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王爺,您今天后悔了嗎
王爺,您今天后悔了嗎 連載中

王爺,您今天后悔了嗎

來源:google 作者:檸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楚昀寧 楚昀寧,蕭景珩 武俠修真

楚昀寧穿成王府棄妃,被圈禁在冷院,肚裏還懷了個崽她含辛茹苦將孩子養大,誰知這瞎眼的爹聽信綠茶讒言,質疑孩子的身世楚昀寧表示,行,這孩子跟你沒關係!手握銀針,救死扶傷,名滿天下!開商鋪,造美容配方,銀子賺手軟!徹查當年的真相後,蕭王懊悔不已,決定加倍補償母子二人,日日來獻殷勤楚昀寧:「王爺,請自重!」展開

《王爺,您今天后悔了嗎》章節試讀:

白天的事給北北造成不小的心理陰影,楚昀寧哼着歌兒,哄着北北入睡。

「親親我的寶貝……」

北北閉上眼睛許久才傳來淺淺的呼吸。

孩子雖小,很多事都懂了,楚昀寧心疼北北小小年紀沒了父愛。

「王爺?」瑁姑姑打開門看見門口站着蕭王驚訝。

楚昀寧立即回頭,果然看見一襲華服的蕭王,當下冷了臉,又擔心驚醒了北北,直徑起身走到門口。

瑁姑姑見狀悄悄退了出去。

楚昀寧沒好氣道:「夜色深了,王爺怎麼有空來了?」

蕭王擰眉,剛才那個溫柔如水的楚昀寧怎麼此刻卻像是炸了毛的刺蝟。

「本王……」蕭王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個理由:「本王只是路過。」

楚昀寧冷笑,丹瓊院和蕭王的院子一南一北,和葉嫣兒的院子更不在一個方向。

大半夜路過?

她才不信。

蕭王尷尬的蜷着拳放在唇邊輕輕咳嗽,許久打破了沉默:「北北睡了?」

白日里那樣對待一個稚子,實在不該。

但要怪也只能怪楚昀寧,不聲不響弄出個孩子,讓人猝不及防。

哪怕孩子不是他的,蕭王也不會遷怒一個無辜的孩子。

楚昀寧悠然一笑。

這一笑蕭王看愣了,記憶里楚氏長的清秀,算不上好看,五年不見楚氏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不似從前那樣望着他的目光飽含深情,性格也改變了許多,從前只會張揚跋扈,喊打喊殺。

眼前這張臉卻是令人驚艷,朦朧燈火下,膚如凝脂,明眸皓齒燦若玫瑰,那一雙眼睛更是靈動燦爛,恍若星辰閃耀。

身姿綽約婀娜,宛若二八少女,一點也不像生過孩子的。

渾身上下沒有過多的首飾,卻依舊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溫婉優雅氣質。

「王爺這是來賠罪的?」楚昀寧譏諷問,現在才後悔是不是晚了?

「王爺放心,我不會跟葉側妃爭什麼,更不會利用北北博取同情,這些年我們母子過得很好。」

要不是在這個規矩大於天的森嚴古代,身份受限,楚昀寧早就帶着北北自立門戶了。

她可以走,但北北不行,以後北北的前途還需要一個合適的身份。

蕭王見她眉間譏諷,面上也不由得升起肅然冷色:「既然母后說北北是王府嫡長子,本王也不會跟個孩子計較,諾大的王府總有他一席之地。」

「何況嫣兒心地善良,膝下沒孩子,一定會對北北視如己出。」

來之前蕭王就想好了,就算北北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就當個繼子養着,這樣也杜絕了外人提及王府無子嗣的話,嫣兒的壓力和質疑也少些。

葉嫣兒善良?

楚昀寧真想掰開蕭王的腦袋,看看裏面灌了多少水。

為了他心愛的葉側妃少承受子嗣壓力,不得不承認北北,這種承認,她不稀罕!

