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無邊星夜落九川
無邊星夜落九川 連載中

無邊星夜落九川

來源:google 作者:余浮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星眠 洛九川

天上有那麼多星星,我一定是其中最懶的一顆,怎樣,本小姐願意就行想他洛九川一世英明,不也栽在了本小姐的手裡?沈星眠,你僭越了,來,再賤點沈星眠,你跑,九川都是我的了,你跑多遠,我追多遠展開

《無邊星夜落九川》章節試讀:

「什麼!小少主不見了!」

星辰語氣焦急,滿是難以置信。

「是,少主,屬下率人找遍了林中,沒有尋到小少主的身影。」

星辰心亂如麻。

這一個沒找到,又丟一個,這是出了一夥兒專門拐小孩兒的神秘組織嗎?

怎麼連皇室的人都敢動?簡直吃了熊心豹子膽!

「你們在這裡繼續尋找小少主,我一個人去涼川。待我回來。」

「是!少主。」

濃密的夜幕下,一紅衣少年策馬狂奔,似有萬夫莫敵之勇,劍指蒼穹,不問前路。

——

您就說這事巧不巧?

沈星眠剛跑那兒,票就被一搶而空了,圍着的人心不甘情不願地四散,搶到的則是歡天喜地地到處炫耀,恨不得把那票貼自己腦門上!

唉,沈星眠也理解,這妙靈閣太火爆了,也不是說進就能進的。

「賓朋滿座無虛席,年年歲歲無閑時。」正是形容這妙靈閣。

走出幾步,垂頭喪氣,準備另尋別處時,

不知什麼東西從天而降,好巧不巧的落在她的腦袋上。

剛開始還以為是蟲子,沈星眠從小討厭那軟體動物,長得一節一節,爬起來一骨涌一骨涌,哪哪都讓人反胃。

用落雲柄一把把頭上那東西挑掉,沈星眠嫌棄的撇嘴。

一轉眼看見!

這這這這那是蟲子呀!簡直是她心愛的小寶貝兒~!

地上躺着的正是妙靈閣的專屬賓客票,右下方專屬的芙蓉花信,剛剛她看到那些人拿着到處炫耀,一定沒錯!

沈星眠一腳踩在了腳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悄無聲息地挪到沒人的位置,低下身快速撿起來。

雙手捂着,仔細地瞅:6號!

媽呀,還是免單,自己也太幸運了吧。

是哪個迷糊蛋把票免費送她了?

這可不能怪她了啊!

這樣,數到十,沒人來找,我可就拿走了!

一、二、三······九、九點五、九點六···十。

街道空空如也,並沒有誰人焦急現身。

好了!票票,別傷心,你的主人不要你,我要你!

