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溫柔債
溫柔債 連載中

溫柔債

來源:google 作者:洛江河 分類:都市

標籤: 洛江河 蘇前 都市

蘇前經歷過一次事故後,經常莫名的昏厥,醫院檢查不出原因許曉晶很想和蘇前生一個孩子,但以蘇前的身體狀況,他們是不可能創造下一代的許曉晶擔心再出意外,拉着蘇前去精子庫,申請了自精凍存蘇前到懸崖村求訪老中醫,老中醫卻要將女兒嫁給他……展開

《溫柔債》章節試讀:

蘇前不喜歡許曉晶還有一個原因,許曉晶本來長得還不錯,為了變得更好看,她割過雙眼皮,墊過鼻子,隆過胸,豐過臀,打過玻尿酸,蘇前一想到這些,就有點下不去手。

要是他不知道這些,有個陌生女人像許曉晶這樣的身材和長相,知道他剛被甩了,上趕着要和他住到一起,說不定真還把人帶回去了。

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誰還沒個生理需求!總比一個人獨守空房,選左手還是右手來的強吧!

許曉晶見蘇前沒回話,看得出來是不想要她搬過去,掃了李玥萊一眼,對蘇前說道:「你是不是想帶別人去住啊?」

蘇前苦笑道:「我這剛被甩了,暫時還沒想開始新的感情!呵呵……」

許曉晶看蘇前苦笑,想着總算逮住一個合適的理由,便對蘇前說道:「你看你,情緒很低落啊,可別想不開,做啥偏激的事兒,我今晚就搬過去,開導開導你!」

「沒有啊!我挺好的,不用你開導!」蘇前表面上說的平靜,內心卻有點抓狂,我被甩了傷心有錯嗎?情緒低落很正常吧?難不成我應該沒心沒肺的,興高采烈的樣子才行?

「掩飾!你就是在掩飾!」許曉晶說完,又對李玥萊說道:「小李,你說他是不是在掩飾?對吧?」

李玥萊心想,我第一天認識這倆人,啥狀況都還搞不清楚,哪敢亂站隊!為了不得罪人,在桌上果盤拿起一塊西瓜,呵呵笑道:「我吃瓜,吃瓜……」

「不行!不行!真的不行!」蘇前覺得自己平時和客戶溝通挺能說的,這會兒除了會說不行之外,一下子竟然想不到更好的話回絕許曉晶!

「就這麼定了,今天晚上我就搬過去!下午還有個會,吃好了就各忙各的去吧!晚上見!」許曉晶不再給蘇前繼續回絕的機會,拎起包擺了擺手,就出了包間。

蘇前沖許曉晶背影喊道:「誒誒誒……不行啊!」

許曉晶拿起手機假裝打電話,轉身沖蘇前擺了擺手,快速走出了酒店包間,絲毫不給他再拒絕的機會。

蘇前抓狂的很,他知道許曉晶說搬就會搬的!在心裏亂七八糟的想着,晚上許曉晶搬過去,自己把持不住咋辦!

李玥萊覺得這倆人挺搞笑的,一個上趕着要搬過去同居,一個堅決不同意,不過照這情況來看,蘇前給李玥萊擔保,確實沒有潛規則!

見蘇前一臉混亂的表情,李玥萊拉着他出酒店打了輛車,倆人回到了公司。

蘇前剛坐下就想起差不多該收盤了,打開交易軟件看了一眼,股價上去了一點,在10日線和20日線震蕩,目前賬戶虧損3.3%。

管他的,把剩下的兩萬塊也買了,全倉幹了!

李玥萊見蘇前在看股票,從蘇前的抽屜里拿出裝枸杞的袋子。

蘇前本來以為李玥萊自己要喝,誰知道李玥萊倒了一大把到手裡,放進了蘇前的保溫杯里!

