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的軍閥生涯
我的軍閥生涯 連載中

我的軍閥生涯

來源:google 作者:快樂就行其他無所謂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快樂就行其他無所謂 王飛

在大乾帝國最後一位皇帝退位的,軍閥混戰七八年了的時代背景下,王飛靠着他的系統慢慢的發展自己的軍隊最後實現了對大乾帝國版圖的統一展開

《我的軍閥生涯》章節試讀:

「小子,站住,別跑,給勞資站住。」

「小子,給勞資站着別跑。」

「小兔崽子,你挺能跑的,等勞資抓住你,看你爺爺怎麼收拾你。」

穿着破爛衣服的王飛臉上帶着驚恐,拚命的向前奔跑,即使周圍的枝條抽打在他的身上,讓他的皮膚出現一道道血印,也絲毫不覺得疼痛。

在王飛背後跟着三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其中一個拿着大刀,另外兩個拿着一桿紅纓槍,緊緊的跟在後面,窮追不捨。

逃跑的過程中,王飛的體力快速的流失,現在是憑着自己的毅力,自己逃生的**在支持着自己向前奔跑。

在奔跑的過程中,王飛中時不時的回過頭觀察後面,看着三個凶人越追越近,心裏越來越慌,覺得自己逃出生天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突然,王飛穿過一片草叢,只見前方是懸崖,沒有前進的路。

王飛急忙停下腳步,剛好停在懸崖邊上,差點就摔下去。

這時三個凶人追了上來,拿着武器把王飛包圍在懸崖邊上。

「跑啊,小子,你倒是繼續跑啊!」中間獨眼土匪拿着自己的大刀在自己手裡惦着,猙獰的笑着。

「獨眼,等會兒抓住這小子別先急着回去,讓我在這個地方先享受一番。」左邊拿着長槍,臉上滿是麻子的土匪戲虐的對着身旁的獨眼土匪說道,時不時用舌頭舔着嘴唇。

「沒問題,麻子。不過在這之前,勞資要好好教訓這小子,讓他知道什麼叫做殘忍。」

「獨眼,你可悠着點,別弄殘了,不然賣不出好價錢,大當家的會不高興的。」右邊的土匪提醒着自己的同伴,別弄太過了,免得回去交不了差。

王飛聽着這些惡徒說的話,心裏十分恐慌,真是前有土匪,後有懸崖。看着越來越近的土匪,他心一橫,與其被他們抓住折磨,還不如就直接從這裡跳下去,或許還有一條生路。

於是王飛轉過身,在土匪吃驚的目光中,縱身跳下懸崖。

三個土匪來到懸崖邊,看着山崖底下被大霧籠罩,王飛的身影落入大霧之中,四周響徹着王飛的慘叫聲。伴隨着嘭的一聲,一些飛鳥被嚇得鑽出大霧,飛向四周。

「獨眼,這麼高摔下去,這小子肯定沒了。「麻子土匪看着山崖下的大霧,有點詫異和可惜。

「獨眼,不該把這小子逼太狠的。」右邊土匪有些痛惜的責怪自己的同夥,這可是值好幾十塊大洋,這就沒了。

獨眼雖然也有些心痛,稍微有些後悔剛才放的那些狠話。只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真是晦氣,到手的鴨子飛了。走,回去了。」獨眼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頭也不回的沿着原路返回。另外兩個土匪見狀只好跟上。

山崖下面一處草叢裡,跳下懸崖的王飛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氣息微弱,眼看着就要斷氣了。

突然,一道冰冷的電子音在王飛腦海中響起。

【叮!檢測到宿主身體遭受嚴重的破壞,氣息微弱。宿主是否選擇使用一次治療機會。】

但是現在王飛失去了意識,根本不能回復這道電子音。

【叮!檢測到宿主失去意識,生命垂危,即將死亡,系統強制性使用一次治療機會。】

就在這時,王飛的身上冒出一道藍色的光芒,完全覆蓋著着王飛的身軀。

在這神奇的光芒之下,王飛破損的內臟器官開始慢慢被修復,身體外部被樹枝和荊棘划出的一道道傷口也在慢慢的癒合。

【叮!檢測到宿主存在未遺忘的前世記憶。是否激活前世記憶,以淡化今生的記憶。】

過了一會兒,系統見王飛沒有任何反應。

【叮!檢測到宿主失去意識,系統強制性做出選擇,默認激活前世記憶,淡化今世記憶。】

過了十幾分鐘過後,王飛身上的所有內傷外傷全都被完美的修復,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呼吸也漸漸的平緩了下來,只是覆蓋在全身的鮮血有些嚇人。

【指令行動完畢,系統違背系統條例,預計關閉三個月,三個月後重新啟動。】

這時不遠處傳來聲響,叢林中突然走出來一個獵戶。

他身上穿着灰色的上衣,打着補丁的褲子,手裡拿着一把自製的骨刀,身後背着一把弓箭和箭袋,箭袋裡有着幾支羽箭。

腰間還拴着幾隻被獵殺的兔子和野雞。

「大哥,快來這邊,這裡有個人。」獵戶張地向著身後喊了一聲。

不一會兒,又一個獵戶出現了,與剛剛的獵戶裝扮一樣,只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這個獵戶的左邊臉上有幾道疤痕,看起來挺兇惡的。

聞聲過來的獵戶張天看到自己弟弟正費勁的拖着在一個渾身都是鮮血的年輕人,把他平放在空地上。

張天走上前去,彎下腰,用右手試探性探了探王飛的鼻息,看看是否還活着。

令張天驚訝的是,這個年輕人居然還有氣息,而且呼吸很平穩,根本沒有半點受重傷的人該有的呼吸樣子,然後又檢查了一下王飛的身體,發現除了看着嚇人的鮮血外表,居然沒有一處傷口。

「大哥,看樣子剛剛的尖叫聲就是他發出的慘叫聲。」

張地觀察四周,發現一些被折斷的樹枝和散落一地綠色樹葉,根據自己多年的在山中打獵的經驗,向著自己大哥說出自己的猜測。

「你看這四周十分凌亂,他應該是從上面懸崖上摔下來的。」

「應該是這樣。但他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氣息卻十分的平穩,全身上下一點傷口也沒有,真是奇了怪了。」張天環顧四周,贊同了張地的看法,但這就讓他十分的奇怪,於是向著弟弟說出自己的疑惑。

「什麼,這人不會是個什麼妖怪。」張地想起自己曾經聽過的一些志怪小說,突然緊張起來。

張地緊緊握着自己的骨刀,這樣能給予他足夠的安全感。警惕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王飛,生怕他突然變成一隻妖怪來襲擊他們兄弟二人。

「大哥,快離他遠點。危險。」

「哪裡來的什麼妖怪,一天少給我偷懶,跑去村裡聽那瞎子說的什麼志怪小說。咱們祖祖輩輩都在這山中打獵,你可曾聽說過有什麼妖怪,別自己嚇自己。」張天站起身看着神經兮兮的張地說,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那現在怎麼辦?哥,要不咱們把他丟在這裡?」張地沒有完全放下自己的警戒心,看着自家大哥,希望他拿個注意。

「說什麼呢?張地,爹娘教你的都被狗吃了。」

「沒有,沒有。」

「我怎麼可能忘了爹娘的教誨。」

「我錯了大哥,錯了還不行了。」

「別踢。」

張地往後退,想躲過大哥踢得這一腳。

但大哥還是大哥,怎麼可能會讓張地輕易躲開。

《我的軍閥生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