現在,你就是我的票了~

······

妙靈閣。

晚星點點,遠浮天邊,一彎殘月,藏至雲懷,涼風瑟瑟,撥雲散霧,明燈綴飾,亂人眼眸。

沈星眠如願以償進了這富麗堂皇、紙醉金迷的妙靈閣內。

人聲鼎沸,處處是笙歌燕舞;雕梁畫柱,處處是笑語歡顏。

層層客滿,座無虛席,觥籌交錯,推杯換盞,美色漸欲迷人眼。

室內燈光並不鮮亮,有些看不清來往賓客的容顏,卻獨見一束燈光打在大堂的踏歌台上,燈光以一點漸漸的暈散開,成為更大的光亮。

從幕後緩緩而出一人,正是傍晚那女子。

「感謝各位看官光顧妙靈閣捧場,今夜歌舞,正式開始啦!」

沈星眠在前排就座,靜靜等待着。

「第一曲,涼川方小小獻上《霓裳羽衣舞》。」

兩排身着羽衣的妙齡少女登台,瞧着比自己還幼態些,不過年方二八。

而中間一身胭紅、仙帶飄逸、墨發如流、婀娜窈窕的名角方小小,微微見禮,惹得台下一陣叫好聲。

「十大名角之一方小小都登台了,看來這壽宴,來的值!」

「哎喲,能看這名角一舞,此生無憾了!」

弦樂起,煙霧籠,朦朧間,無數仙女起舞翩翩,百媚千嬌、各有姿韻。

時而軟腰輕垂,攬一縷柔風;時而翹盼天幕,攜一抹薄雲。

妝容絢麗,眉眼多情,一顰一笑,宛如仙人。

最是那方小小,素肌不染凡塵、亭亭玉立瑤池,翩若驚鴻、宛若游龍,秀足輕點如漣漪凌波,仙袂翩翩若輕雲出岫,窈窕舞姿和着笙歌百轉千回,眉眼低垂氤氳依依不捨之意。

輕煙瀰漫間,身姿綽約若現,羅袖紛飛去,回首不見仙顏。

萬種風情無處訴、萬千情絲不可說,只藏這一舞內,無聲亦無言。

「弦歌斷、瓊瑤散,

經別後、憶相逢。

春風不解當年意,

馬嵬不渡苦人情,

幾回魂夢與君同。

天上人間兩不見,

從此相逢是夢中。」

方小小舞罷,拂袖離場。

煙霧去,仙人隱,南柯舊夢,悵然若失。

沈星眠初識這霓裳羽衣舞,述是遙見仙姿,萬千欣喜的歡曲,今日一見,卻實感萬千愁思。

也是,虛無縹緲的仙人,見之不忘,思之如狂,求之不得,念念不忘。

如若當初沒有遇見該多好,何來得身後萬千思念、百轉愁腸。

台下人不解其中意,掌聲如雷,響徹雲樓。

······

「這妙靈閣主壽宴還真是隆重,十大名角竟全都來了!」

「那是月川蘇圓圓,我的女神!」

「墨川林初言,我的男神啊啊!!我要暈了~」

沒錯,接下來的宴席中,九川十大名角依次登場表演。

琵琶聲、簫聲、花鼓聲、戲腔……無一缺少,精彩紛呈。

沈星眠一直靜靜坐着。

從剛開始的感傷到後來的平靜舒緩、驚喜、興奮愉悅…

到現在,她已經目瞪口呆了,甚至和人群融為了一體,開始呼叫起來。

本以為霓裳羽衣舞已經是頂峰,沒成想確實只是個開端!

山外青山樓外樓,高手永遠在後頭。

——

就說那當紅小生林初言!

一上場,二話不說甩了外衣,貼身褻衣大敞,兩點紅粉時露時無,腹上還豎著兩排大排骨,一塊一塊的,這是沈星眠在書上從來沒看見過的!!

這誰看了不迷糊!!??

一瞬間台下為數甚多的女看客都瘋狂的咆哮,沈星眠嚇得趕緊捂住眼,心裏默念非禮勿視、

非禮勿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林初言,愛老虎油!!」

「啊啊啊,乖寶兒,不要啊!!我是媽粉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宣布,母愛變質!!」

「啊啊啊啊,言寶不可以!快穿好衣服!!」

「絕世美顏林初言,瀟洒無敵林初言,萬里挑一林初言!!!」好傢夥還有組隊帶牌來的。

還有略顯嬌俏的少女粉霎時羞紅了臉,一邊捂着雙眼,一邊露出可大的縫隙,

「這是我能看的嘛?!我還不是唯愛皮誒。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以後多來點!」

——

都說書中自由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沈星眠看了這麼多年書,哪看到什麼顏如玉了?

倒是積累了多年的無聊,只想做自由飛翔的小鳥!

媽媽,今晚,我就要長大了!

沈星眠這樣想,慢慢放下了雙手。

只見林初言似笑非笑地看她,而後緩緩開口唱曲兒,時急時緩時**。

她坐的太靠前,一抬眼就能看個完完整整。。

太…太太…太愛了吧,好想摸一摸,誰懂!

沈星眠看不到自己現在是什麼樣兒,只覺得全身非常燙,燙到離譜!!