哪成想,李玥萊呵呵壞笑道:「補補,多補補!晚上用得着!加油哦!」

朱承見他倆回來一下子變得這麼熟絡了,李玥萊還在給蘇前泡枸杞,調侃道:「你倆是不是去做深度交流,一回來就補上了!」

蘇前早就習慣了朱承的陰陽怪氣,也懶得理他。

倒是李玥萊還記着朱承早上的咸豬手,沒好氣道:「瞎說八道什麼呢!齷齪!」

朱承見一個新來的敢懟他,哪受得了這種氣,站起身指着李玥萊大聲說道:「唉!你這小姑娘怎麼說話呢!不知道尊重人嗎?」

蘇前本來今天被套了就不爽,再加上許曉晶非要搬過去和他住一起,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他把手機往桌上一扔,刺啦一下站起來,一巴掌把朱承指着李玥萊的手打了下去,瞪着朱承說道:「是你那破嘴先不尊重人的,我深度交流你個妹!」

李玥萊以為蘇前一直以孤兒自稱,應該是個比較自卑的人,沒想到蘇前會為幫自己撐腰,還發那麼大的火,心裏一股子暖意湧上來!

朱承哼道:「你倆幹了齷齪事,還說我齷齪,要不要臉!」

「你那臭嘴胡說八道什麼!你特么哪只狗眼看見了?」蘇前惡狠狠的瞪着朱承,一腳向朱承踹了過去。

朱承往後一閃躲開了,他仗着自己比蘇前高大,掄起拳頭就沖蘇前招呼了過去。

蘇前杵在那兒沒有動,硬生生吃了朱承一拳,其實這是蘇前的小心思,只要你打了我,那就是互毆,待會兒讓你嘗嘗被狂揍的滋味!

朱承見蘇前站在那兒挨打,心裏得意一笑,不就是當了兩年衛生員嘛,還以為自己多厲害似的。

蘇前突然往前跨了一步,一個大擺拳打了過去。

朱承本能的抬起手肘攔了一下。

蘇前連續幾個大擺拳不停往朱承身上招呼,他想把最近幾天的氣,全都撒在了朱承身上。

蘇前在服役的時候雖說是醫療隊的衛生員,也是練過擒拿格鬥和軍體拳的,正兒八經和朱承一對一,朱承根本就沒有還手的機會!

朱承抬肘擋了幾下,一步步退到了牆邊上,想着以前嘲諷蘇前幾句,蘇前都不帶還嘴的。

今天這傢伙像瘋了一樣,還要玩命的樣子,瘋子可惹不得,好漢不吃眼前虧!要是鬧大了被領導知道,主管的位置就別想了,便向蘇前求饒道:「好了,好了,我道歉!我道歉!」

李玥萊其實想看蘇前收拾一下朱承,但是又擔心把事情鬧大了,聽到朱承喊道歉,趕忙放下手裡的保溫杯,跑過去拉開蘇前。

蘇前氣呼呼的坐到椅子上,摸着被朱承打的臉。

朱承這傢伙雖然吃的拳頭多,但都是在身上,穿着衣服看不出來,明眼人一看,還以為是朱承打贏了!

這也是蘇前想要的結果,我就讓你打臉上,再打你身上,這大冷天的,你總不能把衣服扒下來給別人看吧,再說以朱承爭強好勝的性格,他是絕不會承認自己打架吃了虧的!

「蘇前,別人問起來,就說自己不小心摔的,這事兒咱就過去了!」朱承一副很大度的樣子說道,其實這傢伙陰的很,明面上不計較,心裏卻盤算着怎麼收拾蘇前!

「就是嘛,上嘴唇下嘴唇有時候還打架呢,咱倆離這麼近,磕磕碰碰在所難免,過了就過了啊!」蘇前和主朱承待在一個辦公室四五年,他太清楚朱承的為人了,但為了不影響競爭主管的位置,也只好對朱承露出了笑臉。

李玥萊看這倆人剛才還干架來着,一秒鐘變臉,這一下真把李玥萊整懵圈了。

她知道這事兒雖然是朱承嘴賤,但也是自己去懟朱承,才讓他倆起的衝突。

自從被醫院開除後,她爸就一直叮囑他,遇到事情忍一忍,不要太較真,並且總把那兩句話掛在嘴上:「狗咬人正常,人咬狗是瘋了!」

這才第一天上班,就跟人發生了衝突,要是朱承真像蘇前說的那樣,以後怕是沒啥好日子過了!

《溫柔債》章節目錄:

上一本>>《我的右臉是怪物》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