「夜深了,王爺請回吧。」

懶的多看眼蕭王,有這功夫還不如睡一覺。

蕭王一把拽住了楚昀寧的胳膊,眸色森寒:「本王可以容納一個無辜的孩子,絕不允許你私相授受,過去的事,本王可以不計較,但為了王府顏面,你必須告訴本王那人是誰。」

言語間還透着股殺氣。

楚昀寧呼吸一窒,怒極反笑:「王爺這般英明神武,不如親自去查查?」

「別以為有母后和楚大人給你撐腰,本王就拿你沒辦法了,若有一日真相暴露,別怪本王沒提醒你!」

蕭王對楚昀寧沒感情,但對那個孩子,莫名有股親近感,並且眼下他也需要一個子嗣掩人耳目。

他並不介意北北的身份,但那個野男人,他容不下。

楚昀寧被氣笑了,這男人怎麼這麼喜歡給自己扣綠帽子,只可惜了原主這麼多年痴心錯付。

真是瞎了眼!

「王爺請自便!」

話不投機半句多,楚昀寧用力抽回胳膊,扭頭就走。

蕭王呼吸急促,被氣的心肝兒疼。

他今夜已經屈尊降貴給她個台階,竟這般不識好歹!

哼!

早晚有她後悔的時候。

次日

楚昀寧親自下廚給北北做了幾樣小點心,用麵粉捏成了小動物形狀。

小兔子和小老虎,還有幾隻小鴨子。

北北眸光發亮,好像是忘記了昨天的事,又恢復了之前的活潑,拿起一隻小兔子在手裡:「娘,這兔子真可愛。」

「喜歡的話,娘以後日日給你做。」

北北露出質疑神色,撅着小嘴兒,楚昀寧似是想到了什麼,尷尬的笑笑,夾起一隻水晶蝦餃放在北北碗中。

「北北,娘當初是為了鍛煉你,不讓你以後吃苦挨餓,才會教你學廚藝。」

在冷香園,楚昀寧教會了北北下廚。

慢慢的就把小廚房交給了北北,北北每日還負責一日三餐。

再慢慢的,教北北辯別草藥,學醫術。

小小年紀的北北早已經把各大世家留下來的醫術學會,且過目不忘,楚昀寧只要說一遍,北北就聽懂了。

楚昀寧相信要不了幾年,北北就會超越自己。

這孩子,簡直太貼心了根本不需要她操心,絕對是來報恩的。

蕭王何德何能有這樣的兒子?

他不配!

單純的北北露出一副娘用心良苦的表情:「娘,北北以後會乖乖聽話!」

楚昀寧又盛了碗南瓜粥放在北北面前,北北低着頭很快吃完了,唯獨那隻兔子饅頭沒捨得吃。

「北北喜歡,娘給你捉一隻活的怎麼樣?」

北北立馬露出燦爛微笑,眉眼彎彎甜糯糯喊着娘真好。

母子倆吃飽喝足,楚昀寧哄着北北在院子里玩,她還要收拾一遍丹瓊院。

北北站在外頭院子里空蕩蕩的,忽然想起了遺落在冷香園的小白和小木劍,憑着昨天的記憶原路折返。

一溜煙鑽進了冷香園。

綠袖在葉嫣兒耳邊嘀咕幾句。

葉嫣兒柳眉緊擰,今兒一早她醒就沒看見蕭王,又聽說昨兒夜裡蕭王去了丹瓊院,心裏頭就不大痛快。

那個叫北北的孩子一定是蕭王的。

畢竟兩個人長的實在太像了。

想到這葉嫣兒心裏就像是長了根刺兒,瘋狂地蔓延。

趁着蕭王對那個孩子還沒感情,她需要趕緊下手,以絕後患。

「派人看着點兒,一個四歲多的孩子磕磕碰碰最不小心了。」

綠袖立即明白了主子的意思,悄悄退下。

北北依依不捨的看着冷香園,這裡留下的回憶太多了,兩隻小胖手抱緊了玩具。

小白是個熊貓玩偶,楚昀寧親自縫的,自從懂事起就一直陪伴他。

北北一隻腳跨過門檻,忽然身子前傾,撲通摔倒在地,還沒看清身後人,那人一把捂住了北北的鼻子,將人往院子里拖。

北北使勁掙扎,蹬着腿兒,奈何身後人力氣很大,緊緊掐住他的脖子,將他按在門後,讓他無法掙扎。

北北翻起兩隻白眼,忽然兩眼一閉暈了過去。

那人猶豫半天,指尖探在北北鼻息下,確定孩子沒了氣才鬆開了手。

《王爺,您今天后悔了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