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逍遙寒士
逍遙寒士 連載中

逍遙寒士

來源:google 作者:六弦綠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六弦綠倚 軍事歷史 秦陽

開局被美少女逼迫成婚一臉懵的特種兵秦陽,開始了手撕山賊,腳踹土匪的狂野生活閑了釀酒聽曲兒,賺錢成本地首富,跟美女老婆一起遊山玩水這小生活,那叫一個地道兒!展開

《逍遙寒士》章節試讀:

「爹!」

穀雨嵐趕緊走上前攙扶谷員外。

旁邊的劉管家也立刻上前,臉上全是慌亂之色。

谷員外可是他們的頂樑柱,要是倒了,這家業就要拱手相讓于山賊們了!

秦陽有些疑惑的走上前,將地上的紙條撿起。

「老東西,從今天開始你們村裏面一輛馬車都別想進陳縣。」

這已經是撕破臉的威脅!

「完了,村裡人估計要在背後戳我脊梁骨……」

「不讓馬車進城,對你們影響很大嗎?」

秦陽疑惑的發問,卻看見谷員外滿是詫異的看着他。

怎麼回事,秦陽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寒山村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車馬不讓通行的嚴重性呢?!

「車馬一停,村裡半數以上的人都會吃不上飯!」

一直以來,寒山村的人都是在谷員外的庇護下,才能從如此偏遠的小村莊里,前往陳縣賣貨。

他們的瓜果蔬菜以及布匹等東西,沒什麼競爭力。

卻仍能換來一些錢,維持住寒山村大部分貧苦人的開銷。

不讓拉貨去陳縣,就是逼着他們走上絕路!

「什麼時候走下一批車馬?」

秦陽皺起眉頭。

既然這件事情因他而起,秦陽就絕對不會讓這群無辜村民受苦。

「三天一次,下次是在明天。」

「正常走就行,要是山賊來堵路,我會幫你的。」

秦陽認真的開口之後,便轉身對劉管家問道:

「劉管家,你們這裡有弓箭嗎?」

「有的……。」

寒山村實在是太偏僻了。

平時很多人都會上山打獵。

「好,拿給我用一下。」

谷員外和穀雨嵐幾人,全都有些詫異的看着秦陽。

「你要幹什麼?」

劉管家趕緊詢問,他很害怕秦陽拿着武器去跟人拚命。

這傢伙今天就像是轉了性子一樣,打人不眨眼。

萬一再去惹點矛盾,後面情況只會更糟。

「你先拿吧,我試一試準頭。」

「這……」

「讓他試試吧。」

谷員外嘆了口氣,現在估計送銀子都沒用了。

寒山上的山賊,給他們下的是戰書。

除非是賠大價錢,不然這事兒可不算完。

還不如讓秦陽試試,死馬當作活馬醫也好。

「好吧。」

李管家前往倉庫,拿出弓箭。

這是一個極為基礎的獵弓,上面的弓弦甚至都軟趴趴的。

秦陽見狀,皺起眉頭,這玩意兒有點原始了。

好在也不是不能用。

彎弓搭箭,秦陽的姿勢很不標準。

穀雨嵐和父親兩人,都面帶詫異的看着他。

「你要幹什麼?」

「試一試準頭。」

唰!

身為特種兵的秦陽,來到這個世界後,前世留下的戰鬥手感還在。

在數十丈外,精準命中了一根樹枝。

谷家父女和劉管家臉上的疑惑,轉變成了驚訝。

隨即又變成了震驚!

唰!

又是一箭!

還是精準命中了一根樹枝!

「秦陽,你的準頭這麼好?!」

谷員外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陽。

若是秦陽說自己赤手空拳能抵抗這群山賊,谷員外是萬萬不信的。

但用弓箭,還真有可能!

「還行吧,主要是弓不行,只能在五十步以內殺人。」

儘管眾人都極為震驚,可秦陽卻皺起眉頭,有些不滿。

「老爺……要不把您收藏的那個鋼輪弓給秦陽?」

這時候,旁邊的劉管家突然想起了這一茬,便立刻提醒谷員外。

「好,你去拿吧!」

谷員外沒絲毫猶豫,為今之計,是確保寒山村的村民不遭殃。

「什麼是鋼輪弓?」

秦陽心中一動。

這老傢伙都這個時候了,竟然還藏着掖着。

「這是我爹以前花了三十兩買回來的藏品……一直捨不得用。」

穀雨嵐貼近秦陽,小聲解釋。

「來了,拿來了!」

劉管家很快就從庫房再度歸來,此時他的手上已經拿着一柄閃爍着銀色金屬光芒的長弓。

這長弓一看就不是那種用於戰鬥的,被保養的很好。

「秦陽,你試試這個?」

谷員將東西遞到秦陽手中。

秦陽伸手觸碰弓弦。

好傢夥,想拉動都不輕鬆!

「這是一石二的弓,很厲害。」

劉管家在旁邊解釋。

谷員外則是瞪着眼睛,準備看秦陽拿到這把弓以後的效果。

只見秦陽緩緩拉動弓弦,搭箭……

唰!

一隻在空中飛着的烏鴉,被精準擊中!

「我的天!」

「厲害!秦陽這準頭,已經能進陳縣軍營當神射手了吧?!」

眾人一陣讚歎,此時谷員外的老臉才終於緩和下來。

拿出一張五十兩的銀票,他鄭重的塞進秦陽手中。

「秦陽,請你幫我們的馬車護衛幾天……全村的人就靠你了!等你平安歸來,我再給你五十兩。」

「可以。」

秦陽點了點頭,順勢將銀票塞進懷中。

這是他的勞動所得,該拿就要拿。

按照這具身軀的記憶,這些年他勤勤懇懇種地,一年到手也存不下來幾兩銀子。

現在突然拿到了五十兩,簡直就是一筆巨款!

「那……你們兩個先回去休息?」

谷員外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又看了看秦陽。

今天還有個問題,這兩人的婚事到底怎麼說呢?

之前秦陽沒實力,被抓來當壓床夫君就算了。

可現在秦陽有了實力,自然是沒法相逼……

氣氛凝滯在這裡。

穀雨嵐紅着小臉,沒說同意,更沒說悔婚。

幾人都沉默了。

最後,還是秦陽聳了聳肩。

「好,走吧。」

說完便自己一個人朝着房間中走去。

「那你們先休息,我們就先走了。」

谷員外和劉管家對視了一眼,兩人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立刻走開。

站在原地的穀雨嵐,臉上的紅霞越來越濃。

在原地扣着手指頭半天后。

穀雨嵐像是下定了決心,最後也一路小碎步跟着秦陽一起進了房間。

「秦陽!」

怯生生的語氣從背後傳出,秦陽轉過身,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美人兒。

「嗯?」

「你……你和我的婚約,還算數嗎?」

穀雨嵐人生二十年來,還是第一次這麼主動。

不知道為什麼,今晚見到了秦陽帥氣的英姿後,她腦海中凈是秦陽打退山賊的身影。

《逍遙寒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