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天晌午照顧那姐姐的丫鬟
天晌午照顧那姐姐的丫鬟 連載中

天晌午照顧那姐姐的丫鬟

來源:google 作者:童暢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劉姿彥 衛歆彩 現代言情

我是家中的庶女,我的生母是主母的陪嫁丫鬟姨娘和母親自幼一起長大,情同姐妹母親有孕時,做主讓父親給姨娘開了臉,於是有了我家中氛圍很是奇怪,冷淡又溫馨與展開

《天晌午照顧那姐姐的丫鬟》章節試讀:

我是家中的庶女,我的生母是主母的陪嫁丫鬟。
姨娘和母親自幼一起長大,情同姐妹。
母親有孕時,做主讓父親給姨娘開了臉,於是有了我。
家中氛圍很是奇怪,冷淡又溫馨。
與別家不同,父親就這一妻一妾,可態度都淡淡的。
而母親和姨娘比起去他房中,也更喜歡姐妹倆待一塊。
可就是這麼一家,卻出了個多情種—我的嫡兄。
.我的哥哥養過三房妾,結局卻都香消玉殞了。
他大我三個月,打小就喜歡欣賞美人。
他的第一位妾,最開始是教哥哥知人事的通房丫鬟。
那位姐姐生的臉若銀盤,珠圓玉潤。
性子也是極好的。
她愛笑,一雙杏仁眼總是彎彎的,嘴角若隱若現地浮現着一對小酒窩。
我那會已有十五,但最喜歡做的事,還是跑到她屋裡,吃上一口她親手做的桃花酥。
嗷嗷一大口咬下去,酥脆香甜。
每到這時,她便會溫柔地拿上一張帕子,細細地給我擦去嘴邊的殘渣。
哥哥也喜歡她。
不過比起溫暖又會做桃花酥的手,他更喜歡的是那位姐姐鼓鼓囊囊的胸。
我知人事很晚,有次在荷塘隱密處,我撞見過一回他倆抱一起。
哥哥頭深深埋進去,嘴裏還嘟囔着,「啊我死了,啊我死了。」
那會不懂這兩人在幹嘛,我卻也羞紅了臉。
兩載春秋,哥哥把嫂嫂迎進了門,也順勢把那位姐姐抬成了妾。
嫂嫂是衝著我家素有家風端正之名進門的。
不曾想哥哥房裡早有一美婢,還在自己進門不久後被抬做了妾。
不過她像極了母親,哥哥的感情對她來說可有可無,只要旁的人不作妖,嫂嫂也就不在意了。
可是寒來暑往不過一載,那位姐姐就病了。
哥哥急的嘴裏冒泡,民間有名望的大夫請了個遍,卻都診不出緣故。
他又磨了父親許久,叫他老人家舍着老臉去宮裡頭請來御醫,可也沒有效果。
不過多久,那位姐姐豐盈的身材便迅速消瘦下去了,往日合身的衣裳也空蕩蕩。
我望着那姐姐,以往光潔飽滿的面容不復,憔悴的臉上暗淡無光,心頭有些難受。
向來風流倜儻的哥哥,那段時間也壓抑不少。
有天晌午,照顧那姐姐的丫鬟跑來前院,說她死了。
哥哥很難過,我的心裏也澀澀的。
雖說她患病的這段時間裏...

《天晌午照顧那姐姐的丫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