······

十大名角全都演完了,白日里的窈窕**又上場來,

「各位看官!今日這節目,看得可盡興啊?」

台下響起聲聲嗷嗚聲,回應着台上**,感覺好像掉進了狼窩一般。

當然,這裏面也有某人的一份:

「嗷嗚嗷嗚嗷嗚!~」

沈星眠一臉醉意的嚎叫道。

沈星眠跟身旁的7號美女已經打成了一團。

7號是林初言的忠實女友粉,剛剛看着沈星眠一臉緊張,一看就是個新人!

而她為了達到讓林初言的粉絲遍布全九川這個使命,帶新人義不容辭!!

——

「哈哈哈,我們今兒還有神秘嘉賓出場哦~大家猜猜會是誰?」

台下人紛紛交頭接耳,一時間滿是嘈雜和激烈的話語聲。

「十大名角都演完了,還能有誰啊?」

「對啊,十大名角就是九川之最了,難道,還有比他們更出名、更喜人的?」

大家討論不出個一二三。

突然!

一男子爆出不可思議的一聲,「等等,不會,不會是那個人吧!!!」

「啊?你說誰」

「誰啊?」

「誰啊誰啊?」

「說啊你倒是!別賣關子。」

「是啊,你猜到了?就說唄。」

男子搖搖頭,喃喃道,「不可能啊,他已經隱退了啊,怎麼可能是他,不可能不可能!」

「嘿,你這人!」

「哎喲,你可急死我了!」

「趕緊說吧,對不對都讓我們聽聽嘛。」

男子被圍着,逼迫之下只好不耐的說了,

「得得得,我說的這人啊,你們也都知道,他就是——

鹿子棲!」

眾人頓時大驚失色,是欣喜的驚,激動的色。

——

「蛙趣!九川第一美角!能跟夜無缺比美的那個,陌上星辰!」

男驚,女喜。

當初的鹿子棲一舞驚鴻,名氣傳遍九川。

因其貌美、舞雅、身絕集九川關注於一身,男粉見了想彎,女粉見了喊嫁,以一人之力帶平了整個九川的審美風尚!

大街小巷的唯愛店裡都是他的畫像、寫實、小撰文、舟邊!

只是沒想到當年無數人都想挖掘賺錢的陌上星辰,竟會在爆火不日後自己主動退下星界,從此銷聲匿跡,杳無音訊。

「鹿子棲!我當年的男神啊!」

「沒見過真人是我一生的痛!」

「真的是我那忘不了的白月光前任嗎!!」

一時間觀眾前所未有的暴動,紛紛猜測是鹿子棲。

**妍妍一笑,什麼也沒說,悄然退下了。

——

「自由,你看她們,哼!

前口說對初初的真心日月可鑒,現在來了個鹿子棲就把她們一棒子打回原形了!哼!女人!」

少女撅着金魚般的小嘴,不開心的情緒升騰。

「鹿子棲是誰啊?他有沒有排骨啊?比林初言的排骨都大嗎?」

「沈自由!你!我把你當姐妹,你竟然只愛男人身子!」

沈星眠想得入了迷,脫口而出,一看7號美女生氣了,趕緊哄她道,

「哎呀,珠珠,對不起嘛!我是第一次追星,太激動了而已。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變心的!」

「哼,這還差不多!」司明珠傲嬌地笑了笑。

「我會把心分成兩半,一半給初初,一半給棲棲~絕對不變!」沈星眠舉起右手,莊嚴發誓。

「你你你!你氣美麗我了!」司明珠被氣的腮幫子鼓鼓的,像個囤食鼠。

沈星眠幽幽轉過頭去,不去看她生氣地圓臉,太可愛了,有點想rua。

——

花瓣如雨落,香味沁人心。

還不等人反應,簫聲、箏音、琵琶聲同時響起,大堂里哄亂的人聲瞬間消散。

「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雲揉碎!」

一道清脆鏗鏘的男聲乍響,堂內眾人四下尋找,一無所獲。

「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

相同的音色變成綿軟,酥**麻響徹寰宇。

「誒!人呢,人在哪啊?在哪兒說話呢?」

人群疑惑至極,都想看到底是來了何方神聖。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來自武學的敏銳,沈星眠知曉這聲音是從天上傳來的。

天上?也沒有人啊。

「與君初相識,恰似故人歸。」

此句落,順着她的角度望過去,一人着月牙白錦袍於天上飄搖飛來——

他面龐朗若清月、光潔白皙,鴉羽般的睫毛下是一雙秋水湛湛的桃花眸,眸光淡淡的落在自己的臉上,是錯覺嗎,好像他故意與自己四目相對,久久不肯移開。

從他一現身,淡淡亮光圍繞在他周身,眾星捧月般的少年就這樣從天而降,宛如跌落人間的謫仙。

飛至台中,他微微立住,燈光突然變得溫柔起來,他稜角分明的臉泛着迷人的光澤。

濃密英俏的眉毛,高挺的鼻樑,盈潤絕美的唇,無一不在彰示着他的神聖與冷傲。

眾人不自覺的屏息凝神,好像真的見到了仙人般,不敢與之而視。

「今日敝人二十小壽,為感謝各位光顧,特獻上一支驚鴻,還望各位笑納。」

——

「鹿子棲!是鹿子棲!」

「他竟然就是妙靈閣閣主!」

「啊,我的心臟!」

台上人一身素衣,未加所飾,卻壓過了所有人的粉妝玉琢。

他站在那裡,一眼萬年,他回眸淺笑,三世不悔。

他拂袖,天為之落淚,他低眉,地為之忘情。

他緩緩動作,一呼一息間,竟讓人忘卻了人間瑣事、忘卻了abc 繁華,眼中只有這片刻的歡

愉和深刻。

人間至味,及時行樂。

紅粉骷髏終日昨,月華錦瑟今如歌。

這就是,陌上星辰,鹿子棲。

——

「哇,好帥啊,你知道嗎自由?

我已經不能用我所學過的任何詞彙來形容他了,他簡直就是活在字典之外的人物!」

司明珠雙手捧住雙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鹿子棲。

沈星眠看了她一眼,調笑似的,「怎麼?剛剛不是還義正詞嚴,這會兒…是要移情別戀了?」

司明珠輕輕嗓音,瞪她一眼,正經的說,

「嘖,你這女人,怎麼能這樣說!

天下美男一大團,我這叫雨露均沾!

我雖然喜歡林初言,但是我不能只喜歡林初言,我這樣,讓別的美男怎麼辦!

他們豈不是失去了一大大大大大消費力量!這樣做太壞了!

就在剛剛那麼一瞬間,我想明白了,做人一定要博愛!這才是對的!」

沈星眠靜靜地聽司明珠胡說八道,眉角抽了抽,嘬了一口小酒,叭叭道,

「也不知道…他…他到底有沒有排骨啊。。?」

司明珠一拳錘她身上,

「沈自由!你天天腦子裡裝的全是黃色廢料!

不許你意淫我男神鹿子棲。

他那樣神仙一樣的人,你把他從神壇拉下來,企圖他的身子,那那那是對他的侮辱!!!」

沈星眠看小珠兒反應如此大,也打住了,

「哎呀,你別生氣,我不想就是了。」

司明珠不理她了,繼續看着台上的男神演舞。

沈星眠又無趣地繼續淺酌。

她剛剛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鹿子棲過壽辰,為什麼要親自跳舞給粉絲看?難道只是高興?還是他說的感謝粉絲??

或許吧,可能是她想多了。

——

一舞畢。

台上的謫仙突然張口,

「鄙人酷愛詩詞,為給這舞命名,特作一詩,上聯已好,卻獨想不出這下聯,如各位能對出下聯,鄙人願親自答謝。」

台下那叫一個激動,天降近距離接觸偶像機會!

「郎君請講!」

鹿子棲點頭致意,淡淡開口,「上聯為:浪一時 語一時,光風霽月一初見,陌上獻塵緣。」

數人對了上來,鹿子棲卻無甚滿意,連連搖頭。

直到目光落在依舊在好吃好喝的女子身上,

「這位姑娘容顏絕色,卻一言不發。不知可否對上一對敝人這詩?

司明珠呆了一瞬,趕緊打了一下某個還在吃肉喝酒的傻女人,

「喂,說的是你!快點啊。」司明珠憤憤的看她一眼。

「啊?我?」沈星眠淡定地啃完最後一口雞腿。

「正是。」鹿子棲淡淡說道。

沈星眠就沒想湊這個熱鬧,今天的晚飯已經很豐盛了,這就夠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還想去找地方睡大覺呢。

打了一架,逛了一天,都累慘了。

司明珠那眼珠子都快崩她身上了,像在說,

「我偶像跟你說話呢,你還不理!?能耐死你了!」

罷了罷了,沈星眠琢磨着——怎麼才能不被他選中。

看了眼自己的手,突然來了思路,舔舔嘴巴,站起來答道:

「吃一口 喝一口 雞鴨魚肉一大口,飯店趕我走!」

······

眾人驚了一瞬,旋即啼笑皆非,司明珠更是眼淚都要出來了:

前幾人都是絞盡腦汁,寫意畫境,抒情敘事,道盡了情深幾許、蕩氣迴腸。

倒是突然蹦出來一首打油詩,雞立鶴群,好不搞笑!

效果達到了,沈星眠攤攤手,準備坐下。

「此聯甚好!」

鹿子棲忽地笑了,宛如清風朗月,亂人心懷。

司明珠忽地不笑了,因為她的笑容轉移到了鹿子棲臉上。。。

氣氛凝固。

「姑娘性情中人,作對極盡寫實,簡約而有深意。

人生百態,不過喜怒哀樂煩悶愁,煙火人間,不過柴米油鹽醬醋茶。

生活一地雞毛,本就不易。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寧不被人理解,自由所樂,豈不快哉!

鄙人喜歡。」

鹿子棲餘音迴旋,看客皆震驚的說不出話來,司明珠更是狐疑地看了身旁的沈自由一眼。

他倆是不是…有**!!

「煩請姑娘隨我而來,好好談談。」

鹿子棲飛身台下,攬住那纖腰,便又飛上幾尺雲樓,轉身不見其影。

**從幕後漸出,「今日宴席結束。各位賓客請慢走~」

芸娘說罷攬一幫女子,共同下台引送。

原本吵吵鬧鬧的大堂里不多時慢慢寂靜了,有的只是人走茶涼、殘羹冷燭。

紅帳台前大雅堂,一舞近天聽;

年輪輾轉落幕人,不憶當年事。

······

沈星眠沒有絲毫防備地被別人口中的謫仙擄走。

垂簾亂珠,黯淡無光的帳里,她緩緩抬眼,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躺在一方榻上。

身下輕微的顛簸,似有若無聽見些踏踏聲,急切又劇烈。

輕輕向旁一瞥,一道纖長的背影映在眼底。

她旋即吃了一驚。

大半夜的,要不要這麼嚇人啊!

剛努力要起身,卻發現渾身軟若無骨,絲毫沒有氣力。

這!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不是還在鹿子棲懷裡…

然後..

他微笑着說了句,「睡吧,睡吧。」

她便失神般的就那樣睡過去了。

隱約中,似乎聽到兩人的對話聲,遠在天邊,甚是微小:

「能與他有幾分相似,是你的福氣。」

「該出發了,@¥%……&」

「嗯,@#$%^&*」

······

而後,她便什麼也不記得了。

腦子裡萌生出無數可怕的想法。

「你…你是誰?」

「快..快放了我。」

黑影略一動作,還未靠近。

沈星眠又一次沉沉的昏了過去。

······

《無邊星夜落九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