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 連載中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

來源:google 作者:糾夢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桑枳 武俠修真 糾夢

某大佬:無恥之徒,沒心沒肺桑枳吐掉嘴裏的狗尾巴草攤手表示:打又打不過你,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她呀,只是想舒服的活久點而已【修仙成長型女強文…】展開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章節試讀:

眾人一看那腦袋大的測靈珠上竟然顯出了藍色,有些不敢置信,隨後下方人群才轟的一聲炸開。

「居然是藍色,那可是天靈根啊!」

「想不到我們中間居然有天靈根,這男子以後的路可算是平步青雲了。」

「……」

那黑衣男子看到手前的測靈珠是藍色的,心裏也是十分的吃驚,可隨後便是狂喜,他想壓制住自己臉上的高興神情,可就是怎麼掩飾都掩飾不住,嘴角都快趔到耳根了。

記錄弟子李曉驚訝的看着他,都忘了記錄。兩名長老也很驚喜,想不到今天還有意外之喜,他們頓時有了小心思,想把這少年收入座下。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聲,吵得閉眼休息的金姓長老不悅的睜開眼,還想着這些愣頭青真真是沒有規矩。

可等金長老看見那男子前竟然冒出藍色光的時候,神情一滯,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是天靈根,沒想到這次只是為了招給他們做雜事的人,還有意外收穫。

「哈哈哈!好,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金長老把臉上不悅的表情一收,露出一副長輩看小輩的溫和表情。

桑枳在下面看着這金長老的表情變化,不由得挑了挑眉。

「這臉變得也太快了吧!」

那男子聽到前面坐在正中間長老問他話,雙手供起,向金長老行了一禮,中氣十足,用藏不住高興的聲音回到,「回長老的話,弟子叫方耀,今年十五歲。」

「方耀!好好好,是個不錯的苗子,你可願意入我座下修鍊?」金長老摸了摸鬍子,也不管旁邊兩位長老那雙眼發光,也想把這少年收為親傳弟子的表情。

見這情況,兩位長老雖然心裏不滿,卻也無可奈何,誰讓他們兩隻是築基中期的修士,可那金長老可是築基後期的修為了,哎~修為高,壓死人啊……

在這個世界裏,修仙分為鍊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化神期,渡劫期,隨後飛升渡天界。一個階段又被分為初期、中期、後期。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裏,修為實力就代表了做事底氣。另外兩位長老拳頭沒人家硬,說話做事自然要低人家一頭。

方耀聽到金長老的詢問他的話,樂的嘴巴都合不攏了,連說願意願意,還當場就拜了師,一聲師父把金長老叫得滿臉笑意。

桑枳看着那叫方耀的下來的時候,面上滿是欣喜,眼裡還有一絲絲得意,這可把下面不管是測完的還是沒測的,都給羨慕壞了,大家都把目光投在了方耀身上,就連嵐山門的本門弟子也不時的向他看去。

因為先前方耀測出了天靈根,跟着後面測試的幾個人幾乎沒有什麼人關注。

桑枳等前面一個人測試完後,她三步並作兩步的上了平台,交給旁邊記錄的自己的身份牌,就把手放在了測靈珠的頂部。

記錄的李姓師兄抬眼看了看這個穿着藍色裙子的女孩,身材纖細,個子中等,長着一張肉嘟嘟的臉,有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起來單純可愛,是個小有姿色的美人。不過他可不是見到美人就走不動路的好色之徒,也就是多看了幾眼,就收回了目光。

桑枳屏息凝神,把頭腦放空,三息過後,珠子里散發出青綠青綠的光,桑枳看着這青綠色光,不算好也不算壞,地靈根至少還能引氣入體,能修鍊仙法,不過說不失望是假的,她也希望自己是個天靈根什麼的,這樣修鍊起來就輕鬆多了,哎~可惜啊!可惜!

『算了算了,地靈根就地靈根吧,總比沒有好!』桑枳在心裏安慰着自己,現實擺在那兒,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無奈啊……

測試完後,桑枳也就下了高台。找了個樹蔭處站着。這四月的太陽也這麼曬人。

約莫一個時辰後,所有人都測試完了,後面就沒有什麼意外發生,除了那個叫方耀的,其餘人的修為天賦都是平平,再沒有發現擁有天靈根的人。

他們這些地靈根偽靈根的人被兩個執事弟子帶往了後山。那些沒有測出靈根的幾十人被帶出了山門,讓他們從哪來的回哪去。

而那個測出天靈根的方耀則已經屁顛顛的跟在了金長老的身後,進了大殿。

桑枳看着場上的差別待遇,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真是的!要不要這麼明顯啊!

一行人跟着兩個執事弟子來到了後山,桑枳原以為是給他們帶去了後山弟子居住的地方。

實際上也是帶他們來了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可現在誰能告訴她這個田間地頭沒兩樣的場景到底是怎麼回事?

後山東一塊西一塊的都是開墾出來的土地,與之不同的是這地上長得不是普通的農作物,而是種着一顆顆散發著葯香的靈草。

遠處的不太平坦的地方則是用來放牧的,放的不是普通家畜,而是一隻只長得奇怪的小妖獸。

桑枳頓時有了種不太好的預感,不會是她想像的那個樣子吧!

就在眾人對眼前一幕不太能理解時,就見那兩位執事弟子中的一位一臉笑眯眯的對他們說。

「這是我們給外門弟子居住的地方,在這裡,各位師弟師妹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乾的事情。」

說完頓了頓,看着面前這堆菜鳥那是懂非懂的表情,又接著說道,「我們這裡可供大家的選擇非常的多,你們可以選擇去租地種靈草,也可以去飼養靈獸,靈獸的所產出你們都有自由支配的權利的。」

另一位師兄也上前一步「如果你們不想種靈草和養靈獸,也可以選擇去各位長老的身邊,做各位長老的貼身侍者,如果得了長老的喜歡,還有可能得到長老們在修鍊上的指點,這可比自行修鍊強多了。」

「……」

「這群騙子,這是招弟子,還是招長工啊!」

兩位師兄吧啦吧啦的說了半天,桑枳總算是聽明白了,這嵐山門在這裡玩自產自銷的那一套,他們這些外門弟子其實跟地主家的佃農沒什麼區別,只要每年上交嵐山門一定得靈石,就可以得到一塊腰牌和一份活兒。賺到的靈石去除了上交的以外,可以拿去買些基礎功法以供修鍊。

眾人聽懂了這其實就是一種租賃關係,可也沒有辦法,自己如果不留在這門派里,回去了也只能選擇在世俗中勞作,在哪裡干不是干呢!好歹這也是在修仙門派里,多少也能修鍊,便也不做他想,只是在考慮自己要選擇做什麼活計。

當然這中間也有些修仙小家族的子弟,他們不想租地養靈獸,就想着去長老的身邊當個近身侍者,這樣既輕鬆也有可能得到築基期長老的指點,這可是在他們家族中沒有的好處啊!

人人都有自己的權衡和盤算,而桑枳則是在想,自己一個女孩子獨自一人在外,又沒有什麼自保的能力,倒不如就先在這門派裏面獃著,先摸索到修鍊的方法,再另作他想不遲。

兩位執事弟子大概介紹完後,說讓他們自己先考慮考慮,考慮好了去找他們就可以了,然後就帶着這幾十人去了各自的院子。

《修仙后,她一路苟到飛升》章節目錄: