪華公寓的雅緻小路。 后座上,喘息聲漸起。 時不時傳來程澄快要哭了的低泣聲。 在路過拍照地帶的時候,趙其琛的上衣遮住了程澄的身體。 等到喬星把車開到車庫裏面,程澄已經拽着衣服有些失神的分不清自己是在哪兒了。 「有沒有想我?」 趙其琛心滿意足之後,才將車窗降下來,點了一根煙,一邊抽,一邊去輕輕摩挲她圓潤的肩頭。 程澄被他抱在懷裡,疲憊的想要閉上眼睛。 他卻對着她吹了一口煙,程澄忍不住皺起眉來,也腦子清醒了幾分。 下一秒,趙其琛把煙掐滅扔出去,然後捏着她的下巴問:「問你話呢?回答。」 程澄知道她不回答,他就沒完,索性抱着他的脖子,又吻上了他的唇。 這才把他給逗笑。 …… 醫院裏。 鄧玉嬌煩的頭都快禿了,她覺得熬不到天亮,自己就會被這個35床的病人提前送去重開。 「怎麼樣?」 在文靜被轟出來之後,鄧玉嬌又派了以溫柔善解人意著稱的佛系護士解語,去給失眠的蔣顧送葯。 結果,解語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要還俗了。 還不停的默念着:「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然後打開手機,放了一段大悲咒。 文靜跟鄧玉嬌都很沉默。 過了一會兒,文靜才從低氣壓的氛圍里,回過神來,小聲道:「鄧醫生,要不咱們就被程醫生打個電話吧……我……我實在是弄不了他了……」 解語也開口,「別說是你弄不了他,把馬戲團最有名的馴獸師弄來也弄不了他。」 「我試試吧……」 鄧玉嬌給程澄打電話。 程澄此刻正在趙其琛的客房裡昏昏沉沉的睡覺。 趙其琛在拿着手機津津有味的看她這幾天發的微博動態。 忽然看到打進來的電話,忍不住擰了擰眉。 程澄眼看着就要被醫生的本性喚醒,從深度睡眠里馬上進入備戰的工作狀態。 趙其琛按了接聽鍵。 那邊鄧玉嬌立刻開口:「程澄,醫院這邊……」 「她睡著了。」 趙其琛冷冷淡淡的聲音響起。 鄧玉嬌一愣。 趙其琛那邊繼續說:「不是必要的話,找別的醫生去。」 說完,不等鄧玉嬌反應,趙其琛就把電話給掛了。 彷彿是聽見了他說話,程澄半睡半醒的問了一句,「誰……」 「沒事,睡你的。」 趙其琛把她手機放在抽屜里,拉開被子,躺了下去。 第二天早上。 程澄醒過來,趙其琛已經不見了。 他的助理喬星在廚房裡放好了早餐,看見程澄醒過來,跟她笑着打招呼,「程小姐。」 「早,喬助理。」 程澄跟她打招呼。 喬星看她落座吃飯,將一份合同從公文包裏面掏了出來。 程澄正在看手機早報,看見喬星放在桌子上的東西,皺了皺眉,「這是什麼?」 喬星道:「趙先生想要幫您換一份工作,您只要在這些上面簽好字,換工作的事情就全權委託給我了,我會幫您打點好一切。」 「換工作?」 程澄覺得有點好笑,「我沒有考慮換工作,我現在的工作單位很好,工作環境也很融洽。」 「趙先生不喜歡。」 喬星油鹽不進的執行着趙其琛的命令,並不在意程澄是否覺得這一切是否合理,也不在乎她的意見。 「您只要在這上面簽字就好了。」 喬星甚至給她準備好了鋼筆還有鮮紅的印泥。 程澄見她這麼志在必得,放下手裡喝粥的勺子,將合同拿起來,在喬星詫異的目光下,把合同刺啦一聲撕成了兩半。

《她甜的要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